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座談會會議記錄:
時間:2001年4月14日香港和台灣時間晚上十時
講題:牧藤座談會
講者:Summer
記錄者:Belial
出席者:Summer,AS,Ceci,Cocao,Mizuki,X,白狐,季子,宇宙,Belial

Cocao: 有人嗎?
Cocao: it's ten o'clock, where are u, my dear sister?
Belial: 呼∼∼終於進來了!
Cocao: Belial
Summer: hi﹐大家好﹐我來晚了嗎﹖^^
白狐: 嗨!晚安!
Cocao: 看得見我的中文嗎?
Belial: 剛剛系統把我踢出去了!
Summer: 看得見﹐久等了﹐不好意思^^﹔
Belial: 嗨!各位晚安!
Mizuki: 各位早~~~
Cocao: 來晚了,來晚了,我等了你半天
Summer: 是Belial san嗎﹖晚安^^
Summer: 那是白狐吧﹖晚上好^^
Cocao: 今天我是第一個哦
Summer: 這位應該是M大人吧﹖
白狐: 第一次遇見summer,你好啊!^^
Mizuki: 咦?沒人理我?^^
Mizuki: summer妳好^^
Summer: 哈哈﹐人家已經起得很辛苦了
Cocao: 晚上好,白狐
Summer: 是啊﹐第一次﹐大家能來﹐S很高興噢
Belial: Mizuki早!
白狐: 笨蛋M,大家多半都才剛來啊!
Cocao: 你好,悲劇女王
白狐: 嗨!Cocao你好,你是?
Mizuki: b~^^好久不見~(我指的是在這種場合^^'')
Mizuki: 小白妳又罵我..(泣)
Cocao: 今天起這個名字真有先見之名,搜狐啊
Mizuki: 人家爬的很辛苦說...
Summer: 這裡怎麼有兩個Belial^^﹔
Belial: 是呀!M竟然能爬起身真令我感動!
Mizuki: 哇哈哈~~感動吧~^^
白狐: 搜狐?^^
Cocao: Cocao啦
白狐: 白癡!起得來是應該的...^^+
Summer: 我也一直奇怪﹐你為什麼起這個名字^^
Summer: Belial是SD的B吧﹖另一個呢﹖^^﹔
白狐: 啊~~~~對啊!是牧藤座談,難怪見到Cocao!嗨嗨!初次見面!^^
Belial: 我剛被踢出去,所以用另一個Handle log in 進來了
Cocao: 小白的口氣好象流川哦。^^
Summer: 原來如此﹐人已經來齊了吧﹐不如我們開始吧﹖^^
Cocao: 是啊,第一次見面呢,看來挺好玩的,以后要多來
Mizuki: 小白你那什麼話..對一個難得清閒的學生來說,這是理所當然的
白狐: 不跟你吵,要開始座談了啦!^^+
Summer: 嗯﹐今天既然是牧藤座談﹐我們來談談有關牧藤的各種平行世界﹐
                以及它們的悲喜劇因子如何﹖^^
Summer: 這話意思清楚嗎﹖^^
Cocao: 為什么不是喜劇因子。TT
Summer: 因為每一種設定裡都必然會存在兩種因子啊
白狐: 清楚
Belial: 又被踢了.....
白狐: 只可惜專門折磨牧藤的Louie沒來...^^||
Cocao: 不,應該說專門折磨藤真的L沒來。
Summer: 在比較常見的牧藤的平行世界裡﹐有企業家﹐兩國國主(這個是戰果的背景)
Summer: 也有天使和臭老頭﹐有如同銀英般的設定
白狐: 對不起,我十一點再上來,電腦我哥哥要先用
白狐: 抱歉!拜拜!
Summer: 噢﹐好可惜﹐等你回來嘍^^
Mizuki: 8881
Belial: 小白,待會見!
Cocao: see u
Cocao: 干么說是臭老頭啊
Summer: 除了這些已經出現的平行世界之外﹐大家還有什麼新的建議嗎﹖
Summer: 我是在開玩笑啦﹐真愛天使裡的孤獨的臭老頭啊^^
Summer: 嗯﹐有悲劇女王之稱的M﹐如果你寫牧藤﹐會選擇怎樣的平行世界呢﹖
Cocao: 總之是一對敵人
Belial: 噢∼說起真愛天使,季子還沒來呢!
Summer: 就是啊﹐本來今天期待能見到她的
Summer: 是啊﹐無論是在什麼樣的平行世界裡﹐牧藤最大的共同點﹐似乎就是敵人的身份
Mizuki: 平行世界啊~
Summer: 最少也是競爭對手
Cocao: 還有小羽
Mizuki: 我想童話或許會不錯呦^^
Summer: 任何平行世界都可以啊
Mizuki: 木炭王子與藤真人魚(笑)
Summer: 很棒的提議噢
Belial: 再一次被踢了.....T-T
Summer: 是啊﹐羽今天也沒來﹐不過她的電腦壞了﹐所以大概沒可能了
Summer: 天啊﹐可憐的B﹐怎麼回事啊﹖^^﹔
Mizuki: ^^
Summer: 那麼會是美人魚的設定了﹖
Summer: 說詳細一點呢﹖
Cocao: 還有L,要是今天看見她非臭扁她一頓
Mizuki: ㄜ...因為最近的m死命搞笑
Belial: 這個老是踢主人的聊天室,看我下次不換了它!^^#
Mizuki: 所以基本上弄出來的設定會很離譜^^''
Mizuki: b妳還好吧?^^''
Summer: 這麼說有可能是喜劇嘍﹐大概的設想是怎樣的呢﹖^^
Summer: 說來聽聽啊^^
Summer: 嗯﹐姐姐等著埋伏L嗎﹖^^
Cocao: 沒關系,悲劇女王也是稀有配對女王
Summer: B你現在還好吧﹖沒有再被踢下去吧﹖^^﹔
Belial: 要悲劇女王M去搞笑的確是要〝死命”的啊!
Cocao: 是啊,她那篇文文差點害我又氣出心臟病
Mizuki: 只是剛想到而已啦~^^''所以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Mizuki: b...這話太傷人了^^'''
Summer: 基本上﹐我其實喜歡喜劇﹐但是牧藤的喜劇好像不好寫呢
Cocao: 可是M的搞笑也很好啊
Summer: 那麼將來會寫嗎﹖^^
Mizuki: 不過王子如果真的跟鄰國公主跑了的話,我想藤真一定會拿著皮鞭追上路地吧
Belial: 還好,謝謝Summer的關心
Summer: 是啊﹐上次在另外一個地方和人討論過被始亂終棄的問題
Summer: 有關藤真的結論是﹐應該不會吧﹐真的還想多活幾年的^^
Belial: 牧王子跟仙道公主跑掉了,藤真拿著皮鞭在追!
Summer: 姐姐呢﹖有什麼新建議沒有﹖
Cocao: 兩人爭夫,血濺華堂,
Summer: 嗯﹐倚天的場景﹖^^
Cocao: 對對,好聰明的S
Summer: 有沒有可能最後是仙道公主一箭雙雕呢﹖^^
Summer: 姐姐的藤真自然是敏敏了﹐誰作周呢﹖
Summer: 如果是M寫美人魚﹐裡面的因子怎麼分放呢﹖^^
Summer: B有什麼好主意沒有﹖想象過的任何平行世界﹖
Cocao: 神宗一郎好了不過牧的個性不象張無忌,哪有這么無能的牧。
Mizuki: 因子啊....那是什麼?^^''
Summer: 喜劇和悲劇的因子啊
Mizuki: 如果是人魚這篇的話,喜劇因子會比較多
Belial: 我的心是花藤的所以沒想過!(會被揍嗎?^^")
Summer: 如果用金庸裡的人來比牧﹐我覺得他象蕭蜂
Summer: 昏倒中^^﹔
Belial: 倒是以前Icy曾提過的一個以大上海為背景的點子很不錯
Summer: 那麼﹐會以喜劇結局了﹖
Summer: 很有興趣﹐說來聽聽
Cocao: 不,蕭峰放不開的東西太多,
Belial: Icy提到的只是一個場景,後來她也沒有寫
Mizuki: 嗯?也不算是拉~至少花心的牧王子最後一定會得到報應的^^
Summer: 牧也一樣啊﹐這樣的話﹐適合的伴侶應該是阿朱嘍﹖^^
Cocao: 但是牧是個很會取舍的人
Summer: 沒有關係﹐說來聽聽嘛﹐一個場景也好啊^^
Summer: 花心的牧王子﹐這麼說的確有公主存在啦﹖^^
Belial: 就是牧藤兩個人在一間很有上海大飯店味道的餐廳乾杯說:Cheers
Summer: 就是因為會取舍﹐所以顧慮才多
Mizuki: 嗯?在藤真的思想裡,如果王子跟別人跑掉過,自然就叫花心啦
Summer: 然後呢﹖
Summer: 跑掉過﹖^^ 和誰和誰﹖﹖
Belial: 故事的背景這兩人應是敵對的,像生意上的對手
Summer: 快快從實招來﹐不要讓我擠牙膏啦^^
Summer: 嗯﹐牧藤經常是對手﹐年紀大約有多大呢﹖
Mizuki: 牧被仙道拐走過呀^^
Cocao: 然后,多年后他們在國外相遇,只是點頭微笑而視,
Belial: 大概就是這樣
Summer: 姐姐也是﹐快把你剛纔貢獻出來的念頭發揮一下啊﹐不要只是一句就沒有了
Cocao: 相互說了聲上海,當別人問他們的時候,
Summer: 是事前知情嗎﹖還是猜得好准^^
Belial: 很有那種兩人敵對但是惺惺相惜的感覺
Cocao: 只是簡單的道了句以前在上海認識。
Summer: 果然是仙道啊^^﹔
Summer: 是在什麼情況下被拐走的﹖
Cocao: 我哪有發揮,是順著你們的人魚公主說的啊
Summer: 我喜歡這種感覺﹐不完美才讓人傷感吧
Summer: 那麼從速交出另外一個平行世界來
Cocao: 是啊,你就老不讓人完美。
Summer: 我以前倒是和小羽談起過一個平行世界
Belial: 我常覺得牧藤是那種不太完美收場的配對
Mizuki: 半誘半拐之下?^^''
Summer: 冤枉啊
Summer: 是啊﹐或者說﹐牧藤的喜劇比較高難度吧
Summer: 仙道在裡面的角色﹐感覺比較象海巫婆^^
Mizuki: 牧藤喜劇啊...的確很少見~
Mizuki: 唔?這麼說來,倒不如讓東條當海巫婆
Summer: 而且不好寫﹐大家來想想﹐有沒有什麼牧藤喜劇的設定﹖
Cocao: 并不少見吧,象季子和小羽都寫過喜劇,倒是牧藤的文章不多倒是真的
Summer: 說得對﹐東條更適合
Belial: 東條當巫婆?
Mizuki: 這樣就可以再把故事情節改一下
Mizuki: 人魚公主是牧、王子是藤真,仙道仍然是鄰國公主(王子?)
Cocao: 不,對仙道象公主,不過應該是聰明的公主吧
Summer: 不過東條是巫婆的話﹐被騙的美人魚會象牧多一點^^
Cocao: 爆
Summer: 握手握手﹐果然不約而同^^
Summer: 大笑﹐然後呢﹖
Mizuki: 當個...純真的小男生^^
Mizuki: 嗯?那藤真就可以梢微脫離一下女王形象
Summer: 我想知道巫婆會和美人魚交換些什麼﹐不是籃球吧﹖
Summer: 這個形象不錯﹐純情的小王子^^
Belial: 交換牧?還是諸星?
Mizuki: 其實啞巴的牧或許會挺有趣的^^
Mizuki: 唔?那就梢微感傷一點吧
Mizuki: 如果王子不愛上牧的話,那麼牧死後的靈魂就歸東條
Summer: 啞巴牧倒沒什麼﹐只是﹐牧老大的聲音會是全海最動聽的﹖^^
Belial: 牧當人魚會是一條燒焦了的魚啊!^o^
Summer: 不﹐是異種的名貴黑皮魚^^
Summer: M﹐然後呢﹖
Mizuki: 感覺起來挺嘔心的^^''
Belial: 那用皮來換一雙腿吧!
Mizuki: 啊啊~可憐的東條~本篇喜劇中唯一的悲劇
Summer: 啊﹖
Summer: 東條怎麼了﹖
Cocao: 讓巫婆愛上公主好了,
Mizuki: 想想,就算牧死了,也想要他的靈魂~不是很可憐嗎?
Summer: 想起來﹐如果是童話背景的話﹐還有一個童話也很適合牧藤^^
Summer: 好主意﹐我贊成﹐一直想看東仙的說
Summer: 有人猜得出是那個童話嗎﹖^^
Mizuki: 東仙?有啊
Mizuki: 天鵝湖嗎?(笑)
Summer: 不是﹐血腥一點的^^
Summer: 我看過那篇童年的﹐但只有一篇啊^^﹔
Cocao: 藍胡子
Mizuki: 糖果屋?(這血腥嗎?)
Summer: 果然是姐姐﹗^^
Belial: 血腥的童話?
Summer: 是藍鬍子啦^^
Summer: 嗯﹐早期的童話﹐其實都是血腥而且殘忍的
Mizuki: 東仙有童年版的嗎?
Summer: 除了牧﹐還有誰更適合成為藍鬍子呢﹖^^
Cocao: 人家打不來那個字嘛
Mizuki: 喔喔~妳是說那個顫慄的童話嗎?
Summer: 就是你自己寫的那篇啊﹐由舊照片回憶的
Mizuki: 那個是東牧啦....^^''
Summer: 是﹐也不是﹐因為據歷史記載﹐最初版本的童話本身就是殘忍的﹐
                後來才慢慢改成了適合小孩看的版本
Mizuki: 我覺得藤真比較適合當藍鬍子
Summer: 啊啊﹐我糊塗了^^﹔﹔一定是沒有睡醒^^﹔﹔
Belial: 我倒是覺得小白說的那個什麼碗豆公主蠻像東條的
Summer: 那麼東仙在那裡啊﹖
臣: 嗨,對不起,來遲了,我是臣 ^^
Mizuki: 臣妳好~^^
Mizuki: 說到東仙就要來打廣告囉~^^
臣: 各位好,summer好,M好,B好,Cocao好...還有嗎..
Summer: 藍鬍子藤真倒也庭適合的﹐只是牧藤之間﹐藤真更適合作藍鬍子的妻子吧﹖
Mizuki: 不負責任聯盟就要復活了~
Summer: 臣﹐你好﹗歡迎﹗^^
Belial: 臣!遲到!
Cocao: 你好我是cocao
Summer: 噢噢﹐那麼今天真是挖到寶了^^
Belial: 罰文啊!
Summer: 上次有人怎麼說來者﹖
Mizuki: 唔...那倒也不一定啦
Mizuki: 今次有加入悲劇分會與東條後援會
臣: B, 什麼嘛 ^^;;;;;
臣: M, 舊的那站不會用了嗎?
Summer: 自從上網後就聽說﹐卻始終沒有見面的聯盟﹐終于要出現了^^
臣: cocao好,能上beseem呢 ^^
Mizuki: 為了慶祝開幕,大家都有要寫東條的文
Summer: 嗯﹐根據童話為背景的牧藤﹐現在已經有了美人魚和藍鬍子﹐還有
                 誰有其他的設想嗎﹖^^
Mizuki: 對,舊的站已經不用了~換地方了^^
臣: s, 聯盟一直有啊,可是我去過,很多broken link...瘋人院的交流室又進不了 TT
Cocao: 是的,而且也不慢,^^
Summer: 為什麼不負責聯盟開幕﹐要寫東條的文呢﹖^^
臣: 童話嗎...有人說了季子的天使什麼(汗)很像童話嗎...
Summer: 真愛天使﹐那是比較原創的童話^^
Mizuki: 因為有東條後媛會呀~^^
Summer: 我們是在討論﹐平行世界中各種可能的牧藤
Mizuki: 有小白寫的牧東跟季子的仙東喔~^^
Summer: 臣有什麼好建議嗎﹖^^
Summer: 那麼M呢﹖寫什麼﹖^^
臣: M,那麼會不會全都是悲劇...有悲劇分會耶∼
Cocao: 小王子小王子,這篇好嗎?
Mizuki: 我寫東條篇^^
Summer: 小王子﹐和狐狸在一起的小王子嗎﹖
Mizuki: 應該不會啦~如果是悲劇的話就會被分到悲劇分會
臣: 東紫...
Summer: 不會吧﹐開章大吉應該是喜劇才對^^
Mizuki: 而且都是大長篇,結局要去問作者喔
Summer: 誰作狐狸﹐誰作小王子呢﹖
Mizuki: 沒看過小王子說...^^
Mizuki: 不過悲劇童話的話~我比較喜歡幸福王子
Summer: 小王子的故事是這樣
臣: 無知的偶想問,小王子和狐狸是什麼故事? ^^;
Summer: 有一天在金色的麥田裡﹐小王子遇到了一只狐狸
Belial: 我也沒看過小王子
Summer: 狐狸請王子收留它
Summer: 狐狸說﹐你的頭髮象麥田一樣金黃﹐但對現在的我而言﹐沒有任何的意義
臣: 跟Antony de Saint Exupery那本無關吧?
Summer: 但是﹐如果你畜養了我﹐那一切就會不同了
季子: 嗨~~~來遲了!
Summer: 那本我沒看過﹐講的是什麼﹖^^
Summer: 季子終于來了﹐大家剛纔都問起你^^
Belial: 季子!大遲到啊!
Summer: 我會看見你金色的頭髮﹐會察覺到你的腳步聲﹐所以請你畜養我
臣: 哈,季比我遲 ^^
Mizuki: 季~^^
Summer: 大概來說﹐是給感覺淡淡的悲哀的故事﹐有關希望被擁有的感覺
季子: summer好!臣好!在場的還有誰啊!
Cocao: 嗨,季子,IT'S cocao,難得能在這遇見你呢
臣: 呃,那是早前很紅的書,說一個人在沙漠上遇了一個小王子
Mizuki: 我我~~~
Summer: 姐姐啊﹐剛纔問你的﹐誰是王子啊﹖
季子: M?居然是你?dear cocao!
臣: 那小王子是來自一個很小很小的星球...(我只看到一本,還沒看完 ^^;;)
Summer: 然後呢﹖
Summer: 啊﹐只看到很小很小的星球嗎﹖^^﹔
季子: 忘了跟B問好!^^
臣: s,是指我? ^^
Mizuki: 對呀~是我呀~~~好久不見了呀~
Belial: 遲到者要罰文?
Summer: 對啊﹐你只看到那裡嗎﹖^^﹔沒有下文了﹖
Mizuki: 今次我可沒遲到呦~
臣: 我那版本只有一百多頁,我只看了四十頁左右,都是說那人跟小王子一起,
    小王子在言語中提及那星球是怎樣的
Summer: 好啊﹐我贊成﹐臣和季子每人寫篇牧藤吧^^
季子: 誰?誰遲到?我不承認!
Mizuki: 哈哈~~季子妳慘了~
Summer: 好像是科幻小說﹐臣喜歡看科幻嗎﹖
臣: 小王子很純啦...有一次說起看日落,他說當人傷人的時候便喜歡看日落,
              他有一天看了四十四次日落,那人便問他是不是很不快樂,他又沒答
Summer: 大家來說﹐誰遲到了呢﹖^^
Belial: 對了,X說她逛完街會上來,請大家等她啊!
Summer: 四十四次噢﹐心^^
臣: 不是科幻小說,應該是很純真的故事來的 ^^;;;
Mizuki: 季子~~
季子: 對對!專心討論小王子!別管誰遲到了啦!
臣: 據他說,因為那星球很小,所以可以追著太陽看日落 ^^
季子: M!妳閉嘴!^^+
臣: 對對,專心聽小王子吧! ^-^
Mizuki: 啊!妳好過份^^
臣: 還是要說說真愛天使? ^^
臣: 我...我不看衛斯理,走去看原振俠的...
Mizuki: 季子~那個畫的事
Belial: 看看有誰會更遲吧!最遲的罰文!
Mizuki: 那狐算遲了嗎?
Summer: 對了﹐季子﹐我們剛纔在討論牧藤的各種平行世界﹐不想罰文的話﹐就快出個點子吧﹖^^
Summer: 我同意﹐最遲的一個罰^^
季子: 畫.....沒有回音........^^
Summer: 嗯﹐剛纔已經有美人魚﹐藍鬍子﹐小王子﹐似乎都是童話呢^^
Belial: 白狐和X告了假不算吧?
臣: 對了,笨笨的我想問...平行世界是指?
季子: 什麼平行世界?不懂..........
Mizuki: 嘿?人間蒸發?^^''
Summer: 就是不以原著為背景的意思
Mizuki: 其實神話也可以吧~
Summer: 對啊﹐什麼都可以﹐集思廣意^^
臣: 那...SBSF吧!
Summer: 比如說﹐小羽曾經和我提過﹐以上海灘為背景的牧藤
季子: 記得桃子她們出的藤真總受本裡有一篇〝飄〞!
Summer: 說起SBSF﹐一直想問﹐這是以銀英為背景的故事嗎﹖
Summer: 飄﹐是什麼藤﹖^^
季子: 臣!是的!
Belial: SBSF真的拖了好久啊!
臣: 季,那麼...像我說過的,好像7月以前是不用指望有回音了 ^^
季子: 牧藤!白瑞德牧、郝思嘉藤真!
Summer: 如果說是神話﹐M又想到什麼了﹖
Cocao: 哈哈,催稿大會,象季子的SBSF,和M的尋愛,什么時候才有下文啊
臣: SBSF..季,你不寫,小白不會寫仙越啊∼∼∼
Mizuki: 像日本神話呀~^^
Summer: 啊﹐好想看啊﹐這倒是非常適合牧藤的設定呢^^
季子: 臣........我也是這麼想!所以就不再去打擾小V用功了!
Summer: 詳細一點﹐哪個時期的﹖
Summer: SBSF下文會是仙越嗎﹖那我太幸福了^^
Mizuki: ㄟ...尋愛?那不是早就結束了嗎?
Summer: 就是啊﹐那篇尋愛也等了很久很久了
Cocao: 問題是集思廣義的后果就是望文止渴
季子: 仙越本來就是小白負責的啊!仙道全部由他負責!
Summer: 就是牧藤的那篇啊﹐名字記錯了﹖
Belial: 那不追尋愛就追東紫好了!
臣: 但是現在是你的棒,你不寫花流就一直滯在這兒耶 ^^+
Summer: 好吧﹐那等小白回來一起催她吧^^
Mizuki: 伊邪那崎與伊邪那美就不錯啊
Mizuki: 追東紫做什麼^^
Summer: 這個故事我知道一點﹐但不太清楚﹐講來聽聽^^
臣: (用力)季∼∼還有你自己說青鳥也會有番外耶!還有M-&-F file雖然或許
           黑色十字軍不是你的原意但是既然都定下來了你就快寫吧!
臣: 東紫也不錯耶
Summer: 青鳥會有番外嗎﹖大心﹗什麼時候﹗^^
季子: 臣........你........會寫!我有空一定會寫!
Mizuki: 妳是說伊邪那崎嗎?summer?
Summer: 是啊
Belial: 追稿魔臣臣好厲害啊!
Summer: 還有誰有欠稿﹐索性讓臣一起去催吧^^
Cocao: SUMMER繷韜R
Mizuki: 嗯~基本上是亂倫啦^^
臣: 因為要逮到季太難了 ^^;;;;; 雖然逮到也沒什麼用,但總比什麼也不說好,
    而且我五月就不能上來了,一定要趁現在先催啊
Mizuki: 那歧與那美是兄妹,兩人很相愛
Summer: 姐姐你說什麼﹖有不好的預感^^﹔
季子: 好恐怖的催稿法.........^^
Belial: 基本上神話故事多的是亂倫吧!
Summer: 嗯﹐我記得他們是兄妹的﹐後來怎麼樣了﹖
Cocao: 啊,我寫了那么多催稿字,你就無動于衷。TT
Mizuki: 反正最後那美死了,那歧很傷心,於是就下地獄去找那美
臣: 宙斯都不是好東西,自然上樑不正下樑歪
Summer: 找到了嗎﹖
Mizuki: 但是當那歧一看到死後的那美醜陋的樣子,就馬上跑了
Cocao: 這是說小季啊,你的MF呢
臣: 對啊,C還寫了一篇M-&-F同人給季季也無動於衷
Mizuki: 自此那美便詛咒,要一天殺那歧國度裡一千人
Summer: 天啊﹐這種人^^﹔
Summer: 姐姐你剛纔的文是亂碼啦
臣: 而且現在是牧的月份藤真的月份耶,Email用了0404的人都不寫賀文說不過去吧?
季子: 為了讓cocao多來幾篇催稿文,所以............
Mizuki: 這篇很慘^^''不過須佐之男命與櫛稚刀公主就很不錯
Cocao: 當然Summer也該催,本想說你是第一個要催的人呢。
Mizuki: SUMMER..對呀,這種男人很惡劣吧
臣: 啊...還以為會像是When Dreams come true之類的故事
Summer: 這個就沒聽說過了﹐講什麼的﹖^^
季子: 啊!雙人聯手!你們專心討論牧藤啦!別再催了!
Mizuki: 咦?這個故事比那歧那美要有名的說
Cocao: 你,你,氣死我了,遲到也就罷了,說這種沒情義的話。
Summer: M﹐也有點象我看過的一篇漫畫﹐那是講維那斯和她的兄弟的
Mizuki: 臣...妳說的是WHAT DREAM MAY COME嗎?
Summer: 名字我又忘了^^﹔
Mizuki: 好像也有吧
臣: 啊,我忘了名字了,是電影.等等,我去看看...
Mizuki: 須佐之男命是高天原三貴子之一,是伊邪那歧夫妻的孩子
季子: 別氣別氣啦!病才剛好要好好保養啊!
Summer: 故事也是兄妹亂倫﹐所以被神處罰﹐維那斯喪失了美貌﹐並且掉進了黃泉之鄉
臣: 啊,M,是的,對不起,我錯了 ^^;
Summer: 那位公主又是誰呢﹖
臣: 那季就寫文給人療傷嘛∼
Mizuki: 為風王以及黃泉之主,但是很喜歡惡作據,把姊姊天照惹火了
Mizuki: 就被打下凡間^^''
Mizuki: 不用說對不起啊~^^''
Mizuki: 被丟下凡間之後到了一個村子,遇見一對夫婦
Summer: M有沒有打算寫一個牧藤的神話系列呢﹖^^
Summer: 就象你寫的花流的前世今生系列一樣﹖
Mizuki: 夫婦原本有八個女兒,結果卻被侵襲村子的八歧大蛇吃掉了七個
Mizuki: 最後一個就是櫛稚刀公主,又稱奇稻田姬
Cocao: 我贊成S的提議
Summer: 還有姐姐的小王子﹐問了你一千遍﹐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Mizuki: 不過如果有任何人想寫的話,我會很樂意提供資料的
Summer: 寫吧寫吧^^
Cocao: 我說的是臣說的小王子^^
Belial: M剛脆寫個SD同人的神話系列好了
Mizuki: 須佐之男命最後除去了八歧大蛇,自蛇腹中得到草雉劍
Summer: 沒關係﹐哪一個都好^^
Mizuki: ,然後與奇稻田成婚
Summer: 同意﹐M﹐這是眾望所歸^^
Mizuki: B^^''不要出餿主意!^^''
臣: 呃,什麼我的小王子? ^^;;;; 那本112頁的書我看了四十頁左右要
        我說沒什麼好說了耶...
Summer: 神話系列非你莫屬啊^^
季子: B的主意真是好!
Mizuki: 不!哪裡有眾望所歸?我一個人都沒看到!
臣: 對,同意B~
Summer: 大家是否贊成﹐要M寫一系列牧藤的神話故事呢﹖
Cocao: 小王子最后死了,可是他卻給所有的人洗了腦哦,偉大
Belial: 什麼餿主意啊!這兒論對神話最熟悉的非您莫屬!
Summer: 啪啪啪﹐鼓掌﹗^^
Mizuki: 尋愛都還沒寫完,又多了一個神話系列..我、我會被人砍的^^''
Cocao: 我也同意歸M啊
Summer: 又死了﹐太悲哀了
Mizuki: 我也沒多熟啊!^^'''
季子: 贊成!(用力舉手!)
Mizuki: 日、日本神話很亂七八糟的!我不要^^'''
Summer: 看﹐是眾望所歸吧﹐如果哪個不同意的話﹐一定是自己想寫﹐那也不防啊^^
Mizuki: 季~子~~~(怨恨的目光)
Summer: 點票結果﹐是M的了﹐沒錯了﹗^^
Mizuki: 騙人~胡說~~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臣: 希臘神話就可以了吧?
Cocao: 剛才誰說不完美才傷感的,而且人家作者最后說小王子回到了自己的家鄉來著
Summer: 是啊﹐中國神話也沒關係^^
季子: 恭喜M~~~賀喜M~~~
臣: 啊,對啊,中國的也不錯耶∼
Summer: 這個^^﹔又被姐姐抓住漏洞了﹕P
Mizuki: 希、希臘神話~!?(尖叫)
Mizuki: 中國神話!?(再叫)不行啦∼不要啦∼∼
Summer: 那就說定了是日本神話了^^
Mizuki: 我不熟啦∼我自己都是一知半解呀∼∼
Summer: 沒關係﹐大家一定會盡力為你找資料的^^
Cocao: 眾望所歸,恭喜M。
Summer: 實在不行﹐北歐神話也可以^^
Mizuki: 騙人∼∼∼我不相信∼∼我不要∼∼^^''
Mizuki: 我、我還有聯盟的稿要趕啊~~^^'''
Mizuki: 北歐神話我就真的沒看過了...
Cocao: 能者多勞,沒有壓力就沒有動力,
Mizuki: 我不是能者~(死命搖頭)
Belial: 又被踢了.....T-T
Summer: 可憐的B﹐不會是有詛咒吧﹖^^﹔
季子: M..........妳加油!(躲在旁邊喝茶~~~)
Summer: 嗯﹐M的事情就這樣說好了﹐大家都很期待神話系列﹐來討論下一個受害者﹐
        不下一個論題吧^^
Mizuki: 其、其實...這些神話在尋愛裡都有提到..又何必再重寫一遍呢?對吧?對吧?
Mizuki: 季妳居然置我的生死於不顧
Summer: 嗯﹐今天的主題是牧藤的各種平行世界
Belial: 藤真的詛咒?還是花形埋怨我開牧藤座談會啊?
Cocao: 不用討論,下一個,一定是你了。
Summer: 目前有M的神話﹐姐姐的小王子﹐B的海灘
Summer: 藤真的詛咒﹐埋怨你不開藤牧座談會^^
季子: 啊?妳又沒有生命危險!
Mizuki: 誰說的!?誰下的定論!^^+再怎麼說也該是要求我說的SUMMER寫啊~
Belial: 海灘?什麼海灘?
Summer: 還有臣的小王子﹐季子提到的飄﹐還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嗎﹖^^
臣: 但是B下一期就是花藤了吧?
Summer: 就是你講的那個上海飯店的故事嘛
Mizuki: 會!我會死!而且會死的很慘^^'''
Belial: 啊!對對!
臣: 上海飯店?和平飯店?
Belial: 對!下一期Hopefully有花藤啊!
Summer: 當然是講故事的人寫﹐聽故事的人是讀者啊^^
Mizuki: 季子妳這個叛徒~~~
Mizuki: 我只是個說書的啊!故事應該你們自己想象啊
Cocao: 要是真有三長兩短,一定會有人替M報仇的,您就放心吧。
Summer: 和平飯店﹐那家飯店還在嗎﹖我好喜歡它的麵啊^^
季子: 寫幾篇文不但不會死,還有益腦部健康!我對妳很好吧!
Mizuki: 我才不相信會有人來幫我報仇^^+
Summer: 說書的﹐無庸至疑﹐是你的就是你的﹗^^
Cocao: 坐在對江的和平飯店,聽著爵士樂果然是浪漫的事,S下次來享受一下吧。
Summer: 大家都同意的^^
臣: 季,填幾個坑不但不會死,還有益腦部健康!我對妳很好吧!
Summer: 啊﹐我說的是HK在馬沙樓上那家啦^^﹔
Mizuki: 好個頭!^^+好妳的季子...再給我交一篇東條出來!
Mizuki: 不是~我也是聽人說的~去找說的人吧
Cocao: 感覺象是回到了張愛玲的時代。^^
臣: 那飯店我沒去過,只是我喜歡那電影
Mizuki: 和平飯店..好吃嗎?^^
Summer: 有沒有能想象出張愛玲時代的牧藤呢﹖^^
Belial: 我怕看張愛玲所以想不出來
Summer: 好吃啊﹐不過不確定那家現在還開不開門了^^
Summer: 剛纔是誰提到張的﹐快出來^^
Mizuki: 我想吃吃看....
臣: (小聲)我沒看張的...不如說李吧(暴汗)
Mizuki: 好,逼我寫是吧..^^+沒問題!那我就來個世紀大慘劇篇!!
Cocao: 是誰,是哪個,沒人,沒人,繼續大家的
Summer: 這裡有目前在HK的人嗎﹖有誰能告訴我﹐銅鑼灣什麼國貨樓上的和平飯店還在嗎﹖^^
Belial: 香港也有和平飯店啊!
Summer: 李﹖哪個李﹖
臣: 我是九龍人(爆)
Summer: 大家鼓掌吧﹐女王自己也同意了^^
Belial: 我只知道九龍城那家
臣: 李碧華,聽說仿張? ^^;;; 我不知道
Cocao: 沒問題,悲劇嘛,我已經有心理承受能力了,加把勁哦,M
季子: 好想去~~~我是說上海那個!
Summer: 姐姐不用賴﹐是你說的沒錯﹐不過沒關係﹐咱們的帳可以慢慢算^^
Mizuki: 對~然後只寫一篇就不寫了(自暴自棄中)
Summer: 李碧華啊﹐我倒是看過一篇名為傾城之戀後篇的故事﹐作者是李梵歐﹖
Summer: 那麼﹐M加油了﹗^^
Cocao: 好想看霸王別姬的牧藤版哦。
Summer: 是啊是啊﹐你寫吧﹗^^ 由COCAO來寫霸王別姬的牧藤﹐大家同意吧﹖^^
Mizuki: 啊~過份!
Mizuki: 同意~
Summer: 能者多勞﹐人家是鼓勵你啊﹐親愛的M^^
季子: 啪啪啪~~~~
Belial: 同意!我是有小說看就好
Summer: 臣啊﹐季子啊﹐B啊﹐你們也同意吧﹖還是自己想寫呢﹖^^
臣: 是李版的霸嗎?好期待!
Cocao: 是想看啊,不是想寫,我要安心養病。
Summer: 嗯﹐大家都同意^^
臣: 那...誰做菊仙?
Summer: 又出了一個眾望所歸﹐姐姐你就從了吧﹕P
Cocao: 還拍手呢,想賣我啊。
Summer: 已經賣了^^
Cocao: E↗Z
Summer: 今天真是收穫豐富啊﹐不枉我起了個大早^^
Summer: 人家問你呢﹐誰是菊仙啊﹖
臣: 那主持人照理也應寫一篇吧...
Cocao: 沒想過,爆…………
Summer: 可以啊﹐只要臣陪伴我的話^^
Summer: 當然﹐如果大家都寫﹐季子也逃不了^^
Mizuki: 說得好!
臣: 我?我是專司催稿的,當然不是C那種催法 ^^
Cocao: 這個菊仙挺難找的,這里有自愿獻身的嗎?
季子: 開始考慮偷偷溜走............
Mizuki: 要死大家一起死吧~
Summer: 怎麼樣﹐兩位打算寫點什麼呢﹖還有B^^
臣: 說來X也快來了耶∼
Summer: 抓住她﹗^^
Summer: 逃跑者罪加一等噢^^
Belial: 我?我是考生,理所當然的不用寫啊!
臣: 對了,C看的霸,菊仙是死了還是失跡了?
Summer: 菊仙啊﹐沒有菊仙可能還好寫一點^^
臣: 那麼..我也是考生耶∼
Mizuki: 那我是學生,我也不用寫啊
Summer: 我也是考生啊﹐而且現在正在exam hell﹐這點不成立^^
Mizuki: 乾脆大家都別寫吧^^
Summer: 還有不同的版本嗎﹖
Summer: 反正M是已經答應的了^^
Summer: 不要掙扎了﹐姐姐也一樣﹐其他的嘛﹐慢慢考慮^^
Belial: nonono,考生加上站長才不用寫!所以我和臣就不用寫囉!^^;;
Mizuki: 誰答應了?我什麼都不知道~
臣: 呃..聽說是有菊仙死了或失蹤了兩版本
臣: 呵∼∼對,B,就這樣吧 ^^
Summer: 我只看過菊仙死了的版本﹐不知道失蹤的那個啦
Mizuki: 我是考生兼站長!!(連忙舉手)
Summer: 反正無論如何﹐M和姐姐都是寫定了^^
cocao: 對不起,剛才掉線了
季子: 我也只記得是死了.........
Summer: B啊﹐會議記錄你保留好﹐這是證據^^
cocao: 我是考生加病人。
臣: B呢..?不會被踢吧?
cocao: 是死了的那個吧。
Summer: 嗯﹐菊仙死的那幕﹐剃了陰陽頭﹐卻穿了一身大紅的喜服﹐給人印象深刻啊
Belial: 當然囉!我可是很努力的記下大家的討論.
臣: C,不正是病人才能明正這順在床專心寫稿嗎?
Summer: 說得好﹗^^
cocao: 絕悲加絕喜,很淒艷啊。
臣: 電影是用死了的版本的
Summer: 小說也是吧﹖
Belial: 聯盟沒開張所以M不算是正式站長?:pp
cocao: 不是啊,我才沒那么好命,明天就要上班去了。
Mizuki: 我要忙網站~不能寫~(奸笑)
臣: 小白的文好像是上班寫的?
Mizuki: 但是我還是要整理小說啊~也要寫論文~也要上班~有看過像我這麼忙的人嗎?
cocao: 有,舉手,我要上班,考GRE,治病,大家一樣忙吧。
白狐: 嗨~~~來遲了!
Mizuki: 對,我跟COCAO都很忙~所以不能寫~
臣: (小聲,夜晚也不要說人...)
白狐: 還在討論嗎?
Mizuki: 狐~妳回來啦~~~遲到一個鐘頭喔
宇宙: hi~~大家好, 我是宇宙^^
臣: 小白晚安 ^^ 我是臣
Summer: 歡迎白狐和宇宙^^
Mizuki: 哇~~同時兩人都出現~
白狐: 因為我哥哥死不給我電腦!
Summer: 嗯﹐目前論題由各種平行世界轉移到了誰該寫文的問題上
臣: 宇宙晚安∼
白狐: 大家晚安!抱歉打擾,請繼續吧!^^
Belial: 小白!剛說最遲的要罰文!
Summer: 目前是M和C眾望所歸^^
cocao: M,知音啊,哭~~~
白狐: 啊?為什麼是誰該寫文?當然是主持人要寫啊!
Belial: 宇宙還要比狐遲啊?罰文!
Mizuki: 妳來晚了還好...剛剛根本就是要稿大會...在場人員無一倖免
季子: 哇哈哈~~~我不是最遲的了!
白狐: 亂說!我十點就出現過了!
Summer: 只要有人陪﹐我不在意犧牲噢^^
宇宙: 罰文? ^^+ 看不到看不到...
Mizuki: COCAO~~(抱)我們好命苦啊~都這麼忙了...還被人逼稿...
白狐: 是逼不得已才暫時離線的...^^|||
臣: 說來...如果能開到兩點,X就會是最遲吧?
白狐: 犧牲什麼?真是一頭霧水啊!
白狐: 誰來解釋給我聽?
cocao: 要是罰X的話,一定要規定字數。
Mizuki: 咦?小白..KIKI在跟妳問好
Summer: 嗯﹐是這樣﹐首先是M講了精彩動人的日本童話
Belial: 對,只要大家捱到二時,X就會成為最遲的一個,然後就要罰文囉!:P
白狐: KIKI?什麼意思?
Mizuki: 就是大家在討論平行世界..結果就突然冒出,提出意見的人就要寫出來這等大逆不道的餿主意
cocao: M,親,流年不利,我們兩碰上黃世仁了
Summer: 所以大家一致認為﹐M是最適合寫牧藤童話系列的人
Mizuki: 就我家的黑貓呀^^
白狐: 嗯,然後呢?
Summer: 而且女王本人也同意了^^
Belial: 啊!我家小白也向大家問好!
白狐: 那...也替我向黑貓問好...^^|||
Mizuki: 既然如此....COCAO!我們私奔吧!
Summer: 之後﹐可愛的COCAO又主動提出要寫霸王別姬的牧藤
Summer: 大家當然也沒有阻攔她的意思
白狐: 喔~~~~那很好嘛!恭喜女王!^^
Mizuki: 誰適合寫了!^^+我對牧藤根本不熟,寫都沒寫幾遍
白狐: 那更好啦!恭喜兩位!^o^
Summer: 之後呢﹐有些其他的討論﹐不過沒什麼關係啦^^
cocao: 走(小聲地)
Mizuki: 小白好~~(B家那隻)
Summer: 嗯﹐差點忘了﹐還有美人魚那篇也少不了^^
Mizuki: 小白~~~(怨意)^^+
cocao: X玎曮?鑝髍
白狐: 別走啊~~~~COCAO!
Mizuki: 好..(悄然)
Summer: 姐姐夫人﹐你想作些什麼啊﹖^^
cocao: X玎曮?髍
cocao: 我想去睡覺,給你氣死了
Summer: 怎麼樣﹐白狐現在明白了嗎﹖有關平行世界的發展﹐有什麼好意見嗎﹖^^
白狐: COCAO?怎麼變亂碼了?
cocao: 小白,你不在,這些人就知道欺負我和M
Summer: 不要走嘛﹐那樣多沒意思^^
Belial: 好啦!催稿待X來到我們再繼續,現在討論牧藤!
白狐: 我的電腦在發狂了...每輸入一次就要重新選一次編碼...^^+
cocao: 您老大可要主持公道啊
Summer: 就是﹐現在討論牧藤^^
白狐: 對對對!繼續討論!
白狐: 我是從不主持公道的...^^
季子: cocao~~~相信我!你找小白主持公道只會更............
白狐: ???不懂...^^||||
Summer: 今天每個人都要說一個平行世界的想象﹐白狐和宇宙﹐現在是你們發言的時間了^^
cocao: 我哭,自己老公也不幫我。
Summer: 什麼不懂﹖
Summer: 可憐的﹐誰讓你從一開始就企圖陷害我^^
Summer: 平行世界嘛﹐就是一切有關牧藤的﹐非原著的設定
白狐: 嗯...已經提過什麼了?
Summer: 比如說M所提出的童話世界﹐季子所舉的飄﹐SBSF裡的銀英世界
cocao: 我什么時候害過你,你真是做壞事還有理的說,
Mizuki: 我找到替死鬼了!我找到替死鬼了!
 Summer: 臣提到了小王子的科幻世界﹐還有張愛玲﹐李碧華的時代等等
cocao: 果然是另有新歡。
白狐: 喔...我覺得他們也蠻適合演李慕白和俞秀蓮^^
臣: 我...我想說小王子不是科幻的...應該是童話的...
Summer: 現在就看白狐和宇宙的了^^
白狐: 我喜歡那種想愛又不能不敢愛的故事!^^
Summer: OK﹐童話沒問題^^
Mizuki: as要來了!大家趕快準備
Summer: 嗯﹐是什麼背景呢﹖
cocao: 我覺得是小龍和小虎合適,
臣: AS?
Summer: 臥虎藏龍﹗﹗
Belial: 準備催稿?
白狐: 如果是我,小龍小虎大概會給仙流演吧!
宇宙: (不知狀況的人) 看我甚麼 ? ^^+
臣: 所以小白寫玻璃?
Mizuki: 罰稿罰稿!
Summer: 出現了兩個版本噢﹐說詳細一點呢^^
白狐: 是啊!臥虎藏龍^^
cocao: 秀蓮太乖巧,有點不象性格有點任性的藤真。
臣: 看臥...我好像最喜歡那片竹林...
AS: 嗯?怎麼剛上來就有人叫了?^^|||我是AS哦~~
Summer: 說實話﹐我倒是想過臥虎藏龍的牧藤﹐但想的是小龍小虎﹐沒想過這個版本﹐
                很有新意啊^^
宇宙: AS不是要來嗎? 她才要罰唷 :P
Mizuki: 啊哈哈~~as妳來了!
白狐: 電影裡的俞秀蓮還不至於太乖,倒是很堅毅,我覺得像藤真
cocao: 你好,第一次見到你呢。
季子: AS~~~~好久不見~~~~
白狐: 會嗎?可是牧那麼成熟穩重,不是很像小虎吧?
Belial: 恭喜AS成為最遲的一位,罰稿!
臣: AS晚安,我是臣 ^^
白狐: 嗨!死高中生!!^^
Belial: 仙道們有點像小虎啊!
cocao: 可是小龍也很堅毅啊,又任性,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說。
AS: 罰什麼?!^^|||大家好久不見~~(死小白^^+)
Summer: 歡迎AS﹗^^
Mizuki: 遲到要罰文呦~^^
白狐: 可是我討厭小龍.....
宇宙: AS好, 我是宇宙~
cocao: 當然是牧藤啊。
Summer: 我倒覺得﹐如果是李幕白和小龍﹐最象牧藤^^
AS: 主辦人好!!!宇好~~
白狐: 小龍有點不識大體,搞不清狀況,討厭她...^^|||
Belial: 罰文有多種點子以供選擇啊!有神話系列,也有童話的.....:PP
白狐: 嗯...summer說的也有理
Summer: 給小室吧﹖
AS: 等等!!不是才剛交一篇嗎?...聊臥虎聊臥虎~~~
Summer: 嗯﹐有點驚奇﹐白狐是第一個公開承認討厭小龍的人^^
臣: 喔,是這樣,謝謝s ^^
白狐: 啊?真的嗎?我認識的人都討厭小龍啊!^^||||
Mizuki: 不行~大家都被罰了~
白狐: 那...喜歡藤真的人不會想掐死我吧?^^|||||
cocao: 可是我倒覺得她是個活出自己的人,至少不虛偽
Summer: 是嗎﹖^^﹔﹔沒關係啦﹐牧藤牧藤﹐如果是李俞式的牧藤﹐感覺會
                是偏成熟和含蓄的牧藤呢
AS: ....事實上~我也不怎麼喜歡小龍的(不會被詛咒吧T_T)
Summer: 我和姐姐都很喜歡小龍啦^^
cocao: 不會的,狐寶寶,只要你寫一篇臥虎,我愛死你
Summer: 沒關係啊^^
Summer: 是啊是啊﹐如果是小白的臥虎﹐我一定喜歡﹗^^
臣: 對啊,小白寫吧
白狐: 被踢出去了...是藤真的怨念嗎?
Summer: 其實﹐提出平行世界這個議題﹐就是想看看不同種類和可能的新牧藤嘛^^
cocao: 決定了,加小白臥虎一篇,沒人不同意吧
白狐: 光這麼說就被踢了,寫了還得了!^^+
Summer: 我當然同意^^
白狐: 主持人.....別自己岔題啊!^^+
Belial: 我什麼都沒說也被踢了好多次.....
白狐: 來討論牧藤!不要再ㄠ稿了!^^+
Summer: 事實上﹐我剛纔正要歡迎AS的時候﹐也突然被踢了一次^^﹔
Mizuki: 哈哈~~小白也被暗算了~
X: here i am! what are you guys talking about now?
白狐: 看吧!亂ㄠ稿會被踢喔!來討論吧!
Summer: 哈哈﹐X是最後一個﹗^^
臣: 余來早了∼∼抱一個∼
X: i RUSH home la ^^;;
Summer: 我們在討論各種可能存在的平行世界的牧藤﹐X有什麼意見﹖^^
白狐: 嗨!X是嗎?晚安!我是白狐
cocao: X
宇宙: 余好^^ 我是宇宙
季子: X~~~恭喜趕上了!
Belial: x來到囉!
Belial: 恭喜您趕上了!
Mizuki: x妳好~
AS: 嘿!還是有比我晚到的!我是AS!!
臣: X,我們已決定最遲到的你寫文了 
X: 大家好﹗
Belial: X比預期的早啊!
X: =咦﹖什麼時候定的。。﹖ ^^﹔﹔
X: 為什麼哪﹐來之前怎麼不早說﹖ ^^﹔﹔
Belial: 對!最遲的罰文!
Summer: 嗯﹐不管預期不預期﹐X是來得最晚的一個^^
臣: 但還是最遲的一個 
Summer: 根據剛纔的公議﹐最晚的一個要寫文﹐而且還要規定字數^^
X: 平行世界的牧藤﹖怎麼說法﹖
Summer: 就是任何非原著設定的牧藤啦
X: 還要規定字數﹖要多少字﹖
Belial: 噢∼我今天不敢催稿了,剛又被踢了出去.....T-T
Summer: 比如說M的童話世界﹐C的張愛玲世界﹐白狐的臥虎藏龍^^
Mizuki: 十萬字~^^
Summer: 可憐的B
cocao: 10000
臣: X你就祈禱有人比你遲吧...雖然沒可能的了∼
Summer: 嗯﹐字數已經被規定了^^
cocao: 啊,少打個零
Summer: 還有宇宙﹐S一直在等你的設想啊^^
X: 很多字耶。。我怎寫到哪。。 (汗)
X: 噢這樣嗎﹖
臣: 那我來做催稿魔吧(!?)
X: 怎麼你們都不早說有罰這回事﹖ ^^﹔﹔﹔﹔﹔﹔﹔
Summer: 先不要管字啦﹐先來說設想啊^^
cocao: 我有個問題辭,大家認為牧藤的喜劇結局指數高不高呢?
臣: 我也是來了才知道∼∼
X: 啊﹐你們是不是都知道最遲會是我的了﹖ ^^﹔﹔﹔﹔﹔
Mizuki: 等妳寫完就可以拿去投稿囉~
X: cocao﹐高!
Summer: 這個問題我也想問﹐特別是想知道SBSF的喜劇指數^^
宇宙: 等我想想^^+
Mizuki: 我想...不高吧?
Summer: 我想也不會高﹐不過還是要確認一下﹐作者呢﹖^^
X: 為什 麼不高﹖高與不高﹐原就定在於寫的人身上。
Summer: X你慢慢想﹐我等著噢^^
X: 為什 麼不高﹖高與不高﹐原就定在於寫的人身上。
白狐: 是悲劇.....
AS: 對於悲劇女王而言你什麼配對的喜劇指數都不高吧!
臣: SBSF .... 我還是討厭不破...
臣: 但是小白不是反悲劇分會的嗎...
Summer: 不破有支持者的﹐桑桑最喜歡他^^
Mizuki: 可能因為m是悲劇主義..所以指數不高吧
cocao: 不要啊,不要,我昏
Mizuki: 哎呀,as妳那什麼話。本女王也寫喜劇的
Summer: 全部都是悲劇嗎﹖^^﹔﹔
X: 寫的人認為高﹐出來的稿不都是會喜劇收的嗎﹖
白狐: 啊?會有人喜歡不破?^^|||
白狐: 牧藤是悲劇
Summer: 竟然沒有一對幸免遇難﹖﹖^^﹔
臣: 不破...我是想起劍心堛漱ㄓG ^^;;;;
Mizuki: 小白很驚訝啊~
Summer: 是啊﹐桑桑說了好幾次她很喜歡啊^^
X: 偶只喜喜劇牧藤
AS: 小白你終於加入啦?
Summer: 那還好﹐其實我最關心裡面的仙越﹐那是喜劇吧﹖^^
白狐: 不是啦!我是說牧藤是悲劇,沒有說全部
Summer: 最少牧藤會死在一起吧﹖﹖
臣: 我也很關心AS的新年新計劃...
X: 是喜劇啦。。。。。
臣: 桑桑喜歡不二?
白狐: 為什麼會喜歡他?那是可惡的大反派耶!^^|||
臣: 還有x的天人.凡人
Mizuki: 喔喔~歡迎小白加入悲劇分會~(撒亮片)
Summer: 說實話我也有點喜歡﹐很有性格的反派^^
季子: 只能說仙越最後在一起,也不能算喜劇.............
白狐: 牧藤不會死在一起...好了!好了!再說就被季子打死啦!^^||||
X: 不二是哪個﹐我忘了
Summer: 不是不二﹐是不破^^
白狐: 我沒有要加入悲劇分會...^^+
臣: 小白放心...我支持不二反派耶,請你就繼續寫吧 ^^
Summer: 555﹐那才是悲劇
Mizuki: 牧藤不會死在一起...那麼是悲劇!?
cocao: 季子,你出來,拖稿還要加悲劇,果然TT
AS: 我的新年新計畫?.....哈哈哈~~還沒過年呢!
Summer: 好啦﹐不追問了﹐回到C姐剛纔的問題上﹐大家認為牧藤的喜劇指數怎麼樣﹖
cocao: 璶j僦E藷~估
Summer: 不要光說高低﹐要給點理由啊^^
臣: 花流呢...
白狐: 死在一起難道就不是悲劇?^^|||
X: 什麼天人﹖今天不是牧藤講座的嗎﹖^^
Belial: 變成劇情討論大會了?
白狐: 我覺得牧藤很適合悲劇,喜劇指數不高
X: 什麼天人﹖今天不是牧藤講座的嗎﹖^^
Summer: 死在一起是悲劇中唯一的安慰^^
臣: x,反正牧藤不是有客串天嘛
白狐: 死在一起的悲劇太美麗,我並不是很喜歡
Summer: 無論如何﹐仙越在一起我就放心了﹐最少有這個安慰^^
AS: 死在一起有時也不悲劇啊
臣: 死一雙比死一個好吧..
Summer: 理由理由^^
 Belial: 我也覺得牧藤喜劇指數不高
X: 但不會再出場的啦﹐臣﹐所以囉﹐這問題今天不談了 ^^
白狐: 1O4WU XK7
Summer: 現在不是在討論悲劇啦﹐是喜劇指數高低^^
臣: 小白有沒有看里安什麼做的那套羅密歐,雖然死在一起,但給我的感
    覺只有爆笑
白狐: 被踢了!!!!!又是藤真幹的吧!可惡~~~~
Summer: 小白說什麼﹖^^﹔
X: 喜劇指數為什麼不高。。﹖
臣: 小白..什麼密碼...
Belial: 這兩人都是帝王,不會長久的
白狐: 我覺得牧藤要搞喜鬧不容易,牧的個性問題吧!
X: 是兩個雙對的敵人又如何﹖
Summer: 但同樣是帝王﹐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不是最匹配嗎﹖
白狐: 我是剛剛忘記叫出中文輸入法,才打出密碼...^^|||
Summer: 嗯﹐如果是敵人﹐那就沒辦法了﹐這是悲劇性的設定^^﹔
Belial: 就像我之前所說惺惺相惜的敵手倒是蠻不錯的
X: 只是﹐對著了自己喜歡的人時﹐很多人的性格都變不同了﹐變溫柔了
     的不是嗎﹖
宇宙: 牧的樣子問題, 很深沈, 所以喜劇度不高
臣: 呃...季的真愛天使嗎?
白狐: 是啊!所以其實要喜要悲還是存乎作者的設定
白狐: 哈哈~~~我喜歡那隻小天使藤真!^^
X: 是因為他們是一對宿敵﹐才會相遇相知﹐都是最清楚對方的不是嗎﹖
     清楚明白對方﹐了解對方才有美滿的未來不是嗎﹖那又怎會不會有喜收﹖
Summer: 唉﹐剛纔催稿一直沒事﹐現在說正經的反而頻頻被踢﹐真是的^^
cocao: 可惜太小,牧真是連親也親不得,爆!!!
季子: 怎麼?怎麼提到小天使了?
X: 宙﹗你這是針對我家牧的樣貌﹗
Summer: 如果說是牧的個性導致了悲劇﹐那麼﹐牧和其他人在一起又怎麼說
                呢﹖也會是悲劇嗎﹖
臣: 那大小方便一口吃下肚塈a
白狐: 啊啊~~~~這些問題太傷大腦,我通常都是不去想的
Belial: 氣!我說和藤真有關的就被踢了!
Summer: 我也喜歡小天使﹐那篇應該是比較成功的溫馨牧藤了吧﹖^^
白狐: 而且本來就是要寫喜劇時就得找出喜劇的理由,悲劇也是一樣
X: 難道真的只有花形可以為了藤真而遷就牧就不會嗎﹖才不﹗
白狐: 總是有相對立的兩種說法在
宇宙: 深沉不好嗎?^^+ 又不是陰沉:p
Belial: 看那個小天使時常想起Clamp的Wish
白狐: 會啊!我也喜歡看牧寵愛藤真的故事
季子: 可是現在覺得.....那樣不太像藤真,太過可愛了!
X: 只是作者個人喜好﹐才規限了故事的收場罷了。
白狐: 不要走嘛!女王~~~~~
Belial: M您要睡啦?
白狐: 藤真可愛很好啊!^^
季子: M~~~別走啊~~~
Summer: 這個問題S其實一直很想知道﹐常常想寫喜劇的東西﹐但寫著寫著就
        悲起來了^^﹔﹔﹔
cocao: 女王,別走訪
Belial: 別借睡遁啊!:PP
Mizuki: 不,我一定要走...再待下去我會受不了..^^
Summer: 女王要走了嗎﹖
白狐: 那是作者的個性問題...我就常常寫著寫著就搞笑起來...^^||||
AS: M你走了~~悲劇的勢力就單薄了
Mizuki: 對呀~我要借睡遁,把稿子的事全忘光
Summer: 啊﹐這點我好羨慕^^
白狐: 女王~~~~別走啦!
cocao: 唉,我也要走了,再待下去老媽要把我殺了
Mizuki: as不用擔心,這邊多的是悲劇支持者^^
季子: 其實牧的嚴肅端方,有時候也蠻喜劇的!
Belial: Good night and Good sleep啊!
Mizuki: 小白~我也不想走啊~無奈...無奈我真的太愛睏了
白狐: 沒什麼好羨慕吧?我就覺得自己不寫喜劇就很難看啊~~~~_
Summer: 啊﹐姐姐也要睡啦﹐也對﹐都已經一點多了吧﹖
X: 我是認為﹐每篇故事的背後﹐也存在著作者寫時的心境﹐寫作時心境
               忽然悲起來﹐出來的文也都會感傷的。
白狐: COCAO!!!你也要走了?
Mizuki: 好啦~大家881~~~
cocao: 是啊,尤其是他一本正經的樣子,卻拿藤真無可奈何
臣: (X,想起你的電子郵件)
Summer: 我很喜歡牧那種嚴肅端方的感覺﹐所以覺得他和藤真還有仙道這種
                性格的人特別配^^
白狐: 嗚嗚~~~女王慢走!祝好夢!
X: 拜拜了C和M
Summer: 再見啦﹐M^^
cocao: 是啊,管得太緊。
季子: M~~~拜拜~~~~
Summer: 再見了﹐親愛的姐姐^^
臣: 小白∼∼你就繼續反悲劇吧! ^0^
Mizuki: 祝好夢~^^
白狐: 可是牧很辛苦啊!不論和藤真和仙道,都有強大的競爭者
X: (臣﹐討論要專心 ^^﹔﹔)
臣: C和M祝有好夢了 ^^
白狐: 兩位拜拜囉!
cocao: 再見了,大家,聊得愉快
Summer: 對小白而言﹐如果是牧藤的喜劇﹐你會怎麼設定呢﹖^^
Belial: 一談到牧對藤真的寵愛,我的花藤本命就會跑出來!^^;;
Belial: Cocao Bye Bye!
臣: (X,是你說「存在著作者寫時的心境」才想到的)
Summer: 有競爭才有樂趣啊﹐而且我對牧蠻有信心的^^
宇宙: 再見∼
白狐: 不要~~~~今晚花形就安分些別出來吧!^^|||
X: 有競爭才有進步耶﹐才會把自我提昇
Summer: 說起作者的心境﹐我怎麼好像心情越好﹐越容易欺負主角的說^^﹔
季子: B我懂!每次寫牧藤,都得很努力的擺平花形..........
白狐: 我常常寫著寫著就喜歡上自己寫的角色,就...忍不住要給對方幸福,
                     就...悲不下去了...^^||||
X: 為了得到所愛﹐我想﹐牧會好好做好自己﹐把自己做到更完美
Summer: 嗯﹐我也是以寵愛為名的人啊﹐只是﹐還是很容易就走進歪路了^^﹔
Belial: Summer san欺負的定義是?
白狐: 牧藤的喜劇...可能會以原著的設定吧!像小羽的雙璧就很令人嚮往啊!
臣: 小白從來沒討厭過自己筆下的角色嗎?
Summer: 比如說﹐欺負筆下的人物﹐欺負得最後自己心疼起來^^﹔
 X: 別在這裡談花藤了 ^^ 我會打人的
Belial: 就是嘛,所以牧藤堣d萬不要有花形,我會心痛的
Summer: 對﹐雙璧是很幸福﹐那篇是讓我成為牧藤迷的開始^^
臣: 想起Louie說...
X: 正如B所說﹐花藤裡最好不要有牧﹐我會很很很很心痛說
白狐: 還沒有因此討厭過主角,比如雖然曾經不太喜歡流川,寫過仙流之
                     後就會跟仙道一樣開始覺得流川這傢伙越看越漂亮...
Summer: 不過我欺負的通常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人物啦^^﹔
Belial: 小白會討厭西城嗎?
白狐: Louie這個壞蛋!老是寫牧花藤,讓三個人都很難過...^^+
Summer: 嗯﹐這種感覺和我越來越喜歡越野是一樣的﹐通過那個人的眼睛﹐
                越看越喜歡^^
白狐: 西城不是主角,而且他是道具,所以我不會喜歡他
白狐: summer說的對!心境會變得跟主角一樣
X: 那﹐SUMMER寫篇仙越來看好嗎﹖ ^^
臣: 但是Louie的花藤本命好像抑制不到耶,剪蝴蝶也要跑出來...
季子: 特別是越野!我也是越寫仙越,就越喜歡越野!
X: 偶也很好仙越說 ^^
Belial: 這樣說牧花藤好像是個非常麻煩的三角習題
Summer: 我已經寫過了啊﹐藍玫瑰伯爵就是仙越啊^^
白狐: 啊!有啊!那個可怕的藍玫瑰...^^|||
白狐: 可怕嚇人的越野,好特別!
Summer: 那篇就是寫著寫著失控了^^﹔
臣: 哎,可惜C走了,要不叫他寫前傳
X: B﹐是﹐實任何一邊也不討好。
 Summer: 其實我一開始對越野並沒有太特別的感覺的﹐但是越寫仙越﹐就越喜歡越野
X: B﹐是﹐結尾給任何一邊也不討好。
Summer: 就是啊﹐大家以後有機會多催催C姐﹐讓她寫前傳^^
Belial: 可是我蠻喜歡那個藍玫瑰的,我喜歡那種黑暗的歌德式味道
Summer: 謝謝﹐那篇其實也是我自己比較偏愛的一篇^^
季子: 我倒覺得藍玫瑰的氣氛寫得很棒!
白狐: 可惜裡面仙越成份不算太多
Belial: 是啊!X,最後三人都會很痛苦.
白狐: summer下次來篇幸福仙越吧!^^
Summer: 很早以前﹐就一直想寫吸血鬼啊﹐詛咒啊﹐中世紀這類的東西^^
Summer: 謝謝﹐我一邊寫一邊參考杜藍夫婦的文明史的說^^
季子: 對!幸福仙越!
Summer: 幸福的仙越啊﹐我已經嘗試了很多次了﹐但每次都失敗^^﹔﹔
AS: 那S一定可以和M成為好朋友~~(一致喜歡那些東西..)
白狐: 吸血鬼也可以很幸福嘛!看過北條司的吸血鬼短篇嗎?那個也很適合
臣: 吸血迷情...
X: 對了﹐那個最後來的懲罰﹐真的要寫嗎﹖(汗)
Summer: 我知道也有很可愛的吸血鬼﹐只是﹐下次試試吧^^
白狐: summer要加入悲劇分會嗎?寫完常樂再加入啊!^^+
Summer: 說不定我可以憑常樂加入^^
X: 星香的什麼大屋。。
白狐: 問一下,常樂的結局是喜劇吧?(我不要聽到否認的話^^+)
季子: 還在擔心這個.........可憐的X.........
AS: 快快!悲劇分會招募中
白狐: 不要~~~~常樂我好喜歡!不可以是悲劇!
X: 那裡藤真和仙道都是吸血鬼
Summer: 老實說﹐不是喜劇﹐雖然我也不承認是悲劇的說
白狐: 死高中生給我住手!^^+
Belial: 不用罰文也可以,幫忙主持座談會吧!^o^
Summer: 老實說﹐不是喜劇﹐雖然我也不承認是悲劇的說
白狐: 死高中生給我住手!^^+
Belial: 不用罰文也可以,幫忙主持座談會吧!^o^
X: 這個﹐S﹐牧藤那篇也不可以是悲劇的啊
Summer: 其實我也不是悲劇派啦﹐起碼作讀者﹐我是百分百的喜劇支持者^^
白狐: summer你不知道有規定嗎?長篇一定要是喜劇的偉大規定喔!
Summer: 長歌我發誓是大團員
臣: (小聲問一下:你們認為上邪的邪應是耶音還是邪音?)
Belial: 有這種規定的嗎?
Summer: 但是﹐如果藤真死了﹐牧仙卻得到幸福﹐這個好像說不通^^﹔
白狐: 那常樂呢?仙道後來如何?
Summer: 有這種規定嗎﹖^^
AS: 小白別亂說!!!!
白狐: 不必讓藤真死掉嘛!總是有辦法的...^^|||
Summer: 我發誓仙道沒有死﹐牧也沒有﹐一般情況下﹐我是不會殺仙仙的^^
白狐: 有規定!帝王條款,從現在開始!^^|||
宇宙: S,我想問問長歌行中神是不是喜歡牧的?
X: 那﹐偶要走了 ^^
白狐: 那你乾脆殺死仙道吧!嗚嗚~~~~
Summer: 只要有讓藤真也幸福的方法﹐我不介意是大團員﹐問題就是沒有^^﹔﹔﹔
Belial: 來個大團員結局,牧仙有牧仙,藤真有藤真的幸福結局!
AS: 小心藤真來壓你!笨蛋小白!
Summer: 上邪﹐我還不知道﹐一直是讀邪音的^^﹔
Summer: 長歌裡的神啊﹐這點我留給大家想象了^^
白狐: 藤真其實不一定也得到幸福,也不必非死不可,就來個倚天屠龍的結局吧!^^||||
Belial: X,剛來又要走了?被罰稿嚇怕了嗎?(說笑的啦,不用寫的)
Summer: 不要這樣嘛﹐你給我一個方法﹐怎麼大團員﹖^^﹔
Summer:那個牧二左看右看配不上藤真
季子: 牧二?絕對不要!
白狐: 藤真就演周芷若吧!雖然牧完全不像張無忌...
X: 只是 ^^﹔﹔
Summer: 倚天的結局﹐我記得電視版的周後來出家了^^﹔﹔﹔
X: 偶要去煮飯了 (爆)
Summer: 不會是牧二的﹐放心^^
白狐: 不不不!我是說原著的周芷若
Belial: 藤真跟花形好了!(花藤本命跑出來囉!)
臣: 香港正在播倚,不忍睹卒 |||||||||||||||
X: 這﹐S﹐不要是花形
宇宙: 那仙道做趙敏?
X: 花形的話﹐偶會很傷心得
白狐: 金庸的故事最好還是看小說
AS: 啊!他當周芷若?那女人挺@#%#的耶....
Summer: 絕對不會是花形的﹐他要英勇就義了^^﹔﹔
Belial: 去煮飯???邊弄邊聊嘛!
白狐: 是啊!趙敏
白狐: 我只是打個比方,不是說他就像周芷若
Summer: 原著﹐那樣幸福嗎﹖﹖
Belial: nono!花形會死?(其實早就估到了...)
X: 煮飯在廚房耶B ^^
白狐: x要吃的是哪一餐?
Summer: 嗯﹐我也覺得仙仙象趙敏﹐但我還是覺得﹐也許死對藤真而言﹐比
        較好吧﹖^^﹔﹔
白狐: 不算都幸福,也不是大喜或大悲,我覺得還可接受
Summer: 嗯﹐好像我預告過的﹐花形會死^^﹔﹔
季子: 透大哥要死了?唉~~~~
白狐: summer偏心藤真!嫉妒~~~~~^^+
X: 是晚飯啦小白﹐偶這裡6時47分 ^^
Belial: 快快弄好飯繼續聊!
Summer: 不不﹐人家是仙道命﹐這點無庸至疑^^
白狐: 好詭異的時間,x住在哪裡?
Summer: 只是我要對藤真有個交代而已
白狐: 啊!那就表示summer喜歡折磨仙道了...
宇宙: 提起倚天屠龍,我想起吳啟華那個張無忌做型
Summer: 不要談常樂了吧^^﹔﹔
Belial: X在英國啊!小白
X: 現在人在倫敦﹐天快黑了 
Ceci: great, u guys here.... :p
白狐: 原來如此
Summer: 有嗎﹖^^ 我覺得我還是蠻寵仙道的啊。
X: 啊CECI
X: CECI最遲﹗ (爆)
Summer: 竟然出現了更遲的^^
白狐: 不...summer欺負人...泣...
Summer: 果然世事如棋局﹐不到最後一刻﹐不見分曉啊^^
Belial: 呵呵!意外的發展啊!最遲的人出現了,竟然是Ceci!
X: 臣還在嗎﹖
白狐: 嗨!ceci你好,我是白狐
Ceci: :)
季子: CECI好!我是季子!
Ceci: 你們好~
X: CECI﹐你慘了 (陰笑)
Summer: 其實﹐最後也不是很悲的^^﹔﹔下次說什麼也不能寫牧仙藤了﹐兩面不討好^^﹔
臣: 我還在 ^^ Ceci好
Ceci: 我剛剛才回家啦^^|||
X: 三角戀是不討好的啦
AS: X逃過一劫!我是AS
Ceci: 婆婆,很耐沒見你啦~還好嗎?
Belial: Ceci知道最遲的人要被罰什麼嗎?
Ceci: X,你是不是想我把南藤變牧藤呢?
X: (抹一把冷汗)
臣: 別...別說婆婆 ||||||||||||
X: CECI﹐絕對
Ceci: 什么呀?(汗) ^^||||||
宇宙: ceci好,我是宇宙∼
X: 牧藤比南藤好啦
Belial: 要罰n萬字的文啊!
Ceci: 七妹好~
X: 說到尾牧沒南釣兒郎當嘛
Summer: 這個﹐各位慢慢聊吧﹐不好意思﹐S要走了﹐還有點事﹐嗯﹐反正題
        目已經歪了﹐大家就盡興的聊下去吧^^
Ceci: 不要~~~~~~(早知就唔上來好了~)
X: 是100000字﹐CECI
宇宙: 三哥好∼∼好耐無見!
白狐: 主持人要走了?
Ceci: SUMMER再見~幸好還趕到見你~
X: 別走嘛S﹐你是主持怎可以人未散自己先散呢﹖
Ceci: 才不寫呀~~~~
季子: summer辛苦了!慢走!
Belial: 那今天的牧藤座談會就到此為止了,謝謝Summer的主持,也謝謝各位
              的參與!
Summer: 這個﹐萬分抱歉﹐S真的有事啦^^﹔﹔
Ceci: 十萬字叫我點吐出來呀???
X: 那我也去煮飯了^^
白狐: summer慢走,下回見囉!^^
Summer: 今天的座談會很愉快﹐謝謝大家﹗^^
X: C你好寫了^^
Belial: 請各位隨意的繼續聊!
白狐: summer拜拜~~~~
Ceci: SUMMER再見
AS: s再見~~
臣: s拜拜∼
X: 大家拜拜﹐謝謝主持S和B
白狐: 對了,下回座談是什麼主題?
Summer: 嗯﹐各位再見﹗^^

回座談會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