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座談會會議記錄:
時間:2000年6月17日香港和台灣時間晚上十時
講題:小暮座談會(兼慶祝小暮迷Alexiel,也就是B的姐姐畢業)
講者:Mizuki
記錄者:Belial
出席者:Mizuki(代號:Mizuki81)
        白狐(代號:Char0093)
    鳳梨(代號:pineapple7)
    季子(代號:Isuki)
    高耶(代號:MirageCat)
        雨 (代號:hrrh)
    Miyuki(代號:miyuki1999)
    臣(代號:uuihslsl)
    小羽(代號:mfyu)
    Alexiel(代號:Syoubu)
    小季(代號:Chun2)
    Suzan(代號:kei_j)(Suzan姐因為大遲到只能算是半身出席 :p)
        Belial(代號:BelialQ)

這次的座談會可真是非常熱鬧,共13人出席,但竟比上回共15人出席的座談會
多出了三倍的留言量!還真是非常厲害耶!也因此B得花上三晚共6小時來整理座
談會記錄呢!

一開始大家都很有禮貌地互相打招呼,然後因為大家都頗為“好色”的關係,於是
大家就很興奮地試著轉換不同顏色的字來留言。擾擾攘攘了近半句鐘後,正當大家
要正式開始討論時,B的電腦不識趣地當機了.....

就是這樣,B錯失了大家開首大概五分鐘的對話。真是可惜耶.....嗚嗚T_T
B在這兒向各位致歉,下次還是得找個可陷害的傢伙來幫我做備份留言.....


Miyuki: M﹕黛玉嗎﹖(笑)
臣: 可是喜歡小三的人也說小暮配不起小三 
白狐: 年少時難免作出蠢事,大家對三井太嚴苛...^^
Mizuki: 不過像木暮這種在原作裡不特別突出的人,就容易出現另一種情況
鳳梨: 那要配給誰呢?流川?仙道?
白狐: 對!我就是靠著木暮以及越野性格的朋友畢業的!
Miyuki: 那小暮的未來職業千萬不能是教師
雨: 我覺得沒有什麼配不配得起的耶 我很喜歡小三
Mizuki: 狐妳還真幸運...我還沒這種朋友呢
Miyuki: 那小白的大學時代是三井囉﹖
季子: 我也最喜歡小三~~~
Miyuki: 流川吧^^
雨: 小白太過份了 ^^+
鳳梨: 當老師會被學生欺負吧~^^
Mizuki: 小魚的至少還有你的情況
白狐: 什麼樣的人就會找到需要的朋友,所以才會有三暮啊!^^
Mizuki: 木暮有點在給他心理有病^^|||
Miyuki: 不是配不配得起。。。而是。。。在小說裡三井通常也不會珍惜小暮T_T
臣: 我身邊怎麼沒有人喜歡仙越流的呢?
白狐: 我哪裡過分?木暮他是很心甘情願付出的人啊!^^+
Alexiel: 表面上沒什麼迫力,但在重要時侯卻很可信
Miyuki: 搞不好會連試題也公佈呢。(像龍堂始)
Miyuki: 臣﹕我喜歡啊^^
白狐: 是很值得信賴沒錯!^^
雨:嗯嗯 A姊姊說得對 很可靠 像是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Mizuki: 對。木暮是很會穩定心情的人
白狐: 一定不會當掉任何學生!
Miyuki: 小白﹕也要有人“接收”才有人“負出”啊
Belial: b剛當機了....有誰剪下了內容的話請告訴我
Mizuki: 也因此與他搭配的傢伙幾乎都是問題兒童
白狐: 可靠到有時會忘記的人.....啊!可不是說他的壞話喔!^^
季子: 我倒覺得像木暮這種老師,學生會不好意思太刁難他........
臣: To Miyuki:我是說學校呀, 最近才拖到一個人喜歡仙越
Miyuki: 雨﹕永遠的味方(支持)之類的^^
Mizuki: 也因此與他搭配的傢伙幾乎都是問題兒童
白狐: 有人付出,自然就有人來撿^^
雨: 小白……你該不會也是碰到木暮型老師才……
臣: 那要看是什麼學校了
鳳梨: 太平靜的個性就需要配問題兒童嘛!
Mizuki: 我覺得木暮當老師的話應該會很嚴格吧
Mizuki81: 只是表面上看不出來
高耶: 小白把小暮說得像清道夫一樣^^;;
Miyuki: 小白﹕沒人撿那人家也不用負出
季子:不太能開玩笑的老師!
白狐:對當老師的自己要求很嚴格
雨:嗯 一個乖小孩配一個壞小孩是很不錯
鳳梨: 嗯~遇到重要問題時絕不讓步~
白狐: 事實上,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嘛!^^
Mizuki: 基本上木暮是個蠻律己的人(笑)
Miyuki: 梨﹕偶同意﹐不然火爆配火爆﹐吵死了~
Miyuki: 哈哈﹐M要學著木暮當老師囉^^
鳳梨: 妳速在說花流嗎?(笑)
Mizuki: 幸:妳是在說花流嗎?
雨: 啊啊 幸 那我的花流不就吵死了…… ^^
高耶: 左右衛門君在嗎?
Mizuki: YA!鳳梨!GIVE ME FIVE!!
鳳梨: M不是像小暮的個性吧~
Alexiel: 三暮吧
雨: 大家都想到花流 ^^b
Mizuki: 左右衛門應該不在..
白狐:(M是女王...一輩子也學不來...)
Miyuki: 其實木暮六尺高﹐在普通人面前也不會太柔弱吧﹖
Mizuki: 對了,衛門君也是木暮派的
白狐: 我也是想到花流
Mizuki: 狐^^+妳那話什麼意思
Miyuki: 雨﹕啊~~~我不是這個意思
鳳梨: 因為其他人比他更高嘛~
白狐: 衛門不是花流嗎?
Mizuki: 好了啦^^|||回到正題上
Alexiel: 是哦!
白狐: 你當然懂我的意思
雨: 小暮有178吧 其實也不矮
臣: 花流+三暮吧
Mizuki: 但她寫的都是三暮呀
Belial: b是覺得小暮其實一點也不柔弱的說
高耶: 仔細想想我還沒和左右衛門說過話呢﹝潛太久了﹞
Miyuki: 差2CM便六尺了~~~~~~
白狐: 之前是花流喔!
Miyuki: 高耶貓﹕說起來我也是。。。
Alexiel: Agree with Belial
高耶: 小暮柔弱的印象和個性有關吧?
Mizuki: 我附議^^我覺得木暮只是外表看起來柔弱而已
鳳梨: 不是柔弱是個性溫和啦~
臣: 世界崩裂是花流的
Miyuki: 精神上一點也不柔弱。可是外表上﹐配起SD裡是長人啊。。。
雨: 其實外表也不柔弱吧 我覺得是溫和
Alexiel: too nice
高耶: 善良可欺那一型
Mizuki: 內心裡非常堅強,不然也不會在三井來籃球隊搗亂時上前阻止
Miyuki: 小暮人怎樣想象也不像會罵人
Mizuki: 不會吧,我覺得木暮不好欺負喔
白狐: 是啊!如果柔弱的話,很難在戰鬥類的比賽持續下去
臣: 是其他人太高了, 而且載眼鏡有氣質點
Miyuki: (三井那次不算“罵”吧﹖
Mizuki: 而且木暮有時還很可愛^^
白狐: 湘北打到最後就像在燃燒小宇宙一樣...^^
Miyuki: 臣﹕怎麼沒人說花形有氣質呢﹖
鳳梨: 虎斑貓才是可以欺負的吧~^^
白狐: 是的...衣服圖案十分可愛啊!^^
Mizuki: 戴眼鏡也有關係吧。基本上看起來就比較斯文點
白狐: 花形的眼鏡看來顯得深沈
Alexiel: 不喜歡罵,不是不會罵
Miyuki: 小白﹕對啊^^好不可思議的一場
雨: ㄟ 我到現在還不知道燃燒小宇宙的意思 ^^b
Belial: 真的沒有人剪下最初的對話嗎?
小羽: 狐:覆議 配上井上後期的畫風^^;;
Miyuki: 那些t-shirt在哪買的呢﹖(笑)
Mizuki: 雨...我想是熱血的意思吧
白狐: 雨,有空我再私下跟你解釋
Alexiel: 小兔子 t-shirt
Mizuki: B..我沒有耶
小季: 那 花 形 也 給 人 像 木 暮 的 氣 質 ?
高耶: 雨:妳果然比較年輕啊∼
臣: miyuki: 呃...是啊, 他也很斯文啊
雨: 對了 有人數過小暮的T-shirt圖案說 ^^
白狐: 羽:沒錯!賭上性命般的比賽...^^
Miyuki: 可是眼鏡配花形卻讓我聯想到智慧形罪犯(笑)
白狐: 花形因為不常笑吧!所以感覺嚴肅很多
白狐:  電腦犯罪者
Mizuki: 那是因為木暮本身也長得秀氣呀
鳳梨: 每一場都是把命賭上的~
雨: 他的衣服圖案真的都十分可愛 哪像那隻花道
Belial: miyuki的話給julian聽到便慘了
Miyuki: 像藤真的私人body guard ^^
高耶: 上次狐也說花形像黑心醫生
鳳梨: 花形沒那麼邪惡啦~~
白狐: 木暮可能有自己設計、製作T恤的興趣
臣: ... 那種反光的放果嗎?
Mizuki: 狐我覺得是因為花形比較強勢的關係
Miyuki: 呃^^;;;;;;;;;;;;我也喜歡花藤的~~~可是他真的像嘛
白狐: 不要再揭我的罪行!^^+
小羽: 花形感覺比較強勢點....打的位置也有差:p
雨: 雖都是眼鏡仔 小暮跟花形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
Alexiel: 想想,小暮可不可以做壞人?
Miyuki: 好色醫生嗎﹖^^
臣: 還有花形較高, 又是攻的
白狐: 而且眼睛銳利很多
Mizuki: 狐....妳的罪行太多了
白狐: 可以啊!像雪兔那種反派
小季: 那 是 身 高 問 題 吧 !
Miyuki: 井上的創意全給了小暮了^^
高耶: 喵啦啦∼身高還是很重要?^^;;
白狐: (雪兔是反派吧?)
鳳梨: 有沒有小暮當攻的啊?
Belial: 因為花形戴的是粗邊眼鏡,小暮的是幼邊,感覺不同
Miyuki: 雪兔哪是反派﹖﹗
鳳梨: 雪兔~~怎麼會是反派?
白狐: 我覺得他是反派
Mizuki: 喔呵呵~~~小魚的某故事中的木暮就是殺人魔喔
Alexiel: 沒有。。。
Miyuki: 越野呢﹖他像在課室才戴眼鏡的人
高耶: 雙重人格的小暮?
臣: 如果小暮當反派會是很'正'的
白狐: 雪兔和木暮當反派都很特別
Alexiel: 是月吧?
鳳梨: 狐~什麼叫妳覺得啊?!
Mizuki: 木暮當反派很難耶
小羽: SAKURA裡有反派嗎?
白狐: 越野是瞇著眼睛,不喜歡戴眼鏡吧
Miyuki: 我想問問。。。。攻受是取決於身高的嗎﹖
白狐: 我只是說類似那樣子
Miyuki: 那仙道比牧高。。。豈不是。。。
白狐: 性格有另一面的意思
Belial: 可是感覺上小暮當反派會是很不得了的事
雨: 哈哈 越不像反派的人 突然給他當了一定好有
白狐: 是體型吧!
Mizuki: 幸..絕大部份是身高關係^^||
臣: 越~~http:
鳳梨: 反派是...艾力歐吧?
高耶: 沒有犯罪時的記憶∼
臣: www.geocities.com/who_is_kuku/images/castelaki01.jpg
白狐: 體型強壯當攻比較省力
Miyuki: 人格分裂的小暮﹐一個是殺人魔﹐一個是好好先生^^
雨: 幸這麼說是想被小白打死了
季子: 木暮適合當〝高級的反派〞
臣: 這是某人畫的越野宏明
白狐: 好...好...我承認我表達能力有所欠缺...^^
季子: 不用自己動手的那種
Mizuki: 狐妳有研究呀^^
Miyuki: 雨﹕金田一談案嗎﹖(笑)
Belial: 不對啦!艾力歐最後也不是反派.
白狐: 我才不打死他...今天不談牧...沒、沒關係!^^+
Miyuki: 嗯。。。白騎士吧
高耶: 咦?越野•••我倒不覺得他有近視
白狐: 研究攻受?沒研究,只是為牧辯解的理由之一而已...^^
雨: 那張越野∼未免太可愛了 ^^
Alexiel: 可能是金田一反派吧
Mizuki: 越野的視力應該很好才對阿
白狐: 到高三就會近視了!
Belial: 改天讓小白談牧^^;
臣: 有近視嗎? 可是他不適合載眼鏡吧
Mizuki: 反正你是帝王軍嘛^^|||
鳳梨: 我也覺得越野唸書時會戴眼睛喔!
臣: 雨, 你也認為嗎!! ^^ 我很喜歡的
白狐: 我、我不要...談不來...^^
高耶: 隱形眼鏡嗎?
Miyuki: 牧也戴眼鏡啊^^我看過某張原畫是這樣的~~
Mizuki: B:好主義耶!倒時一定來搗蛋
白狐: 主席...木暮啦!^^+
鳳梨: 贊成~狐~妳要當牧的主講人喔!
雨: 怎麼講到越野了 不是小暮?^^
季子: 越野夠嚴肅了!帶眼鏡不可愛!
Belial: b倒覺得牧像sakura的爸爸
Mizuki: 不關我的事^^|||我很努力的在講的
白狐: 鳳梨你給偶電電!^^+
雨: 這次換B被小白打死了
Mizuki: 啊!越野派的季出現的^^!
小羽: sakura的爸爸沒有牧的霸氣吧^^
高耶: 鳳梨也在?
白狐: 啊?小櫻的爸爸?(發出哀嚎~~~~~)
Miyuki: 那。。。木暮=木之本父=雪兔=蒼軌征一朗=^^=
Mizuki: 木暮呀~~~~
白狐: 他像木暮吧?
鳳梨: 小櫻爸爸的個性像木暮吧?(努力牽扯到小暮)
臣: 我也是宏明派的!!!
Miyuki: 還有某暗末醫生。
小季: 有近視並不會帶眼鏡 ??越野就可是這
Mizuki: 好吧^^既然講當牧那我們順水推舟講牧暮吧
白狐: 可惜夢不在
鳳梨: 高耶~我一直都在啊~~
白狐: 那個堅強的牧暮派
季子: 木暮也很像悠季
小羽: 這兩人怎麼扯上關係的?印象從霧裡得來.....
鳳梨: 夢也是三暮派的吧?
Belial: 不要打死我嘛!打死我沒人辨座談會^o^
臣: 木暮跟牧暮同音呢(粵語)
Mizuki: 她現在在日本^^||
Miyuki: 對﹗﹗﹗﹗我剛才想說^^木暮像悠季~~
Alexiel: 星史郎可愛的時侯不是有點兒像小暮嗎?
Mizuki: 臣...中文裡也是吧
白狐: 夢寫過牧暮(換字換的好麻煩...^^)
Miyuki: 想像木暮拉小提琴的樣子~~~~=^^=
雨: 我覺得小暮沒悠季那麼纖細的
Mizuki: 那難不成三井是京?
鳳梨: 悠季啊~~~
Belial: 對不起,誰是夢? b當機了所以有點亂
臣: 我不懂國語的...
小羽: 木暮應該比悠季有自信一點....吧?^^;
Miyuki: A姐﹕那如果小暮也是雙重身份的櫻塚護。。。
白狐: 然後赤木在一旁用鋼琴伴奏
Mizuki: 是叫京嗎?^^||
鳳梨: 應該說是阿星的假象~
Mizuki: 臣..這樣啊
Miyuki: 精神上的確是木暮強
臣: 京?
高耶: 鳳梨抱歉∼人太多有點眼花•••
Mizuki: 夢是夢翔啦^^
臣: KOF?
Miyuki: 小白﹕不能用牧嗎﹖他更像生島
白狐: 那個京是圭嗎?
小季:悠 季 是 誰 ?^^
小羽: 圭嗎?
Mizuki: 狐^^|||很嘔心耶^^|||
雨: 哇咧 赤木伴奏!?
高耶: 神谷悠的迷宮系列?
白狐: 是誰說牧像生島?^^+
臣: 可以解釋一下嗎?
鳳梨: 小暮如果是櫻塚護的話...啊~~別再來一次了~~
Mizuki: 對!是圭!我都忘了
Alexiel: 很好的小說主意哦!
季子: 哈哈哈~~~牧.....牧像生島?
小羽: 高耶:我一看到京也是想到迷宮^^;
白狐: 那個傢伙哪裡比得上吾皇?^^+
Miyuki: 圭。。。仙道吧
高耶: 悠季是富士見系列的主角
雨: 哇咧 別提KOF 我會熱血
Belial: 赤木要玩什麼樂器都會爛掉吧:p
Miyuki: 不然花形更像
Miyuki: B﹕被猩猩打爛嗎﹖^^
Mizuki: 狐的崇主癖又出現了^^||
白狐: 可是赤木跟木暮的配對,,,,,不錯...^^
雨: 哈哈哈 爛掉 嗯 花道大概也差不多 ^^
高耶: 誰說牧像生島的﹝狂汗﹞
白狐: 是因為我對生島感冒
Mizuki: 喂喂^^+木暮呀~~~
Miyuki: 小白﹕偶是說氣勢上牧像生島啦^^
小季: Got it ! Thank you Mirage Cat^^
Miyuki: 那誰是小空呢^^
雨: 對耶 我正想說 小暮跟猩猩有曖昧
白狐: 是小美,高耶咬他!
鳳梨: 是啊~吾皇萬歲萬萬歲嘛~^^
Mizuki: 赤暮嗎?
臣: 不要木暮可不是赤木的木
白狐: 小美你不必解釋了!給偶記字!^^+
雨: 哈哈哈 爛掉 嗯 花道大概也差不多 ^^
Mizuki: 狐...基本上我認為貓不咬人的...
雨: 其實他們也很合啊 ^^bbb
Alexiel: 小空?
季子: 下課後的咖啡館約會~~~
高耶: 唔∼把小美當冰淇淋吃掉
白狐: 抓狂起來是會的!
白狐: 我也認為赤木其實很可靠
Belial: 對!貓只會用抓的
Miyuki: 小白~~~~~~~~不是啊
白狐: 不要管他的長相
鳳梨: 狐妳別指使別人了~自己咬吧?
Mizuki: 赤暮的話有點美女與野獸的感覺
雨: 嗯嗯 季你說小暮跟猩猩?^^
白狐: 應該會是很能照顧木暮一生的人
Mizuki: 狐狸咬人呀~~~~^^|||
高耶: 要是赤木稍微美形一點
Miyuki: 小白﹐爬電腦過來吧﹗偶不怕你
白狐: 我自己咬小美?^^+
鳳梨: 只要忽略長相就很好了~~
季子: 木暮跟著赤木,會比跟著小三幸福吧!
白狐: 好久沒爬...忘記了
Alexiel: 小暮會很幸褔的。。。
Miyuki: 赤木也不太差。。。總比魚住好
雨: 就是咩 人家雖然愛小三 可是校暮給猩猩真的不錯 ^^
Miyuki: 赤木人品不錯的
Mizuki: 不看長相的話...赤木人其實也不錯的
鳳梨: 只要忽略長相就很好了~~
季子: 木暮跟著赤木,會比跟著小三幸福吧!
白狐: 小三感覺比較不穩定
雨: 打錯了 是小暮 ^^bbb
Mizuki: 魚暮?!^^|||||
白狐: 魚住?魚住配木暮?魚住可能是木暮的情敵
小羽: 赤木可是品學兼優
高耶: 溫柔的猩猩﹝爆笑﹞
季子: 雨:是啊!他們不是老泡咖啡廳!^^
鳳梨: 所以最後就把小暮配給赤木了?
雨: 小暮給猩猩的話 小暮就不用扮演悲情的角色
Mizuki: 我有問題!!
Miyuki: 如果是仙暮的情況﹐魚住真是情敵呢^^
Alexiel: 就是 ugly 了點。。。
Belial: 天呀!魚暮!!!
白狐: 木暮和魚住爭奪赤木
小季: 小 三 有 點 浪 子 的 感 覺 ^^
鳳梨: 魚住這個情敵太可怕了一點^^
Mizuki: 現場所有人認為哪個人物與木暮搭配最好!
小羽: 我以為魚藤已經是極限了.....^^;;
白狐: 魚住喜歡赤木勝過喜歡仙道吧?
雨: 天哪 好複雜!
高耶: 想像不能•••
白狐: 哇~~~魚藤...不敢想...^^
Miyuki: M﹕小暮太好(用)了﹐給大家分享最好^^
Mizuki: 魚藤?^^||
白狐: 我喜歡三井,可是覺得木暮跟赤木比較好
鳳梨: 魚藤...啊~~真的是極限~
Mizuki: 我還是比較喜歡三暮呀...
雨: 魚赤不錯 ^^ 至於小暮啊 給猩猩好了(啊 前後矛盾)
Mizuki: 不然其實流暮也不錯
小季: 魚 藤 ??!!
白狐: 雨你在說什麼?^^+
Alexiel: 我喜歡仙暮和三暮!
Mizuki: 溫柔的木暮配酷酷的流川
Miyuki: M﹕我好愛你喔~~~^^
高耶: 喔∼我想過神暮﹝不過太難寫了﹞
白狐: 我喜歡魚森!^O^
Miyuki: 對﹗流暮好~~~~~
臣: 好! 流暮
雨: No∼∼∼流川是花道的!(大偏心)
Miyuki: 暮藤吧。。。兩個美人^^
白狐: 神暮...史上最溫柔的組合啊!^^
鳳梨: 高耶~寫神暮啦~~
Miyuki: 花流也好啊^^
小季: 我 也 投 赤 暮 一 票 ^^
Mizuki: 神暮?兩個溫柔派的~`不錯呀
臣: 有沒有看曄之的? 現在是仙暮, 但從前是流暮
Miyuki: (基本上我是流受派的)
白狐: 不...不...流川是仙道的!^^
Belial: 就在我們討論小暮該給誰的同時,小暮會大叫:我誰都不跟!
Alexiel: 對哦!流暮也好。。。
鳳梨: 不~流川是仙道的!(我更偏心^^)
白狐: (意圖招惹雨...)
高耶: 神的個性太難捉摸•••
Miyuki: 臣﹕有看他的“迷宮”嗎﹖
雨: 啊?神跟小暮?兩隻溫柔的受做不起來 ^^bbb
季子: 赤木好!木暮人太好,需要一個會替他嚇退麻煩的伴侶!^^
白狐: 鳳梨來握手!^^
Mizuki: 不!流川是大家的!
臣: 流川給了暮,仙道要宏明吧
Miyuki: 神和他的名字一樣神秘@_@
Belial: 有人要寫神暮的話b第一個讚成
白狐: 溫柔的人也有慾望嘛!
臣: M:誰寫的?
Mizuki: 季是赤暮派嗎?^^
雨: 鳳跟小白……我要殺人了!
白狐: 越野...(小聲的說)給福田吧!
白狐: 來殺啊!^O^
臣: 不要
鳳梨: 神的話~我最喜歡Louie寫的神暗戀牧~
小季: 不 !流 川 是 仙 道 的 
Miyuki: 季子﹕牧不是更好﹖^^小暮皇妃喔~~~
高耶: 雨:喵呼呼∼我一直覺得神是攻哦!
Mizuki: 狐~~~~~`^^+不要糟蹋了越野呀!!
雨: 哇咧小白 福越!?!?
臣: ...(找攻擊性武器中)
小羽: 我喜歡阿丁跟J的神^^
白狐: 不論長相,福田可是充滿溫柔的潛力啊!
鳳梨: 不要隨便亂配啦~~
季子: 福田就是敗在外型
Belial: 要嚇人的話花道也可以:p
高耶: 寄炸彈給白狐
Mizuki: 是狐妳自己喜歡吧^^||||
Alexiel: 牧暮也不錯。。。
臣: 福田的性格也不行
白狐: 咦?福田如此沒人緣?^^
Miyuki: 小白﹕潛力有待開發^^+
鳳梨: 福田真的要配的話...給阿仙好了~
Mizuki: 我覺得木暮跟流川要跟誰配都行呀
小羽: 小白不以長相論英雄的功力實在太深了^^
Miyuki: 嚇人啊。。。魚注吧^^
小季: 也 不 會 吧 !
臣: 只要是美形的才行
Mizuki: 仙福?!^^|||這不是跟仙彥一樣誇張嗎?
季子: 花道......自己就會惹麻煩了吧!^^
白狐: 那...那不要管福田...繼續...^^
雨: 鳳 那我覺得會是福仙
Mizuki: 要不要改天來個仙魚?
白狐: 不怕死的又說.....(福神很好喔!^^)
鳳梨: 反正仙道啊~~已經沒貞操了(汗)
Miyuki: 福神吧
白狐: 仙道壓得倒魚住?
季子: 越彥呢?^^
Mizuki: 福暮吧^^
白狐: 等等...來講木暮吧!^^
臣: 仙彥比仙福好吧
Miyuki: 仙道是貞操公敵^^+
Mizuki: 狐...不試試看怎麼知道
臣: 我覺得流越好些Castle在開始寫
白狐: 不...小美你誤會仙道了!^^+
白狐: 那你來試試看吧!^^+
鳳梨: 仙道氣勢可是很強的喔!
Mizuki: 流越?好稀奇~
Miyuki: 悄悄問﹕現在幾點﹖
Belial: 仙道還真是個沒貞操的傢伙啊!小暮到了他手上恐怕.....
Mizuki: 誰要試呀^^||
小季: 仙道只是表面很花 ^^ 
白狐: 主席.....快講木暮吧!^^
Miyuki: 小白﹕你證明他不是﹖
Mizuki: 不!我支持幸的說法!
季子: 流越?是那篇無題嗎?
Alexiel: 11:33 HKtime
Mizuki: OK!仙暮!
高耶: 11:30台灣時間
鳳梨: 現在八點半了~(美國時間)
臣: 我也在流越努力中
白狐: (我還是覺得仙道沒...沒那麼嚴重...^^)
Miyuki: 仙暮=野狼和小紅(帽笑)
臣: 季子知道?
Mizuki: 仙道跟木暮配會發生什麼事呢?請各位提出說法!
高耶: 藤暮如何呢?
Miyuki: 不不~~~我想知道台灣時間
小季: Now is 3:30am NZ time
季子: 臣:在你那兒潛水許久!
雨: 仙暮玲有寫過
鳳梨: 把仙道交給牧就平安無事了~^^
白狐: 呃...仙道也很溫柔啊!談情說愛的功力強,不見得就沒節操嘛!^^
Mizuki: 花花公子與純情青年
Miyuki: 談情說愛是經驗﹐不是功力
雨: 其實也蠻配的說
Belial: 大概小暮每天得等待阿仙回家吧!
Alexiel: 會好幸褔吧。。
鳳梨: 幸~妳真是一針見血啊~~^^
Mizuki: 狐:好吧...那算是先入為主的關係吧
白狐: 可是,從原著就不知道談戀愛的經驗啦!
Miyuki: 我下線了~~~~~~待會回來﹗﹗
小季: 仙 暮 也 許 可 以 互 補 呢 ^^
Mizuki: 大家都這樣寫,難怪嘛^^|\
Alexiel: see you later !
高耶: 看起來很花卻很珍惜心愛的人?
白狐: 經驗...呃....我想想
鳳梨: 嗯~我就是喜歡阿仙這一點啊~
Mizuki: 仙暮大概就會變得像愛情小說一樣了
雨: 貓說得對
高耶: 小美快點回來唷!
Alexiel: 是哦!
臣: 我在...做小店更新的說
Mizuki: 什麼愛情讓浪子收心之類的...
白狐: 因為總需要這一類型形象的人,所以就讓仙道演囉!
白狐: 不見得是浪子嘛!浪子是小三!^^
高耶: 所以交往三四年還在A階段
鳳梨: 呵~標準男主角呀!
Mizuki: 也算苦了仙道吧
Belial: 小暮會是最能給仙道一個溫暖的家的人吧!
白狐: 小三的浪子回頭是原著中很棒的部份
Mizuki: 如果仙道不是浪子用其他字眼就很難聽了呀^^|||
Alexiel: 很可寫哦!
季子: 仙暮會很甜蜜吧!永遠也吵不起來.......
鳳梨: 仙道怎麼可能手腳那麼慢~
Mizuki: 對對!哭著說:我想打籃球
臣: 曄之在寫仙暮的
Mizuki: 那一段看起來也很三木
雨: 啊啊 小白 那是我非常喜歡的部分 小三浪子回頭
白狐: 要跟仙道吵架似乎不是很容易的事
小羽: 不這樣湘北也沒辦法突然加強戰力應付預賽^^
Belial: 對不起,chun2的代號是?
Mizuki: 雖然甜蜜,但總覺得仙道會追木暮追得很苦
臣: 所以世界終結之時也很好聽
鳳梨: 是赤木擔心小三回來會把小暮搶走嗎?
高耶: 可是小暮不願意的話他總不能
小季: 我 是 小 季 請 多 指 教 !^^
白狐: 咦因為木暮一開始大概不太接受仙道形的人吧?
Mizuki: 對對^^我看的浪子回頭那一段看得好感動
白狐: 赤木跟三井確實像情敵
Mizuki: 啊~~~原來CHUN2是小季呀^^
白狐: 對翔陽那一戰也很棒!
Belial: b總覺得赤木就算喜歡小暮也不會表白的說
白狐: 小季你好!^^
高耶: 對著螢幕大叫三暮
鳳梨: 小暮不太習慣被外來的人追吧?除非是認識很久的朋友
Mizuki: OVA的浪子回頭版很棒
Alexiel: 若果是三暮的話。。。就(絕對沒問題)。
季子: 啊~~~~我最喜歡那一場!又有花藤又有神勇的小三~~~
白狐: 那樣很適合赤木,暗戀~~~~
雨: 小白 其實猩猩跟小三好像也有一腿 我覺得不像情敵咧
Belial: 季不是Isuki嗎?
鳳梨: 小季好~(原來大家都沒認出chun2是誰啊!)
高耶: 所以想有進展要三年以上﹝笑﹞
鳳梨: 季是季子啦~
Mizuki: 小季跟季子是兩個不同的人^^
白狐: 雨說的對!可是那木暮怎麼辦?^^
白狐: 季子和小季是兩個人
季子: 我是季子,和小季是兩個人啦!^^
Belial: 對對!棒極了!
雨: 嗯嗯 我剛也問她的 ^^ 原來是名字跟季很像的小季
小季: 對 不 起 我 打 字 比 烏 龜 還 慢 ^^
Mizuki: 狐來個赤三暮就行啦^^
Belial: 對不起!b搞剪貼搞得頭昏腦脹了...
鳳梨: 赤木和小三...類似花流的前身?!
高耶: 我還在想說怎麼有兩個季
白狐: 沒關係...反正沒有人知道烏龜打字的速度如何...^^
雨: 小白 管他的 反正就當不同的故事嘛 不然仙流和花流還不是一樣
鳳梨: 多聊天~多留言速度就會加快了~
白狐: 湘北的傳統,又相愛又喜歡爭鬥的主將們
Mizuki: 那麼..花暮如何?
雨: 鳳 為啥猩猩跟小三像花流 是因為以前好像也不和嗎?^^
白狐: 我只是覺得木暮會寂寞...^^
Mizuki: 仙暮大家都認為會很好...
高耶: 請問mfyu是哪位?
鳳梨: 這也是傳統啊?^^
Belial: 不要緊,小季是龜可是b姐是蝸牛:p
雨: 花道跟小暮?嗯∼好像誰有寫過的樣子
小季: 謝 謝 ^^
白狐: 非常像啊!猩猩剛入學時,也不太會打球
Mizuki: MFYU是小羽
季子: 是小羽吧!
鳳梨: 雨~妳不覺得兩對之間的氣氛很像嗎?
白狐: 然後小三跟流川都已成名
Mizuki: 雨:有嗎?我沒看過
雨:ㄟ 這麼一說 真的耶 難怪我會覺得猩猩跟小三有一腿 原來是因為花流意識作怪
Mizuki: 喂...赤三..不太好吧^^
Alexiel: 不會啦!仙道是不會讓小暮寂寞的
鳳梨: 兩人打打鬧鬧又互相支持~
高耶: 小羽你好^_^
季子: 小三高一時很開朗清純啊!
Mizuki: 花暮啦~~^^
白狐: 女王...不可以以貌取人...^^
Mizuki: 對了!雨!是小魚的至少還有你!那篇是花暮
白狐: 是說互動,個性倒不像
臣: 小三高一時很像越野宏明!!!
小羽: 高耶你好^^
Mizuki: 可是我比較重視外表
鳳梨: 對~一開始是熱血籃球少年~跟流川一樣!
季子: 木暮得一直替花道到處道歉吧!
小羽: 國三的小三超帥的...那時牧藤在哪啊??
雨: 哦 真的啊 M 我還想不起來咧
Mizuki: 臣:這麼說來對耶!越野跟小三很像
高耶: 髮型
雨: 是一開始的髮型像吧 三越
Mizuki: 雨...就是那篇木暮殺了花道的那篇
白狐: 那時牧藤還很嫩.....吧?
Belial: 越野比較愛說教吧!
臣: 對哦!!!(感動)終於有人認同了
臣: 髮型最像
白狐: 看吧!木暮犯罪很恐怖的...^^
鳳梨: 牧藤都是從高中開始出名的吧?
雨: 啊 M 想起來了 那篇就真的是反派的小暮了啊
高耶: ﹝惡搞﹞花形暮
Mizuki: 狐...我覺得妳對木暮有偏見^^|||
小羽: 總覺得沒在籃壇或在縣外....
Belial: 牧可以用嫩來形容嗎?:p
臣: 兩個眼鏡
白狐: 我沒有...^^
Mizuki: 花形暮?不太對吧?
小季: 髮 型 簡 直 一 樣 
雨: 這樣說的話小白對戴眼鏡的有偏見 ^^b
Belial: 兩個眼鏡,接吻時會很麻煩....
季子: 那接吻前兩個人要互相拔眼鏡........
白狐: 牧也只是少年啊!
高耶: 所以是惡搞呀
Mizuki: 季...妳想得真是實際呀~
鳳梨: 牧...總也是年輕過嘛!
白狐: 胡說!在場必定有很多眼鏡兄吧?
雨: 天哪 季 互拔眼鏡……
Mizuki: 對了!狐呀~~~
白狐: 戴著眼鏡可以的吧?
白狐: 女王有何吩咐?
鳳梨: 互拔眼鏡的畫面好像很美耶~
臣: SD唯二的眼鏡兄唷
Mizuki: 今年生日...可不可以要求妳寫一篇東紫呀^^
高耶: 眼鏡會相撞
雨: 鳳 很美?為啥咧 ^^
鳳梨: 東紫~~寫吧!寫吧!
Mizuki: 眼鏡相撞看起來很甜蜜耶
季子: 花藤裡拔眼鏡的感覺很好啊!所以.............
白狐: 我是說座談會現場有很多眼鏡兄,所以我不可能對眼鏡有偏見...^^
Mizuki: 然後兩人握著彼此的手...
Belial: 告訴大家一個秘密,alexiel看到花形會起雞皮...:p
鳳梨: 兩人深情的互相凝視著拿下眼鏡...很美吧?
雨: 我也戴了很久的眼鏡了 我想眼鏡應該是會相撞的
白狐: 你自己的東紫不寫...要我寫?免談!
Mizuki: 好浪漫呀~
高耶: M寫吧寫吧
Mizuki: 好啦~~~狐~~~~不要這樣嘛^^
白狐: 我以為應該不會撞到
白狐: 拿下眼鏡互相看不見,果然很美!^^
雨: 說起來彷彿真的很浪漫
Alexiel:  不是啦!
Mizuki: 我正在趕稿呀~~~沒法寫嘛
鳳梨: M和狐~趕快決定要誰寫吧~東紫啊~~
白狐: 我也是啊!免談!不寫!^^+
雨: 小白∼∼∼什麼看不見就很美!?^^+
Belial: 誰覺得浪漫就誰來寫吧!
Mizuki: 狐:那是自然霧燈囉^^
高耶: 花形看得到吧?
Mizuki: 那一篇換一篇嘛^^
白狐: 是前面說拿下眼鏡,很美啊!^^
Mizuki: 好啦~~~好啦~~~~
高耶: 他度數好像不是很深
雨: 怎麼忽然催起稿來?^^b
白狐: 不換...再也不幹如此蠢事...^^+
鳳梨: 總覺得花形的近視是很淺的~
季子: 就這樣吧!M寫東紫,小白寫星條!^O^
Mizuki: 不要這樣嘛~~~~
雨: 要我的話 就真的完全看不到啦
白狐: 木暮的度數呢?應該不淺吧?
小季: 拿下眼鏡就像瞎子 至少不會笑場 ^^ 
鳳梨: 換啦~換啦~
Belial: 就像oz媕Y奈特對1024說的,接吻時不要看見對方...
Mizuki: 季~~~~^^+
高耶: 拿掉眼鏡可以比賽
白狐: 季你不要扯我的尾巴!^^+
Suzan: hihi~ 大家好! ^^;
Suzan: sorry~~ 我忘了時間了, 現在才想起來~~~
Mizuki: 不應該是星東嗎?
鳳梨: 季!真是一個好主意!!
白狐: 喔喔~~~我好喜歡1024和耐特~~~~
Mizuki: KEI_J妳好~~~~
雨: 我覺得小暮的比較淺 花形的比較深
Suzan: 雖然應該是結束了, 不過還是來打個招呼!
Belial: 嗨!suzan姐早安!
Alexial: 好哦!我也要星條!
白狐: 哈囉~~~~SUZAN姐晚安!我是白狐
雨: Suzan姊來了!^^
小羽: Suzan!!^^
鳳梨:  SUZEN姐好~
Mizuki: 啊!是SUZEN姊?
Suzan: Belial~ 抱歉了, 忘了時間!! ^^;;;
白狐: 現在不要催我稿!^^+講木暮!!!!
Mizuki: SUZEN姐妳好~~~初次見面^^
Alexiel: Suzan 好!
季子: SUZAN晚安~~~
雨: Suzan……並不是結束了 而是離題了 ^^+
高耶: Suzan姐妳好!
鳳梨: 突然有一種大姐頭到總會的感覺^^
Mizuki: 那...那..季妳寫嘛~~~~
Suzan: 白狐, mizuki! 雨! 你們好
臣: Suzan姐好
白狐: 大姊快來阻止他們離題!
Mizuki: 離題的非常嚴重
高耶: 小暮的度數•••
鳳梨: 從頭到尾都一直在離題中...
Suzan: 呀~ 鳳梨別這麼說呀~~ ^^;;
Mizuki: 大姊好~~~(突然變好孩子)
Belial: 對!suzan姐應該拿著大紙扇一拍說:回到主題!
白狐: 主席快乖乖來談木暮!
Suzan: sorry, 有些代號不太清楚~~ :pp
Mizuki: 但是我的禮物...^^||\
Suzan: 耶~ 我個性和彩子差很多的~ :pp
白狐: (想到以後公佈的記錄就冷汗直下)
白狐: 你會有禮物啦!^^+
季子: 對!主席!談木暮吧!^^
高耶: 我是高耶∼
小羽: Suzan好久不見(小羽^^)
Mizuki: 嗚..T_T
Mizuki: 剛剛在談花形暮對吧^^
鳳梨: 公怖的記錄啊...(離題記錄?!)
Suzan: 喔~ 貓的意思呀~ 高耶你好!! 小羽好久不見!!
季子: 我是季子~~
白狐: 對!看不見的美感
Mizuki: 那現在說藤暮吧^^
高耶: M在哭?^^;;
小季: Hi Susan 我是小季 ^^
Mizuki: 我的東紫...
白狐: 我自己不太習慣藤暮.....
Mizuki: 我是Mizuki^^
Suzan: 是季子嗎! 你好
白狐:(是在裝可憐...)
Belial: b不見了當機前一大堆離題記錄啦!嗚T_T
臣: 我是臣(好像潛太久)
高耶: 那暮藤?
Alexiel: 我是 Alexiel , Belial 的無責任老姐
Mizuki: 幸~~~~SUZEN大姐駕臨囉~~~
小羽: 藤暮...順序是對了...但配不起來^^;
雨: 天!暮攻更怪!
鳳梨: 暮藤好像更不可能吧?
Mizuki: 暮攻得了藤嗎?
Suzan: sorry!! 遲來了!! ^^;;
白狐: 所以我認為這兩個還是不容易湊在一對
Mizuki: 藤暮身高差不多呀^^
Alexiel: 小暮攻不了藤真吧!
Belial: 藤暮的話就會變成小魚的waiting for you 那樣, 一個在趕, 一個在逃吧!
雨: 藤比較像攻(跟小暮比) 可是真的配不起來
白狐: 女王...這就不是身高的問題啦!
Mizuki: 那...宮暮?
小季: 藤暮 ?? 兩人 個性好像很難配在一起耶
鳳梨: 換一對吧?
Suzan: 小聲地問.... 有討論過赤暮了嗎?
小羽: 藤真好像比木暮重...以前還分析過原因^^;;;
高耶: 有道理,小暮好像沒攻過
Mizuki: 這就是個性的問題啦^O^
臣: 暮攻???應該可以的吧!但會像仙道的
Miyuki: 是嗎~~~~請問哪位才是suzan﹖﹖
Mizuki: 是的大姊!赤暮已經討論過了^^
雨: Suzan∼有討論過喲
鳳梨: 宮城真的要配的話~也是跟三井吧?
Belial: suzan姐,有啊!連魚暮也有....
Mizuki: SUZAN是KEI_J
白狐: 抱歉!離開一下...
Suzan: sorry, 我是suzan, 來不及換代號.... ^^;
Mizuki: 為什麼會是三井?宮三?
雨: ㄟ 良田跟小三其實不錯配 只是很像在耍爆笑
Belial: 宮三?打架也打不停囉!
Miyuki: suzen姐好^^(好像從沒打過招呼:P))
鳳梨: 三宮...吧?
Mizuki: 那....越暮?
Mizuki: 宮三有點等於是在說相聲
臣: 越暮好啊
高耶: 啊!!我好像看過非常詭異的暮三,小暮變得好怪
鳳梨: 打得更兇的花流型態^^
Belial: 好像不錯,兩人可以一起做家務:p
白狐: 三宮一起進軍演藝圈
Suzan: 好像很久以前有! 只是我用過暱名! to幸 :pp
雨: 好像變稀有配對座談會了(笑) 不過這裡本來就是稀有配對的站說
Suzan: 暮三! 我也看過
Mizuki: 暮三?^^木暮那種老好人能當攻嗎?
鳳梨: 嗯~真的有像是搞笑異人~
Suzan: 只是實在覺得不像木暮了
Mizuki: 越暮的話其實不錯耶
雨: 小暮是受∼∼∼不是攻啦
白狐: 大概是陰沈些的另一種性格吧?
Miyuki: M﹕我同意﹐好難想像lovelove呢。。。搞不好也是爆笑^^
Belial: 呵呵暮三啊!會是小暮的復仇嗎?
Mizuki: 兩個人都很持家
鳳梨: 木暮變成什麼個性啦?
Miyuki: 雙重性格的木暮可以當攻^^
高耶: 變得不像老好人的色色小暮
白狐: 越野和木暮搶著煮飯的故事.....
Suzan: 我看過本暮三....堶悸漱儤Э亃o很陰柔.... 很危險
Mizuki: 小暮色色的?^^|||
雨: 不知該說啥了…… ^^b
臣: 越暮吧越流吧越神
Miyuki: 咦﹖我沒看過暮三說。。。從哪看到的﹖﹖
Alexiel: 小暮大概是終極受君吧?
高耶: 可是我覺的越野也是受君
Mizuki: 不不!是搶著打掃的恩愛故事^^
臣: 白狐: 越野和木暮搶著煮飯的故事在那兒?我沒看過
Suzan: 印象中 dunk beat 好像有篇
Mizuki: 然後會就這麼甜蜜的吵起來
鳳梨: 搶著打掃~~好可愛喔!^^
白狐: 不不不...我只是說可能是那樣,還沒真正看到過
雨: 宏明非被阿仙攻不可(也是個人偏見 ^^b)
Belial: 這兩人大概不會搶吧!一個做家務,一個去買菜做飯...
Mizuki: 啊~~那找機會我要寫寫看^^
臣:青鳥那句:我們兩個都是男的...在床上...該怎麼...怎麼」太好了
白狐: 木暮吵得起來嗎?
白狐: 雨真是執著啊!
鳳梨: 那~狐寫一篇來看嘛~
高耶: 嗯∼忘記在哪看到的﹝嚇到了﹞
白狐: 寫你的大頭!先把別的寫完!^^+
Mizuki: 可能就生悶氣吧^^
雨: 是的臣 太可愛的宏了
Alexiel: 但是越野可以攻小暮,暮大概攻不了越野
Mizuki: 討厭~~~
白狐: 我是說女王
雨: 小白你對我有何意見?^^+
Miyuki: 平時平靜的人發起怒來蠻可怕的說。。。
Belial: 雨是阿仙只要不攻阿楓就好:p
鳳梨: 以沉默抗議嗎?
臣: 笑翻了地,SD只有他能這樣說吧
Mizuki: 反正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Miyuki: 哎呀。我要出門了~~下次再談~~bye bye
高耶: 既然雨這麼說∼喵呵呵
白狐: 我說你執著,執著是讚美啊!流川也是執著啊!高興吧?^^
雨: 啊啊 B了解我 ^^ 但我真的喜歡仙越的 ^^
雨: 幸還真忙
高耶: 小美再見∼!
臣: 我也非常喜歡仙越啊
Mizuki: 季呀~~~~
Mizuki: 我待會也要去畢業典禮...
鳳梨: 幸~拜拜~
白狐: 越野辛苦啊!好像只能配仙道.....小美再見囉!
Alexiel: bye bye !
Belial: miyuki bye bye
Mizuki: 長暮呢?
Mizuki: 幸881~~~
季子: 突然斷線........
Mizuki: 不會呀~~~我覺得流越跟越暮也會不錯啊
臣: 88 ^^
Mizuki: 季~
雨: 哇咧 長暮?好像沒有任何關聯 倒是長三……
鳳梨: 越野~還有長谷川啊!(高耶~~~)
Belial: 長暮...怎樣扯上關係呢?
白狐: 長喜歡三井,所以和木暮是情敵!^O^
季子: 啊~~~錯過了仙越啊?
白狐: 對對對!!高耶快寫出來!
臣: 流越吧流越吧,向城門催稿吧
雨: 小白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哪!
高耶: 啊∼被想起來了
鳳梨: 要變成長暮三嗎?^^
Mizuki: 路上隨便遇到就行啦^^
Mizuki: 鳳梨是長三暮吧^
白狐: 雨你才是吧!
鳳梨: 什麼叫路上隨便遇到啊?^^+
雨: 啊啊 長三暮不錯 應該說是長三+三暮(小攻受兩用 ^^bbb)
白狐: 路上隨便遇到也不會留意對方吧?
Mizuki: 就隨便遇到呀^^
白狐: 高耶...一直都記得的!
Mizuki: 隨便撞一撞就認識啦^^
Belial: 長谷川對小三又愛又恨的,長三暮會變得很複雜吧!
雨: 啊 我是說小三攻受兩用
Mizuki: 不打不相室嘛^^
白狐: 你真是不負責任的女王耶!^^+
高耶: 比如說搭訕啦∼鳳梨
Mizuki: 搞不好又可以來一場車禍^O^
白狐: 三井受?長谷川攻?^^
Mizuki: 我是不負責任的女王妳就是不負責任的太上皇啦^O^
白狐: 等一下...談木暮吧!
雨: 來段槍殺吧 我已經計畫了很久說
Belial: 又車禍呀...不如來個空難吧:p
鳳梨: 貓兒妳~~妳別挾怨報復啊!
Mizuki: 是在談木暮呀^^
雨: 長三的話 長自然是攻的
白狐: 槍殺...死人了還談戀愛...^^+
Mizuki: 談怎麼讓長暮出車禍相識^^
白狐: 三長比較好
雨: 並不是∼當然沒死囉 ^^
Mizuki: 誰說人死不能談戀愛來著?
Belial: 好像很刺激呢!
Mizuki: 靈魂是不滅的呀^O^
白狐: 槍殺,殺者,死人也!
季子: 長暮?好悶的一對~~~
臣: 我覺得三越也不錯
鳳梨: 就因車禍而在醫院照顧時產生感情吧!
高耶: 車禍中小三掛了,一志就安慰小暮
雨: 長暮出車禍相識嗎……?
Mizuki: 來個長暮版的人魚公主吧~!哇哈哈~
白狐: 拖稿女王居然還有種自己提用靈魂談戀愛...^^+
Mizuki: 高耶的主意不錯呀^O^
Belial: 三越?日本百貨公司?
鳳梨: 小暮要當人魚啊?
雨: 好好好 小白 是「槍擊」^^+++
白狐: 小三是拋棄式隱形眼鏡
Alexiel: 突然想到:仙流暮如何?
高耶: 然後小三變成幽靈回來•••
白狐: 長谷川王子?
Mizuki: 什麼嘛~^^|||難道說人死就不能上天堂重尋愛情嗎?
鳳梨: M~妳還提幽靈的事~
白狐: 誰演鄰國的公主?^^
雨: 貓你的主意 小三太可憐
臣: 所以三越是歷史悠久的
Alexiel: 小暮像人魚哦!
白狐: 女王你知不知道你的靈魂拖了多久?^^+
Mizuki: 三井演鄰國公主呀^^
Belial: 姐的仙流暮寫了多少行?
白狐: 居然還有膽提!
季子: 那鄰國的三井公主愛上人魚?^^+
Mizuki: 靈魂?靈魂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高耶: 那重傷?
白狐:(鄰國公主三井.....噴飯...^^)
鳳梨: 季~對!就是這樣!
白狐: 接續靈魂的幽魂紫苑啦!
Alexiel: I am not talking to you !! Belial !
高耶: 三井王子?
Mizuki: 不不,長谷川王子要取三井公主呀
Mizuki: 狐...把它遺忘吧^^||就當東紫死
白狐: 然後人魚跟公主過著幸福的日子
鳳梨: M~妳別想混~怎麼可能結束!妳不是說靈魂是不滅的嗎?
白狐: (女王...你給偶記字)
Mizuki: 傷心的木暮人魚為了成全兩人就化為泡沫
鳳梨: 公主就和人魚私奔了~
白狐: 長谷川王子變成拋棄式隱形眼鏡
Belial: 三井公主?想起就噴飯....有那麼粗魯的公主嗎?
Mizuki: 我是說那個靈魂非靈魂呀
Alexiel: Belial: How are your Tender ???
白狐: M,這是要寫喜劇的啦!
鳳梨: 得到三井公主真愛的小暮是不會變成泡沫的啦!
Mizuki: 哼哼...狐,妳這句台詞說很多遍了
Belial: 呵呵!姐,就當它死了吧...:p
Mizuki: 啊?喜劇呀??(喪氣)
白狐: 好用的台詞可以不斷使用!
Mizuki: 什麼嘛^^||
鳳梨: 喪什麼氣啊?^^+
高耶: 可憐的一志,果然是眼睛太細的錯嗎?
雨: 嗯 誰打算把這個故事寫下來咧?
Mizuki: 反正狐猴再兩集就結束了無所謂啦
白狐: 放暑假的人寫
Mizuki: 不是悲劇當然要喪氣
鳳梨: 當然是一開始提的人要負責寫啊!
Belial: 長谷川:眼睛大細不是我的錯啊!
季子: 考完試的人寫!
Mizuki: ^^|||我...我沒有放暑假喔!我有暑期學校要上
白狐: 你這個殺人如麻的魔頭!老想搞悲劇!^^+
Mizuki: 是誰提的?!^^+有膽就站出來!
高耶: 是井上的錯
雨: 那就不關我的事囉 因為不是我提的
鳳梨: 我也沒放暑假~我也要上課啊~~
Belial: 還好b是雜工不用寫小說^o^
Mizuki: 那妳呢!妳這拖稿無數的傢伙!老想寫喜劇!^^+
白狐: 也不是我提的
鳳梨: 喜劇有什麼不好~人生就是要充滿歡樂!
高耶: 也不是我
Mizuki: 那當然也就不是我提的了
白狐: 我拖的稿比你少太多了!
季子: 我是半路才來的~~~
白狐: 鳳梨~~~~說的太好了!!!
Mizuki: 鳳梨呀!(搖頭嘆氣)
Belial: 待記錄公報了之後就知道誰要寫什麼囉!
Mizuki: 人生就像月亮的圓缺一般
Mizuki: 妳覺得月圓的時候多還是月缺的時候多?
雨: 大家推卸責任中
Alexiel: 就寫兩個板本吧,一個小暮公主得到小三,一個長谷川公主得到小三吧
鳳梨: 月圓!月亮永遠都是圓的!!
白狐: 月亮始終是圓的啊
Mizuki: 嘖!但是妳拖得都比我久!
白狐: 月亮始終是圓的啊!不然你問阿姆斯壯!
高耶: 喔喔∼M陛下的悲劇講座
Mizuki: 胡說八道^^+月亮哪是什麼時候都是圓的呀!
Belial: 呵呵,姐你要寫嗎?
Mizuki: 不要跟我狡辯^^+
鳳梨: 這已經不是版本問題~而是根本沒人要寫嘛!^^+
白狐: 月球哪時候變過形狀啊?^^+
Belial: 從科學角度看月亮的碓任何時候也是圓的!
鳳梨: 這不是狡辯~這是事實啊!
白狐: 而且,如此遙遠的外太空天體,跟人生有啥關係啊?^^+
雨: 為啥討論起月球!?
鳳梨: 啊~~~我們又離題了~~~
白狐: 是因為有人毫無根據的說人生像月亮...諸如此類的鬼扯...^^+
Mizuki: 我哪知道,妳去問瓊瑤呀!是她說的!
季子: M,雖然我是悲劇派的,但........這篇寫成悲劇真的會很好笑......
高耶: 小暮•••
Belial: 瓊瑤說的話不都是鬼扯嗎?
雨: B,你還真敢啊!
Belial: 剛看剛才的討論實在不止一篇小說
白狐: 對!主講人執筆!
白狐: 讓主講人自己挑
Mizuki: 贊成^O^
季子: 主席~~~加油啊~~~
Belial: 雨:呵呵!b一向不喜歡她
鳳梨: 咦?不只一篇嗎?
Mizuki: 什麼?我?!不是主辦人嗎!!!
Belial: 什麼.....^^b
白狐: 瓊瑤那句月亮話乃是鬼扯之最!^^+
小羽: 那誰敢受邀當主講人啊^^;
臣: 主講人加油
白狐: 主講人從會談記錄中節選點子寫成紀念小說!
鳳梨: M~妳剛剛已經說贊成了吧?^^
Mizuki: 但是引用的很好呀!人生的確如此嘛
白狐: ...羽說的不錯...^^
Mizuki: 那是說別的!才不是說贊成讓我自己找自己麻煩呢!
季子: 找現在不在的人當主講人吧!
白狐: 這樣可能會害座談會辦不成.....^^
白狐: 才不!人生以幸福時居多!
Belial: 天啊!請大家不要扯我後腳,b以後還要辨座談會啊....
雨: 這次的座談會……
Mizuki: 我自己的人魚公主都寫不完了,哪有時間再去寫另一個人魚公主
鳳梨: 我們來找下一次可陷害的主講人吧~
白狐: 是...是...我失言...茲在此收回!^^
雨: 果然小白等人來了就會變成爆笑離題的座談會
Mizuki: 不!有喜就有悲!這是我的關念!
鳳梨: 人生是充滿光明的~
高耶: 咦?我的畫面T-T
白狐:是有喜有悲沒錯,但喜時居多!
季子: 啊~~~
鳳梨: 上次的座談會沒離題成這樣吧?
Mizuki: 總覺得有點回到不負責任聯盟時期^^|||\就只差夢跟野沒到了
臣: 人生...還是謹慎點的好 by小由
白狐: 不...不是我的錯...^^
雨: 上次的因為有桃子在 非常不離題
Belial: 那小暮座談會今天就此結束囉!大家歡迎繼續聊天
季子: 畫面好怪!一直跳回去
Mizuki: 就因為人生是光明的才要製造悲劇呀
高耶: 對了聯盟到底怎樣了?
季子: 打球分隊啊?^^
白狐: 季你敢!
Mizuki: 不管!我要東紫當禮物!
Mizuki: 對不起呀B..^^
鳳梨: 所以~~離題的事...絕對不負責~
雨: 真、真的結束!?好像完全離題∼
白狐: 結束了?要轉成鬥嘴大會了嗎?^^
Mizuki: 聯盟因為某野的消失現處停擺狀態~
鳳梨: 啊?就在離題之中結束啦?
白狐: 小說是反映人生的,所以要光明
Mizuki: 好!~狐!來吵未完的架吧
季子: 好混亂的結束.........
白狐: 來吵啊!鳳梨你站過來!^^+
Mizuki: 不管!我要東紫啦!
雨: 來吧 來鬥嘴
鳳梨: 好~~~我站過去!
Mizuki: 好呀!那季妳站過來!
白狐: 等等...關東紫啥事?不要提這個
Mizuki: 雨也站過來!我們都是花流派的!
Belial: 來個下回預告,七月會有Julian談花形,八月會有Edith談流總受
鳳梨: 別用花流拉雨過去啊~~
雨: 嗯嗯 我站到M那邊去吧
Mizuki: 季妳不要怕!M給妳靠! 
白狐: 期待中~~~~然後B快選邊站!
白狐: 羽和雨都是幸福派吧?
鳳梨: B~~對不起~~這次來了一堆搞笑的人...
Belial: b很高興的在看吵架
Mizuki: 謝謝的邀請~~~~
高耶: 嗚∼內部伺服器錯誤是啥?
雨: (果然用花流就騙過去了)
季子: 花形~~~好期待~~~
Mizuki: 結果把座談會弄得十分搞笑
白狐: 雨你過來我就讓季子寫花流!
白狐: 我也有很大的責任...抱歉啊!^^
小羽: 沒考慮過^^;
雨: 沒錯∼我不知寫悲的會變成啥樣
Belial: 沒關係啊!高耶!b早知道會這樣子的啦!
Mizuki: 啊!結束了...

就是這樣,座談會在一片熱鬧中在當天的淩晨二時左右結束了,留下來的人
大概聊到三點半才散.
想看看之後聊了些什麼?請看「附錄:鐵三小型討論」和「同場加映:催稿
大會」吧!


回會議記錄目錄
附錄:鐵三小型討論
同場加映:催稿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