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座談會會議記錄:

時間:2000年7月8日香港和台灣時間晚上十時

講題:花形座談會

講者:Julian

記錄者:Belial

出席者:Julian(代號:Juliannos)

        桃子(代號:momoko004)

    海風(代號:wind789)

    鳳梨(代號:pineapple7)

    季子(代號:Isuki)

    高耶(代號:MirageCat)

        雨 (代號:hrrh)

    AS(代號:AS324)

    雪莉羊(代號:S.Yang)

    潛水夫(代號:hildakao)

    雪莓(代號:toscana)

    Alexiel(代號:Syoubu)    

        Icy (代號:icy54)(Icy san雖然沒到,但算是精神上出席!^o^)

        Belial(代號:BelialQ)

    



Icy: Icy要出發了,不能參加座談會了,嗚嗚嗚~~~T_T

Icy: 看得到這兩行字的各位,我好羡慕你們哪!

Icy: 預祝座談會圓滿成功^o^

Icy: PS:請從下往上念。 --By Icy 于7:00pm (經B整理後變成由上往下念了)

Belial: 噢!Icy, B會掛念你的

桃子: 桃子來了!

雪莉羊: 好可惜呀~ -_- 祝Icy一路順風

雪莉羊: 啊! 忘了說^^; 我是雪莉羊

Belial: 各位晚安啊!

潛水夫: 安安喲~~^^~~~

潛水夫: 桃子大大安安~~^^~~

潛水夫: 各位安安呀!~~^^~~

桃子: 晚安^^

雪莉羊: 大家晚安^^

潛水夫: 請問字體要怎麼換顏色呢?!~^^

海風: 大家好,羊好,我是海風

桃子: 請問hildakao是哪位呢?

Belial: 大家可以在change setting那兒轉顏色

海風: 桃子今晚不是不能上來嗎

桃子: 啊哈!海風一定是忘了註冊名稱了,重新註冊對不對?

AS: 嗨嗨~~我是AS

桃子: 拜颱風之賜,花蓮泛舟報銷了。

潛水夫: 喔~~^^~~偶速那花藤萬歲的潛水夫!!~~~偶速花藤命!!!~~~^^~^O^~~~~~

    花藤萬歲!!!!!~~~~~~YA!!!~~~~^^~^O^~~~~(^^::偶快轟了~^^;;)

潛水夫: 但速桃大,偶粉高興大大能來參加喲~~^^~^O^~~太好了!!~^^~

Alexiel: Hello !!! Anybody here ?

海風: 忘了密碼了解到^^;;;;;

Belial: 桃子san能來,B很高興呢

海風: 是不是老天的刻意安排呢

潛水夫: 但速!!沒關西!!~~偶把那會議記錄都用印表機印下來了!!~^^~^O^~~~

    (^^:偶好像太吃狂了~~^^::)

桃子: 難不成?颱風是藤真搞的鬼?太恐怖了~~~~~

Belial: 希望這天的座談會後大家都平安無事,不會中咒.....:P

潛水夫: 嗯嗯嗯!~有可能喔~~桃大,大大要知道,藤真女王速粉利害的!!~^O^~~~

雨: 晚安 我是雨 ^^

雪莓: hi! 大家好,我是新人雪莓

海風: 不會吧!藤真還不至於如此吧,天災耶

桃子: Julian還沒到耶!

海風: 本來以為這個時候應該還沒有什麼人的說

AS: 雨~晚安啊~~^o^

桃子: 雪莓你好!^^

Belial: 雨弄好行李了沒?

潛水夫: 今天的座談會應該不費中咒的~^^~~畢竟速那藤真最愛的花形內!~^^~^O^~~

Alexiel: 大家好,這是 Alexiel ^-^

雨: 呵呵 弄好一些些了

海風: 好可愛的腔調h

潛水夫: 不費啦!~偶早在1星期前就一直提醒自己,千萬別再錯過花形的座談會了~~^^~~

    SO...等一下一定費越來越多人的~~^^~~^O^~~~

Belial: 姐早安,要幫我做備份啊!

海風: 忘了有二個h了說

雪莓: 好多人啊,看來不少人對潛意識對透有興趣...

高耶: 各位晚安∼我是高耶^_^

雪莓: 桃子妳好 ^^

AS: 高耶晚安啊~~^^

潛水夫: 嗯!~就連偶的營目壞掉,也敢緊在前2天買新的了~^^~偶使也不再錯過這次了

    ~~^^~~花藤萬歲!!~~萬萬歲!!~~^O^~

Julian: 大家晚安......斷不起我竟遲到了∼∼∼

高耶: 晚安∼AS?

潛水夫: 哇~JULIANNOS~安安喲~~

桃子: 花形一定很欣慰,這麼多人想要討論他!

Julian: 我是Julian

海風: 想問一下高耶,你的名字是因為炎之蜃氣樓中的高耶的關係嗎?

AS: 嗯嗯~~就是偶~~

高耶: 是的

雪莉羊: Hildakao真是太厲害了!

Belial: Julian晚安,謝謝你抽空主持座談會

AS: Julian好久不見了~~^^

海風: julian出現了

Alexiel: Hello Julian !

潛水夫: S.YANG~蟹蟹泥了~~^^~啊~~此話怎講呀!~^^~^O^~

Julian: 抱歉,我剛才從鄉下外婆家趕回台北,趕得我快瘋了......

高耶: julian~晚安妳好!

海風: 羊,你字的顏色不太好辨識耶!

Julian: 今天似乎有很多人來呀^^先謝謝大家!

高耶: 請問wind789是誰呢?

Julian: 先請大家自我介紹一下好嗎?

雪莉羊: 現在改成別的顏色了^^

潛水夫: 啊同偶一樣了~~^^~^O^~~

AS: 吶~~我是AS~~

Belial: 麻煩了J真是不好意恩

海風: 我是海風

雪莉羊: 大家好! 我是雪莉羊 ^^

桃子: 我是桃子,大家好!拜颱風之賜,泛舟取消所以才能上線

Julian: Belial不客氣,我才要謝謝你呢^^給你帶來很多麻煩...

Julian: 喔,桃子!我以為你不能來呢

高耶: 我是高耶∼由來就是炎之蜃氣樓的高耶^_^

潛水夫: 啊偶速花藤萬歲的潛水夫!~^^~更速花藤本命!!~~偶偷虧花藤的尖情超過

    一年以上了~~^^~^O^~~花藤萬歲!!~^^~

Belial: 我是Belial, 是會議記錄者

Julian: 那麼,今天有......8位?

桃子: 不!有十位

Alexiel: 我是 Alexiel

Julian: hildakao你好^^應該怎麼稱呼你呢?你的id...有點奇怪

潛水夫: 桃大,偶速那花藤萬歲的死忠迷喔~~^^~~大大寫的聽那海潮聲真好看~~^^~~

    尤其速那第7集~~^^:~~(啊偶怎麼收粗來了~~^^:~~^^;;)~~^O^~

雨: 還有我啊

Belial: 我常想給高耶貓草會怎樣....

潛水夫: 其十,大家寫的小收都粉好看喔~~^^~^O^~~花藤萬歲!!~^^~

高耶: 不知道小白和季會不會出現,她們說不定去聽Z的演奏會了?

雪莓: 各位晚安,我是雪莓

桃子: 謝謝hildakao捧場,不過我忘了第七集在幹嗎了

高耶: ?要給偶什麼?

Julian: 喔,人來的真多^^我先代花形謝謝大家!!

Julian: 嗯嗯,進入正題吧。我想先問問大家,花形在你心目中是什麼形象?

潛水夫: 大大泥~~~偶...沒關西,偶來換醒大大的記憶~^^~第7集速慶賀七夕

    SPECIAL了~~^^~~(~~就速花藤在OOXX了~~^^:~~^O^~春光外蟹了~~^^;;)

Julian: 這件事我一直很想知道

潛水夫: 啊!~打錯了~速SERVICE了~~^^:

AS: 某個攻受皆可的傢伙.....^^(會不會被扁?)

雪莉羊: 嗯...是溫柔的好好先生吧! 不過有時候也會很固執 ^^

高耶: 花形的形象∼外表冷靜、內心狂野﹝爆﹞

潛水夫: 就速一直默默支持藤真的吃情南人~~^^~~真是個好南人~~^O^~

海風: 我覺得花形是個精明的人

Belial: 花形呀,正常的時候是好好先生一個

高耶: 表面溫文,其實......

Julian: 精明啊...原作的感覺是這樣沒錯

潛水夫: 那不正常呢?!~^^:~~^O^~

桃子: 戴上眼鏡是好好先生,拿下眼鏡就搖身一變!個性可能是固執加變態!

海風: 覺得在小說中他被美化成了癡情的人了

Julian: 看來大家似乎認為他是個兩面人

Belial: 不正經的時候就不是好人囉!

潛水夫: 速那最雄的猛獸嗎?!~^^:~~^O^~~~(這樣形容費不費太...^^;;)

桃子: 原作裡的花形應該是精明又強悍的人吧?

雪莓: 桃子啊,妳可是認真的? 變態?!

Julian: 外表表現出來的模樣是同人形象,實際上,個性很深沈

Belial: 就像星史郎那樣

潛水夫: 這麼收來~眼鏡就速暫時控制他獸性的最佳武器囉?!~^^:~~^O^~

高耶: 我覺得是因為他戴不戴眼鏡給人的印象差好多

Julian: 哇,星史郎?這個形容太極端了吧?!

桃子: 講變態有點誇大,他可能是有潛質的人。個性不止一面而已。

潛水夫: 嗯!~偶覺得星使朗粉腳滑,昂流好口年了~~^^:~T_T~~

雪莓: 可是我, 我覺得透的眼神很深很遠說,很有挑戰性說

桃子: 事實上,我是覺的他有點像星史郎

AS: 可能是會為了保護重要東西而暴走說...

桃子: 雪莓說的沒錯,我也很同意。

Julian: 對對!我也這麼覺得^^我喜歡他的眼神

潛水夫: 大大收的好!~^^~偶也站成!~~^^~~該收速雙面人8!~^^;(還速多面人?!~^^:)

Julian: 但是星史郎其實抱著的是毀了昴流的念頭呀......

雪莓: 對對,有爆發力,就是這點很性感...

潛水夫: 對呀!~可惡!~可速,偶覺得,其十星使朗的心中應該速粉愛昂流8!

        ~^^:~~T_T~~

Julian: 這種虛偽的傢伙......真的和花形很像?

Belial: 只是說花形的雙面性有點像阿星

潛水夫: 應該...不太像8!~^^:~~至少,想法不太一樣了~~^^;;

桃子: 對!我的意思就是B所說的。

AS: 不能說虛偽吧.....

Julian: 喔喔,我今天對花形有了新的了解

桃子: 他在藤真面前跟在外人面前應該是不一樣的,這是原作的形象吧?

潛水夫: 不然呢?!~奸炸嗎?!~^^:~~-_-

潛水夫: 對!~偶想也是8!~^^~紙對健司特別了~~^^~^O^~

Belial: 我想花形不是虛偽吧!只是他不太懂表達吧!

Julian: 同意。花形在原作中是這樣的人沒錯

桃子: 花形應該是典型的「只對自己人好」的人。

雪莉羊: 是怎麼樣的不一樣呢?

AS: 呃.....算偽裝嗎?^^

雪莓: 總覺得他落寞的令人心疼卻又無從關心起...

Julian: 不過我一直認為他是不善於表達自己的人,倒不是雙面

高耶: 上次忘了是誰說花形是個把外人和自己人分得很清楚的人

Belial: 就像貓那樣只對喜歡的人好

潛水夫: 嗯!~有滿槍的愛意了~~^^~~^O^~~也只對健司吐露了~~^^~~

高耶: 雨,妳記得是誰說的嗎?在上次聚會

Julian: 花形像貓,耶,這麼一說還真有點像...

AS: 高耶(貓類)會這樣嗎?(笑)

Julian: 同人誌裡總是把他比喻成忠狗

Belial: 是小白吧!貓

Julian: 而且是忠心耿耿的大型犬

雨: 啊 對不起 我在講電話 所以都沒在看咧 ^^b

潛水夫: 偶覺得...透有CAT的氣質,也有DOG的特質~~^^~~

AS: 日本秋田不錯吧?

高耶: ㄟ?會特別黏喜歡的人吧?

Belial: 像西伯利亞犬!

桃子: 原作裡,花形的確給人不善表達自己的感覺。

AS: 西伯利亞犬.........長哪樣啊?(瀑布汗)

高耶: B為什麼會突然提到小白?

Julian: 我覺得像Husky。一臉兇相,但是對主人忠心無比

雪莓: 不善表達所以令人更想了解

桃子: 如果是狗的話也很合,狗總是會吠外人,只聽主人的話

Alexiel: Definitly not Golden Retriever...

潛水夫: 而CAT的話,則費刻意同別倫保持距離,除了健司以外~~^^~~

Belial: AS,我覺得很可愛耶!藍眼啊!

AS: 深遂憂慮的眼神是吧?B?

高耶: 所以我覺得花形和炎之蜃氣樓的直江也有相似的地方──狂犬

     ﹝為什麼舉這種沒幾人看過的例子啊﹞

Julian: 原著裡的花形非常沈默寡言

Julian: 狂犬?怎麼說呢?

雪莉羊: 花形是不是把守護藤真當成自己的最終目標呢?

Belial: 對!AS

潛水夫: 對!~而且紙為健司而作,不息費西生自己和一切!!~~^^~~

桃子: 深沈的狂犬吧!好像金田一裡的犯罪者......

高耶: 這、該怎麼說呢﹝混亂﹞

潛水夫: 大大的形容~~^^:.....^^;;

Julian: 啊,真不錯的形容!

高耶: 啊,桃子形容的好!

Belial: 小白說花形像智慧犯

AS: 如果是犯罪者的話.....悲戀湖那個犯人....森什麼的也有點好像

Julian: 滿心都只有一個信念,為了它而不顧一切

潛水夫: 而且速利害的犯罪者,不紙如此,就連外表都看不粗,是犯罪者,正要犯罪了

        ~~^^:~~^O^~~~~

Belial: 看來花形就像天生的悲劇男主角呢!

AS: 講到悲劇真的第一個想到他說....

高耶: 說到守護藤真,花形到底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守護藤真呢?

Julian: 是啊,這麼看來,花形的人生豈不註定要過得很痛苦嗎?

潛水夫: 不費囉!~各位在同人志中,要讓透祝福了~~^^~~讓健司對透好一點了

        ~~^^~~^O^~~~

桃子: 悲戀湖嗎?那異人館村的那個復仇者也很深沈唷

AS: 或者....像天禁中的肯達....(大概沒幾個人知道吧?)

高耶: 知道知道

潛水夫: 即使痛苦、即使難過...為了健司,不畏艱苦,誓死完成!!~

Belial: 只要藤真有一點點愛他的話他就會裊幸福了吧

Julian: 我有點混亂了...最近正在考慮小說裡的花形性格

Belial: 肯達!像啊!

高耶: 不過拿藤真比羅潔愛兒^^bb會被......

AS: 異人館.....我忘了.....^^|||

潛水夫: B~~收的好!~就速那樣了~~^^~^O^~~

桃子: 總之,花形就像是藤真的影子。

AS: 不要啦!!藤真跟羅潔......................(瀑布汗直落)

雪莉羊: 是屬於那種默默的守護者嗎? 這樣會不會很難讓自己幸福呢..

Julian: 沒有自己的目標?這樣太可憐了吧...

AS: 至少拿該隱和利夫嘛~~~

潛水夫: 是的!~而健司是影子的主人!~倆人相影不離了!~^^~^O^~~

桃子: Julian不要混亂!這只是原作花形給人的印象而已。

Belial: 大家小心詛咒啊....

海風: 花形會是一個沈默者嗎?

Alexiel: 我最喜歡肯達的了!

AS: 花形的詛咒?

Julian: 沈默,嗯,我覺得他是一個很沈默的人。

潛水夫: TEST~

Belial: 沉默嗎?想起沉默的羔羊。。。。

潛水夫: 又TEST了!~-_-|||

AS: 沉默可是骨子裡有很多................詭計?

Julian: 對,謝謝桃子。小說還是要自己拿捏比較好

潛水夫: 成為鬼畜~~^^:~~但可能真的費欲樣了~~^^;;~~^O^~~

雪莓: 也許他很會寫...而且,沉默也不代表悲情啊 ^^

海風: 我的意思是花形不是個什麼都不做,只做個影子的人

潛水夫: 偶花現主咒了~~~|||_-

Julian: 看來桃子的鬼畜影響很深哪

Belial: J的小說堛漯嵺恔`是很好很好的

潛水夫: 到底速健司在主咒,還速花形?!~~T_T~~

雪莓: 我覺得花形是那種講出的話都很重要的人...

AS: J的悲劇是會人哭的...........嗚嗚........

桃子: 我很同意海風,花形應該是行動大於言語的人

高耶: 啊,不好意思,我好像看錯海風的話了

潛水夫: 花藤~~~也來抓偶啦!~~~~~T_T~~~~~主咒!~主咒!~~~~~~><

Julian: hildakao怎麼啦?

潛水夫: 偶要重新進來了~T_T~~

潛水夫: 畫面粉奇怪!~T_T~~

高耶: 螢幕......怪怪的?好像有字被吃了?

Belial: J那篇悲劇我看了一次就不敢再看了,怕心靈重創。。。

潛水夫: 嗯...不速被吃速畫面費......又來了~T_T~~~

桃子: 排版的我可是得看好幾次@_@

AS: 再看一次就好很多了....AS的免疫力似乎不錯...

Julian: 所以,換個形容詞來說,花形是個堅定的人

潛水夫: 沒錯!偶站成!~^^~

AS: 桃子會不會看到痲痺?^^:

海風: 同意j的說法

Belial: 桃子大人,B最近學會了閉著眼排版。。。

Julian: 哈哈,謝謝大家。每次看到有人說那篇東西時我都很樂

桃子: 不止堅定,對感情異常執著呢!

海風: 畫面我覺得還好,蠻正常的

AS: 不容易變心的傢伙~~

Julian: 因為大家的反應都好好玩

潛水夫: 偶重新進來了~~^^:~~希望花藤主咒別再抓偶了~~^^:~~T_T~~

AS: J你拿我們的反應尋開心啊?^^;

Belial: 原來J在耍我們!

雪莓: 海風的花形話也不少啊,而且在沉重的背景下,仍然帶給藤真心安及溫暖. 

      讓藤真幸福,應是他的目標吧!

海風: 要說到執的話,高耶心中有沒有狂犬二字出現呢?

桃子: 閉著眼睛排版?我可沒辦法,我還要調字數成三十五字

Julian: 沒有沒有∼我寫那一篇時可是異常認真的。

潛水夫: ^^;~~大大粉辛苦了~~^^;;...大大您辛苦了~~

海風: 其實覺得我寫的花形跟我認知中的花形差距頗大^^;;;;;;;

AS: 自己寫的時候不會覺得心痛嗎?

Belial: 雨你還在嗎?都沒看到你的說

潛水夫: 耶~~那...速啥原因,而無法寫出泥想要的花形呢?!~??~WIND?

Julian: 那不是很難寫嗎?我寫的花形就是我心目中的花形。

雪莓: ?? 海風, 真的嗎? 怎麼說呢?

雨: 啊 正想出來打個招呼 我講完電話了 可以專心了 ^^

桃子: 咦?這到有趣了,海風筆下的花形跟你的認知差距?這是筆下的人格分裂嗎?

Belial: 海風san心中的花形是怎樣的呢?

Julian: 心痛嗎?人生中會發生很多事...這些心痛是在所難免的。

AS: 我寫的時候好像潛意識中把理想老工形象寫進去了說....

潛水夫: ~~^^:~~人...格...分...裂.....^^;;...好嚴重喔~~

高耶: 我也常常寫著寫著就覺得:ㄟ?你是誰呀?﹝這個嚴重﹞

潛水夫: TEST~TEST~主咒又來了嗎?!~~T_T~~

Belial: 那就是說淤風心中的花形不是理想老公囉!

AS: 好像很多人會有這種狀況....^^

Julian: 哈哈哈,真的?高耶?寫誰時?

潛水夫: 果真!~~~主咒又肥來了~~T_T~~~奈安咧啊?!~~~T_T~~~~

海風: 心中的花形是偏向原著的而筆下的花形是自己所希望的

AS: B~~淤風是....?

高耶: 嗯∼那篇拖稿多時的......

AS: 長越嗎?高耶....

潛水夫: WIND所說的,偶飛常了解喔~~^^

Julian: 那...海風會有這個花形其實不是花形的念頭嗎?

桃子: 嗯......在我心裡花形也是有兩種呢。

Belial: 啊!打錯字了。。。因為我在用新的輸入系統,不太習慣

海風: 有在想要寫個接近心中原著的花形但是...寫了又不知不覺把他導向希望中

      的花形了

雪莉羊: 是哪兩種呢? ^^

鳳梨: 大家...對不起~我遲到了~~我是鳳梨~^^

海風: 會啊!有時寫著寫著就會想這是真的花形嗎?j

潛水夫: 那就忠於自己8!~~^^~~也許那就是泥心目中想要的花形了~~^^~

Julian: 鳳梨晚安^^

雪莓: 是啊,海風筆下的花形非常特別,剛好是我所認知的花形呢! 

Belial: 鳳梨好

AS: 耶~~~鳳~~

高耶: 對呀∼本來覺得個性很好抓,結果寫出來卻不像原作中的

雨: 鳳也來了 最近非常之偷懶的鳳啊

高耶: 啊∼鳳梨晚安

雪莓: 桃子覺得有哪兩種花形呢?

潛水夫: 鳳梨安喲~^^

鳳梨: 主持人好~各位來賓大家好~^^

AS: 耶~~~鳳~~

高耶: 對呀∼本來覺得個性很好抓,結果寫出來卻不像原作中的

雨: 鳳也來了 最近非常之偷懶的鳳啊

高耶: 啊∼鳳梨晚安

雪莓: 桃子覺得有哪兩種花形呢?

潛水夫: 鳳梨安喲~^^

鳳梨: 主持人好~各位來賓大家好~^^

潛水夫: 海風筆下的花形挺特別的~~^^

Alexiel: 鳳梨好

雪莉羊: 鳳梨妳好

AS: 你好像在致謝辭哦~~鳳....^^

海風: 覺得花形是有點孤傲的人

AS: 用小可的口氣....

Julian: 鳳梨的開場白像是要演講。你今天要講的題目是?

潛水夫: 鳳粉可愛了~~^^~~

Belial: B也覺得海風寫的花形很有點不同的說

海風: 會嗎?怎麼個特別法?很想知道

桃子: 我心中的兩種花形當然就是偏原作的固執深沈和同人誌的溫柔深情

鳳梨: 主持人可不是偶啦~

潛水夫: 兩種花形偶都呷意~~^^~~^O^~~~

Belial: 那鳳梨來做下下回的演講人吧!

海風: 桃子也有這種感覺啊!

AS: 開水果研討會...(啊~~鳳別打我哦~~)

雪莓: 同意海風,孤傲. 但又溫柔的那麼深刻...

潛水夫: 海風~~就速~粉特別了~~~^^~~

桃子: 這裡只有三種水果吧?^^

潛水夫: 嗯....不同於漫漫所知道的花形~~~而且~~~~~...........

Julian: 大概是個性傾向的緣故,我比較不願意去考慮黑暗面的東西^^;;;

潛水夫: 嗯....不同於漫漫所知道的花形~~~而且~~~~~...........

季子: 嗨嗨~~~季來了!真是大遲到......

鳳梨: 除了我和桃子還有什麼水果啊?

Belial: AS,鳳開水果研討會的話你要開怎樣的研討會?

AS: 季~~~~~~~~~~~~~~~~~~

Belial: 季子晚安啊!

鳳梨: 季~~~哇哈哈~終於找到一個比我晚到的!

季子: 大家晚安啊~~~

AS: 這....農藥問題?!(汗)

Julian:季子晚安∼啊,今天常出現的花藤作者幾乎都來了^^

潛水夫: 季~~安安呀!~^^~

雨: 季也來了 我好像都沒講話的樣子 季你多講吧

桃子: 我也是,我還是喜歡溫馨的Love Love

AS: J不喜歡黑暗啊....那灰色呢?

高耶: 晚安!咦?這是季子還是小季?

季子: 鳳梨?你也遲到啊?

鳳梨: 什麼農藥問題^^+這樣沒人會參加的吧?

季子: 鳳梨?你也遲到啊?

Belial: 好高興呢!大家都來了

海風: 看來喜歡悲劇的我是個異數

季子: 為了花形怎麼樣都趕來啊~~

Julian:黑暗的東西世界上已經很多了,還是看看令人快樂一點的東西

雪莓:海風的花形,雖然自己痛苦到極點,和藤真在一起時卻又能拋棄悲

     情的情緒...不會一副苦頭苦臉狀

鳳梨: 季...我只早到了五分鐘而已說...

Julian: 灰色?定義是什麼呢?

潛水夫:海風~~看得粗來內~~~^^:.....泥....呷意...悲劇的了~~~^^;;

AS: 我也喜歡悲劇啊!!M也是.....

季子: 貓貓~~~你認不出偶嗎?好傷心啊~~~^^

桃子: 我對悲劇還是沒有免疫力。

雨:同意Julian 雖然我常覺得花藤有悲劇的感覺 但還是快樂好

潛水夫: 灰色,費有灰澀的感覺~~^^:

Belial: J,說得好!所以你就不要再寫悲劇啦!

AS: 中間地帶吧....(我實在不會解釋耶...)

鳳梨: 喜劇比較好啦~

雪莓: 花時間換眼淚啊!

高耶: 嗚!對不起∼我正在大混亂中^^bb

雪莉羊: 灰色是只有悲有喜嗎?

Julian: 我從到尾也只寫過那麼一篇哪∼∼

AS: 可是J的悲劇很好看說.....

海風: 我看花藤好像怎麼看都合該是甜蜜幸福的

AS: 我記得某季不也要預計寫世紀大悲劇嗎?

Julian: 而且我覺得悲劇並不等於黑暗

Belial: 再來一篇的話我看怕會心碎而死的

鳳梨: AS~~妳停止再推廣悲劇了^^+(不過我也同意J的悲劇很好看)

季子: J的悲劇是很好看,可是我最喜歡的卻是鯛魚燒那篇!

高耶: 季是去聽演奏了嗎?

AS: 悲劇萬歲!!!!(電腦會不會因此當掉?)

季子: 不是,今天社團有聚會,對Z失約了!

Julian: 悲劇的力量在於感動人心,黑暗面的東西可就只會讓人心情惡劣而已了

Belial: Z的演奏我也想聽耶!

高耶: 同意∼鯛魚燒那篇好可愛=^^=

鳳梨: 雕魚燒~~那篇的花藤真是幸福甜蜜啊~

季子: 每次想到,那篇就忍不住偷笑........

鳳梨: 我也想聽Z的演奏~~

AS: 好有學問的一番解釋~~J~~

潛水夫: 而就是因為悲劇...才會讓人來回沈醉於劇情中,久久不能釋懷~~~嗚~~T_T~~~

雨: J說的黑暗面 比如說是什麼呢

Belial: J的那句說話很有哲理耶!

海風: 黑暗面的東西不是不看就不存在啊!

鳳梨: 所以我們要寫充滿光明的悲劇!

高耶: 我、我也沒去﹝家裡有些事要處理﹞

Julian: 謝謝大家......這兩篇我自己也都蠻喜歡的^^

雨: Z∼∼∼我也好想看Z在台上

高耶: 鳳梨,充滿光明的悲劇是?

雪莉羊: 嗯..什麼是光明的悲劇? ^^'

AS: 人性黑暗面吧?.....由貴很多這種作品說....

Julian: 咦?我說的是從前讀文學概論時學到的東西

Belial: 想聽Z彈的Romeo and Juliet

潛水夫: 充滿光明的悲劇?!~^^:~~那桃大就向P要稿8!~^^~^O^~~要有光明面的悲劇喔

        ~^^~^O^~~~

雨: 鳳在發瘋啊 什麼光明的悲劇?^^b

鳳梨: 就是...嗯...有反派可以怪的悲劇...吧?

雨: 悲得有理的嗎 ^^

AS: 那還是悲劇吧?一點都不光明~~^^+

Julian: 比如說...背叛.陰謀.陷害.惡意攻擊.........

潛水夫: J~好棒喔~~還要讀過文學概論~~難道文筆這麼好了~~^^~~偶都沒有讀過了

        ~~T_T~~~偶好迅的!~><

Belial: 由貴的作品令人想起Kafka, 很黑闇但又很吸引人

高耶: 我還以為是兩人攜手共赴黃泉......

潛水夫: 嗯...桃大呢?!~^^:~潛水了嗎?!~^^;;

AS: 變態愛情也算吧?...........我想到的是少年殘像~~

潛水夫: M~~泥....別共赴黃泉啦~~~這樣怎麼費幸福嘛~~不要啦!~~~><

Julian: 這些東西原本就存在沒錯,但就是因為即使不去看,它也存在,所以我就

        不喜歡對它投注注意力了

鳳梨: 總比充滿命運的無奈誰也沒有錯的那種輕鬆吧?^^

桃子: 噁~~~~黑暗的東西我是一點都不想看。

Julian: hildakao請別這麼說,我要學的東西還多的很......^^;;

潛水夫: 大大終於浮上來換氣了~~^^:~~^O^~~~~~^^;;

AS: 共赴黃泉的悲劇......還不錯啦~~

Julian: 對對!鳳梨說的就是我心中最棒的悲劇啦∼∼

雨: 但不可抗拒的命運 這種無奈和無力 才正是悲劇的真髓 鳳

桃子: 這個社會已經充滿了很多不幸,所以我才會喜歡有愛的故事

AS: 不過看一些黑暗的東西才會發現光的美好嘛~~

潛水夫: 但速...那種悲劇粉悲內!~~~~又悲又哀的~~~~偶費連ZZZZZ和洗澎澎都

        費一直想的~~~~T_T~~~~~~~><

AS: 雨你也下海吧!!!

桃子: 但如果是主角兩人共赴黃泉,我就可以接受。因為這樣就不是悲劇了

海風: 算不算是一種逃避呢?桃子

Belial: 我記得J說過不喜歡寫太不現實的題裁,不喜歡黑闇面的東西和這有關嗎?

雪莉羊: 兩人共赴黃泉算是灰色地帶的故事吧!

Julian: 我覺得這是兩回事耶。非現實和黑暗面。黑暗是現實的一部份

雨: 那哪叫悲劇啊 ^^bbb

Belial: 不要迫雨啦!她寫什麼都可以就是寫不出花形

桃子: 沒錯!請大家多多投稿跟藤真有關的愛的故事給桃子吧!^^

海風: 什麼時候可以看到桃子新小說的新篇?

潛水夫: J~嗯!~~而且...黑暗的現實面,尊的粉痛苦內!~~又不得不去面對了

        ~~~哎!~悲了~~T_T~~~

雨: 兩個一起死有某種程度的悲 卻也有某種程度的喜

Julian: 老實說現在已經有點離題了......不過目前的悲劇討論我喜歡^^

AS: 啥?雨寫不出來?騙人騙人騙人~~~~~~~~

潛水夫: 大大,放心8!~~偶最近就想投花藤愛的故事內!~~^^~~^O^~~~

桃子: 耶?好可怕有人在催稿了。我答應續篇在七月更新時會出來。

雨: B是好人 ^^ 但我也不是什麼都可以

鳳梨: 離題...好像我一參加就會離題^^

Julian: 對不起啊,可是我覺得殉情......是一件很傻的事

潛水夫: 但是,祇怕偶的文筆不好了~T_T~~跟本沒有文筆可言了~~~><

桃子: 故事架構早就好了

鳳梨: 桃子的新章...算悲劇嗎?

Belial: 這兒的座談會的傳統就是-離題!

AS: 那因為某原因而一起死呢?戰爭啊什麼的...

海風: 那就早點讓故事現身吧!

雨: 一起死不見得就是殉情啊 J 呵呵

桃子: 我是會寫悲劇的人嗎?當然不是囉!^^

潛水夫: 但是,若被現實逼的沒辦法,最後的結果和選擇就可能真的費...

        一起迅情了~~T_T~~~粉口年的~~~><

Julian: 那和殉情不一樣啊。殉情在我心裡是就自殺

鳳梨: 死了就沒有以後可言了~就算幸福也只有那一瞬間吧?

桃子: 海風你等著,故事很快就會出來了

AS: 其實有點想看桃子的悲劇說(殘念)

Belial: 一起死會比殉情幸福一點吧!

Julian: 啊,桃子,看見你這句話我就安心了!本以為那會是悲劇說

高耶: 也許本來決定一起活下去,但因為某種不可抗拒的外力或意外,最

      後卻一起死去了

雨: 若是M 她就會製造出許多靈魂什麼的 就算死了還是可以延續下去

海風: 桃子寫悲劇?我很想繼續桃子搞笑的凡爾賽玫瑰

AS: M很喜歡玩這招

潛水夫: ^O^~~A的想像力~~~^o^~~~好瘋富喔~~~^^~~

鳳梨: 是啊~靈魂不滅說嘛!

潛水夫: 嗯!~信念不死說了!~^^~~^O^~~~~

Belial: 還好M不在。。。

高耶: 可是靈魂或天堂,就是比較非現實的題材了

Julian: 對對,好久沒看見搞笑小說出現了

桃子: 哎呀!我不應該說的,這下沒驚喜了

潛水夫: 對了~M~怎麼沒來呢?!~^^:

AS: 睡過頭了她~~

鳳梨: 搞笑小說~~好想看喔~~

雨: 桃子的搞笑都很好玩哪

桃子: 搞笑啊?這樣還得重看一遍凡爾賽耶!等有時間吧!^^

潛水夫: ~^O^~好很喔~^^:~~^^;;

Julian: 能寫搞笑真的很了不起耶

海風: 像天堂之類的小說都讓我覺得很不實在

BelialQ: 我第一篇看的同人小說就是桃子大人的凡爾賽

潛水夫: 嗯!~大大搞笑的功力粉強了!!~^O^~~~~利害了~^^~花藤萬歲!

        ~大大萬歲了!!~^^~^O^~~~

Julian: 我是完全寫不出來。缺乏幽默感之故?

鳳梨: 寫搞笑的最重要的是作者有好心情吧?

AS: 我很配服會寫搞笑的人和寫花流的(又離題了...)

桃子: 快十二點了,桃子快變南瓜了,得跟大家說再見囉!

鳳梨: 海風是現實主義者啊?

AS: 要是一點點不高興連寫出來的東西都怪...

雨: 小白超搞笑 也寫過很好笑的花流

Belial: 桃子大人要走了嗎?

潛水夫: J~費很嚴速嗎?!~~^^:...還速...比較呷意寫實的......^^

高耶: 桃子要走了嗎?

鳳梨: 桃子要變回人型啦?

潛水夫: 大大~~~那...恭送大大了~~^^

Julian: 桃子晚安,做個有花藤的好夢喔∼

海風: 沒錯!!鳳

雪莉羊: 桃子再見~ 晚安

海風: 桃子再見

Belial: 祝日本行順利啊!

AS: 說到小白~~她怎麼沒來?

高耶: 桃子晚安∼拜拜

雨: 桃子掰掰

AS: 桃子掰囉~~

Belial: 小白去看Z了吧!

Alexiel: 桃子晚安

桃子: 謝謝大家今晚的相聚!希望能有個花藤的好夢!再見了*^^*

季子: 桃子晚安~~~

潛水夫: 大大漫走喔~~下次再來聊8!~^^

AS: 到現在啊?.....都12點了...

Julian: 我嗎?雖然比較喜歡寫實,但是卻有不喜歡太寫實的東西:pp

高耶: 可是演奏會九點半就結束了吧?

雨: 祝桃子有花藤的好夢唷

桃子: 晚安!大家再見了,有小說在身的也請加油囉!

Belial: 是什麼啊?J

鳳梨: 太寫實的是指什麼咧?

潛水夫: 但速~~有時還速費不小心給它寫粗寫嗎?!~^^:~^^;;

AS: 太刻劃人性嗎?

雨: J 太寫實 就是黑暗面之類的嗎

Belial: Encore到現在。。。(B在發傻。。。)

高耶: 嗯∼太寫實難免就會描述到黑暗面的東東

鳳梨: 季~~妳知道狐的去向嗎?

Julian: 人間失格大家有沒有看過?像那樣的。

季子: J是指那種寫實到太現實的東西嗎?我也不喜歡

季子: 小白?在狐貍窩裡啊!

AS: 嗯嗯~~我知道J的想法~~

鳳梨: 哇啊啊~~人間失格(痛苦)

AS: 睡啦她?

高耶: 了解,真是讓人感到苦悶的東西哪

Belial: 人間失格!!!不要!

Belial: 小白最近工作太忙了吧!

潛水夫: 不要的話,就不要寫囉~^^~~^^;

Julian: 哈哈哈,B的反應可真激烈啊!

AS: 超級黑暗的高中生活~~`

鳳梨: B~現在還有在記錄嗎?

潛水夫: 偶覺的...J...好像...有...花形的個性內!~^^:~~~~速偶的錯覺嗎?!~^^;;

海風: 高耶,好像在炎的聊天室中都沒有看到過你(現在已不談花形了嗎?)

潛水夫: 大家覺得呢?!~^^:~~~還速偶~~~想太多了~~^^;;

Julian: 所以,還是有愛的喜劇和悲劇比較好

Belial: B其實很怕看人間失格那東西,

鳳梨: 對!只要有愛一切都不是問題~

Julian: 我像花形?對我來說真是最高的讚美了

高耶: 海風常去嗎?我每次星期五都忘記

Belial: 有在記錄啊!

雨: J長得就是女性版花形啊

Julian: 花形在我心中可是溫柔又純粹的人喔

潛水夫: ~~^^~~想必J粉呷意花形了~~^^~~SO...筆下的透才費趨近於自己的想法,

        而不同於原作的花形了~~^^~^O^~~~對嗎?!~^^

潛水夫: 速喔~偶都沒看過大家呢!~^^

鳳梨: 喔~~差點忘記J和L的花藤女性版了~

Julian: 等等,我可沒有花形那種身材...這我覺得有點奇怪,為什麼會這樣覺得呢?

潛水夫: 想必J也戴眼鏡囉~~^^

Belial: 在小白的板聚記錄堣]說J像花形

海風: 高耶,我上去過二次,抱歉,現在說些跟花形無關的事,因為等一下我就要下線了.

Julian: 沒有,我戴隱形眼鏡

季子: 那是因為J那天的髮型吧!

AS: 季~你被淹沒了嗎?^^:::

Belial: AS現在在那?

Julian: hildakao,沒錯,我寫的花形就是我心中的花形模樣

鳳梨: 髮型嗎?

海風: 高耶,慢慢來也沒關係啊!

雪莉羊: 是什麼樣的髮型呢?

AS: 我在很南的高雄~~

潛水夫: 啥時還有網聚,偶也要企參加~^^

Belial: J筆下的花形很理想呢!

海風: 我要下線了,大家慢慢聊吧!

潛水夫: 嗯!~J~可想而知~~但速.....-_-|||

AS: 掰掰海風~~

潛水夫: WIND~~~88了~~~祝好夢喔~~^^

高耶: 海風掰掰∼晚安∼!

Belial: B也想來台北啦!

雪莉羊: 海風姐晚安~ ^^

Julian: 海風晚安,先謝謝你今天的參加^^希望你快快推出新作喔

Belial: 海風san再見!

AS: 雨...告訴你說...我又要寫悲劇了(來咬我啊)

Julian: hildakao,但是?

鳳梨: 問一下那個...hildakao是誰的代號啊?

Belial: 雨會咬人嗎?

鳳梨: 海風掰掰~~

Alexiel: 海風晚安

高耶: 是花形的悲劇嗎?AS?

AS: 颱風天的雨應該蠻恐怖的...

鳳梨: 雨~~會帶來颱風吧?^^

潛水夫: 嗯.....都沒給它.......18禁啦!~~~(啊!~偶怎麼講粗來了~^^:)

        ~~壞謝了!~~

Belial: 姐有替我做備份嗎?

雨: 我咬不到AS的 ^^b 你要寫誰的 對了 海風掰囉

潛水夫: 喔~鳳偶速那花藤萬歲偷虧粉很的潛水夫啦~~^^~~~^O^~~~

雨: 什麼颱風!?^^+ 對了 現在有個颱風接近中 AS高雄那邊怎樣

AS: 沒錯!!高耶答對了!M的生日禮物~~

海風: 大家再見!

AS: 颱風直接侵佔南台灣~~不過現在沒下雨

鳳梨: M的生日禮物啊~~是什麼配對的呀?

Julian: 花形悲劇?不要.................

Alexiel: yup!

潛水夫: J~這樣尊的太寫實了~^^:...太接近原作的默默支持藤真...而...不...

        出手了~~^^:~~^O^~~~~^^;;

雨: 雖然這是花形座談會 可是 呵呵 對我來說悲他沒關係 對不起了J

潛水夫: M這個月生日喔?!~~~^^~~何日呀?!~^^

AS: 她說要東紫~~可惜我寫不出來^^;;;;

鳳梨: 雨~~妳犧牲花形的頃向太嚴重囉~~

Belial: 香港今天因為那個颱風下大雨了,請各位小心

AS: 然後討價還價後變成花藤了~~

鳳梨: 東紫?!她跟妳要東紫啊?這女人...

Julian: 不出手?花形有出過手喔^^

高耶: M是八月幾日生日的樣子

Belial: 大家回來談花形吧!

Julian: 對對,請轉回話題吧

鳳梨: 大家已經談過仙花形了嗎?

潛水夫: 嗯....好像....不...夠....給...它....激烈了~^^:~~^^;;

        (偶...偶又失企女人該有金遲了~~^^://////臉紅中~^^:)

雨: 八月一日 我可沒有犧牲他的傾向啦

AS: 鳳~還沒談過~~

鳳梨: 好!那就談仙花形好不好~~?

雨: 既說仙花形 大家認為花形當受怎樣

高耶: AS要高興了∼∼

Julian: 啊......那樣還不夠激烈嗎?我最多也只寫的出來那樣而已了......

潛水夫: 偶不同意!!!!!!!!!!!!

潛水夫: 花形一定要當攻啦!~~~><

Julian: 抱歉,應該先問你有沒有看過十八禁那篇?

鳳梨: 花形當受的話~~目前我還只能接受仙道當攻啦~

Belial: 最初看的時候不太好受的說。。。

雨: 我、我也覺得他是攻啊 但AS的腦袋怪怪的

雪莉羊: 第一次看到受的花形時,羊蠻不習慣的說 ^^

高耶: 我是看得很高興,可是實際上似乎沒辦法想像那個畫面

AS: 雨~~對~~我就是怪~~^^:;;;

潛水夫: 速那brilliant嗎?!~^^

鳳梨: AS~是妳一手把花形推入受君區的喔~^^

雨: 羊看到的是什麼 仙花形嗎

Julian: 我倒覺得藤花不錯

潛水夫: 若速花形仙的話~~~就整整那個仙道8!~~^^~^O^~~~~~

AS: 鳳~~好像真的是我耶....^^

Belial: 可是在B收到的小說中,花形當受的也不少

高耶: 加上看過牧仙之後,覺得其實花形仙應該也不錯

雨: 我覺得精神上 是藤花沒錯喔 ^^b

雪莉羊: 可是..當羊第一次和朋友提到花藤時,朋友直覺的就認為花形應該是受

        耶! ^^'

Julian: 嗯,就是。超出那樣的話我就無能為力了......

潛水夫: 啊~~~J~~泥速收~~~藤當攻嗎?!~~^^:~~~(^^;;;;;;;;;;;冷汗直流中~~)

鳳梨: 藤花是不錯~可是我也覺得是精神上的喔~

AS: 仙道有受君潛質~~

潛水夫: 蝦米呀?!~~~~SY~~~奈安咧呀!~~~^^:~~~~太不可思義了~^^;;

鳳梨: 嗯~~~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攻君啊~

Julian: 我是指精神上的啦^^

高耶: 藤花嗎?技術上......可以嗎......?

潛水夫: AS~~沒錯!~~偶覺得仙道有當受的姿質了~^^~^O^~~~

Belial: 我是覺得藤真外貌上是當受的,性格上是當玟的,所以藤花很合理

AS: 我好像有看過藤花的H說...

雪莉羊: 後來羊和朋友說,花形大部分是攻啦! 朋友還很訝異的說: 真的嗎!?

潛水夫: 精神上~~^^:~~~跟本就速藤真在惡整口年的花形了~~^^:

雨: 仙是攻受兩用哪

AS: 結果~~~結論他還是應該是攻(泣)

Julian: 也許在大家的心中,花形在心理上太過於依賴藤真,所以有受君特質

鳳梨: 嗯~~而且仙道輕易就能跟別人送做堆啊!^^b

高耶: 常常覺得藤真和花形也是女王樣與犬的狀況

Belial: 花形依賴藤真嗎?還是應該相反?

鳳梨: 忠犬花形的形象真的是深植人心啊~

Alexiel: 仙是攻受兩用 ? 好方便哦!

Julian: 啊,我覺得那用來惡搞可以,寫小說的話我不贊成

潛水夫: J~沒錯!~就那速指精神上的沒~~十質上...花形還速正宗的攻喔~~~^^

        ~~~而且速粉猛的攻內!~^^~~^O^~~~(藤真尊幸福了~^^~^O^~)

鳳梨: 他們兩人是互相依賴吧?

AS: 變成討論仙道了...^^

潛水夫: 偶覺花藤互相依賴了~^^~^O^~~

雨: 互相依賴?

高耶: ㄛ∼記下來:花形仙也是一個可以惡搞的配對

Julian: 對花形來說,沒有藤真是不行的。所以我說他是依賴^^

鳳梨: 一開始看仙花形時常要提醒自己忘記藤真~^^

AS: 高耶~~要我寫嗎?

Belial: 對藤真來說,沒有花形會是怎樣的呢?

高耶: 寫嘛寫嘛

雨: 其實藤也是很倚重花形的

潛水夫: 相對的,藤真也在依賴花形喔~~^^~~若沒有花形的支持,藤真也許

        也費稱不下企8!~^^:

鳳梨: 好~~AS要寫花形仙惡搞喔~~

AS: 鳳~所以我一開頭就先把藤真給....

Julian: 啊∼∼怎麼說花形還是不能沒有藤真,這樣的他真是太慘了...

AS: 等我有空!!!

潛水夫: 也許費世界末日8!~^^:~~(好嚴重喔~~^^;;)

Julian: 依附在藤真身邊才能成立的角色,這豈不是個失敗的角色嗎??

潛水夫: 因為~可能再也找不到像花形一樣完全接受、忍受藤真的人了~^^~

        不速可能,是一定了~^^~^O^~~

鳳梨: 雖然一開頭藤真就不在了~但是根深柢固的花藤還是常纏上來~

Belial: AS啊!雖然你把藤真給殺了,可是最初時大家和花形一樣忘不了他

Julian: 藤真沒有花形...大概也仍然能堅強過下去吧

潛水夫: J~不費啦!~泥講的花形變的粉口年了~~T_T~~

AS: 否則就沒有續篇了....

鳳梨: 現在花形有獨立了點吧?除了藤真也有其他選擇~(笑)

高耶: 花形很堅強的﹝大概﹞

AS: 那下次我狠一點~~讓他還失去記憶~~

Julian: 這個...看看藤受的小說,不少吧。但是花形和藤真以外的人配對就

        是稀有配對囉

潛水夫: J~也許8!~但速沒有花形的日子費粉苦的!~~^^:~~藤真更沒有吐露心

        事的對像了~^^;;

Belial: 可是就是因為大家都忘不了藤真,大家才會明白花形的痛苦

鳳梨: AS最近不是在推廣牧花形?

AS: 不過自己在把以前翻出來看....我覺得很好笑...

AS: 我沒有推廣牧花形哦~~

鳳梨: 花形的痛苦可能是:難道失去了藤真我就要一直當受君了嗎?^^b

潛水夫: 耶~~~~~牧花形?!~~~那~~~口年的花形不就要當受了~~T_T~~除非牧

    異於常人、跌破大家@@的當受了~^^~^O^~~~~

AS: 不是H有寫花花嗎?

Belial: 不是吧。。。。鳳梨^^#

鳳梨: AS要走啦?

高耶: AS再見∼∼!

AS: 高耶的長越啦!!!

Belial: AS再見囉!

Julian: AS晚安∼

潛水夫: 花形流?!~^^:~~那就速流速受了~^^~^O^~~(有點口年~~一紙當受~~^;;)

潛水夫: AS~~881

雪莉羊: AS晚安~ ^^|

高耶: 咳咳,鳳梨,我只是說說而已

鳳梨: AS妳臨走前還不忘催稿...

Julian: 請大家說說你最喜歡的小說花形形象吧

AS: 掰掰各位~~作完花藤的夢就再來個仙花形夢吧!!!!!哈哈哈

Belial: hildakao,在B的站有謆連上Z的站

Julian: 現在他的面貌越來越多了,你喜歡哪個模樣?

高耶: 哦?AS臨走還催了稿﹝裝做沒看見﹞

AS: 我回答一下J的問題~~除了自己的都很喜歡~~

Belial: 作完夢就得寫小說囉!

AS: 高耶~~別裝做沒看見~~^^+

潛水夫: 溫柔、體貼、默默守在藤真身邊、沒有半句怨言、可靠、溫暖、

    ...啊~~收不完啦~~^^~~^O^~~~

Belial: 最喜歡的當然是J的花形!

雨: 小白最近寫的那個花形非常有趣

鳳梨: 我喜歡的是魔幻都市裡那個愛藤真愛到不行的花形~

Julian: 啊,對對,那個花形真是不錯^^

雪莉羊: 溫柔體貼的那一面^^ J呢?

高耶: 嚇!可是要是寫得不好看......

Julian: 謝謝B^^

潛水夫: 呷意透深情的望著健司的容帽~~^^~~^O^~~好棒喔~~~^^~~~

Belial: J寫的花形很溫柔的,小白寫的那個真的傻得很可愛

Julian: 最近讓我印象最深的是小白的花形,很有趣^^

Julian: 不過,我最喜歡的是Icy的花形^^

潛水夫: P~可速~偶不太呷意魔幻裡的健司內!~^^:~~因為~~花形愛

    的好苦喔~~~T_T~~~口年了~~~><

Julian: Icy筆下的花形寬大堅強,很棒!

BelialQ: Icy不能來真是可惜

高耶: 印象最深的∼還是桃子的花形吧?因為是第一篇看到的花藤

潛水夫: J∼泥的花形也不賴呀!~^^

潛水夫: 嗯...ICY不來尊的粉口息了~^^:

潛水夫: 啊....桃大的花形~~~也令人粉呷意了~^^~~^O^~

Julian: 對啊......最近她很忙

Belial: Icy san有滿腔的花形討論要說呢!

潛水夫: ~^^~~更呷意花形愛著藤真時的花形了~^^~~~^O^~~(8道又

        不失溫柔~~~OH!~MY GOD!~~^^)

Julian: 桃子的海潮也是我第一篇花藤

潛水夫: 下次請ICY來請主詩人8~^^

高耶: J的也很好看,問題是我每次去花藤萬歲都是許多篇一起看,

   常常會記不清哪篇是誰寫的,真是糟糕

Julian: 還是我看的第一篇BB十八禁哩

潛水夫: J~沒錯!~此後更定下偶速花藤萬歲的死忠迷了~^^~^O^~~

高耶: 覺得對作者們很不好意思

Belial: B想請Icy san談牧藤或仙藤

Julian: 啊,那我該反省一下了。

潛水夫: J~為啥呢?!~^^:

鳳梨: 嗯~~看一看都混在一起了^^b

高耶: 海潮......記得當時超清純的,看得臉紅心跳老半天

Julian: 特色啊,特色不夠

Belial: J的小說滿好認的

Julian: 所以才讓大家搞不清楚

鳳梨: 仙藤也是很好看的~

潛水夫: 不費啦~~^^~~(泥可以加強18禁了~~^^:~~^O^~~當成泥的

        第一特色了~~^O^~~~)

Julian: 那現在不清純了?:pp

Julian: 別說了,18禁只此一次,以後死也不再寫了。

鳳梨: 虎斑貓咪現在已經可以鎮定的看了嗎?

潛水夫: 請問那Z的部屋~~速指那SUZAN的家嗎?!~^^:

Belial: B的姐姐就是因為看了18禁的海潮,以後看到花形就不行了

潛水夫: 泥~~~~哎~~~~偶門都沒@@福了~~~T_T~~~~><

雨: 不是的 是SD大集合

鳳梨: Z那裡是SD大集合喔~

高耶: 很鎮定呀﹝笑﹞

潛水夫: 喔~偶當然速企過呀!~^^~

Belial: J的小說加上18禁就不太像J了

鳳梨: 想問大家~覺得花藤是很需要H的配對嗎?

潛水夫: B~為啥潤為偶沒企過呢?!~^^:

Julian: 看到花形就不行?哈哈

潛水夫: B~~泥收的粉....^^:

高耶: 對了,不是J特色不夠,是我個人的問題啦

雨: 在我來說 沒有什麼配對需要H!

鳳梨: 雨~妳是喜歡柏拉圖式愛情嗎?^^

Belial: 雨,我贊成!

潛水夫: P~~偶覺得有點H速必要的~^^~必竟...相愛至深的兩人~~應

        該都需要的......^^

雪莉羊: 羊也覺得沒有絕對需要H的配對^^

Julian: 沒有必要。從頭到尾都沒H也沒問題

雨: H……有時發生一下不錯啦 但不見得必要 當然劇情走到某一

    段 有發生H的「契機」 那再說 ^^b

Alexiel: 我也贊成!

潛水夫: J~那也速OK的~^^~總之,紙要是花藤的偶都愛看了~^^~

雪莉羊: 贊成! ^^

Belial: 因為hildakao似乎沒看過AS的仙花形嘛!

雨: B用什麼輸入 打怪字 ^^b

潛水夫: 速不速那~藤真去世了~而花形轉而和仙在一起~而且攻守皆

        宜了~^^:~~~^^;;

鳳梨: 應該問:容易發生H嗎?有些配對以精神戀愛取勝嘛~

高耶: H∼我是習慣用如此這般天就亮了把他帶過

雨: 鳳 也並不是柏拉圖啦

Belial: 因為B現在不在家,所以在用Unionway輸入

Julian: 我覺得花藤就是精神取勝啊^^

鳳梨: 我也是寫到輔導級程度就停止了~^^b

潛水夫: B~^^:~~好像...不太曉的這個輸入法內!~^^;;

高耶: 看作者吧?

潛水夫: J~收的好!~~

Alexiel: B: Where are you ?

Belial: 每次B編18禁小說時都得閉著眼來編

雨: 鳳 若是這麼說 我倒覺得花藤有點容易 ^^b

潛水夫: B~~^O^~~~閉著@@~~^^;

鳳梨: 總覺得花藤是在夜半靜靜相擁的一對~

Belial: 姐,我現在朋友家

雨: 閉著眼編!?B你真有趣

雪莉羊: 雪莉要準備下線了!|

Julian: 花形給人的感覺就是精神力量很強。不管是好的那一

        面(溫柔)還是比較不好的那一面(狂熱)

鳳梨: B~妳是一邊編一邊想像嗎?^^

潛水夫: SY~~88了~~~祝好夢了~^^

雨: 羊 要掰了嗎

Belial: 雪莉再見!

鳳梨: 小羊掰掰~

Julian: 羊,晚安^^

高耶: 雪莉羊也要離開了?掰掰

雪莉羊: 第一次用聊天室,反而不知該說什麼^^; 希望下次

        會有進步^^

潛水是: J~嗯~SO...藤真也是因為這樣而愛上花形、戀上花

        形嗎?!~~依賴花形嗎?!~^^

高耶: 加油!

雪莉羊: 大家好好聊! Bye-Bye (羊這邊現在是中午^^)

Belial: 不是啦!再想像的話怕會心跳過劇而死

潛水夫: MCAT~~88了~^^~

Julian: 對我來說是的^^

Alexiel: byebye!

高耶: 啊∼偶還沒要走啦

潛水夫: 啊~~~中午~~~~SY是在哪兒?~~~USA嗎?!~^^:

Julian: 啊,那麼,午安^^;;;

Belial: 花形的精神能力強,這令B想起異能什麼的。。。

潛水夫: 嗯~午安溜~^^

雪莉羊: 對! 羊在米國^^ 真的要走了^^' 大家晚安^o^

潛水夫: B~的想像~~^^~

Belial: 羊在North Carolina啦!

潛水夫: SY~好現目內!~^^~(偶也好想止USA了~^^)

雨: 羊掰掰 

潛水夫: 啊~~~速偶最想企的地方內!~~~~T_T~~~(感動中~~~^^:)

高耶: 靈感少年花形嗎﹝笑﹞

雨: hildakao 我後天就要去了說 ^^

Belial: 如果花形有異能,那一定是能知道別人在想什麼

        的異能

鳳梨: 這次座談會比上次的離題情形好多了嘛~

潛水夫: B~包括健司嗎?!~^^:~~~

鳳梨: 感應少年嗎?呵呵~~

高耶: 讀心?

雨: 我覺得精神能力最強的是花道啊 ^^

Julian: 精神堅強的人通常都能令別人順著他的意行事,運也

    都比較強。

潛水夫: HRRH~~~速喔~~~別再勾引偶了~~~偶好想企USA內!~~~T_T~~~~

鳳梨: 雨~~妳現在知道分組情形了嗎?

高耶: 啊∼像那鍋心靈控制

雨: 鳳 當然 上次都是Z那邊的人啊 ^^bbb

潛水夫: J~這麼說~~~大家要想辦法要自己的精神更堅強囉~^^~~

Belial: 那藤真做的任何事都在花形的計算之內囉?

Julian: 不過我覺得花形這方面反而不怎麼樣^^

雨: 要去到那 測驗後才知道喔 鳳

高耶: 咳咳,雨呀∼偶棉不也是嗎?

潛水夫: J~好很!~一語道破了~^^:~^O^~

鳳梨: 果然要慎選主持人~上次可是M自己也鬧成一片

Julian: 對啊,大家請努力成為精神堅強的人吧^^

Belial: 花形有的大概是知道藤真在想什麼的能力吧!

Julian: 對對,這就是溫柔那一面的能力了

雨: 貓 上次全都是啊 又有白

高耶: 長久以來的默契之類的

鳳梨: 很了解藤真的花形喔~

潛水夫: 偶第一次看到原作的花藤時,就覺得花藤間流串著同人的氣

    息了~~^^~~~找到花藤萬歲時,更是幸份的不可言語~~看來同

    偶有相同想法的人,真的存在了~~^^~~^O^~~(IM SO HAPPY!!

    ~~^^~~^O^~~)

雨: 花藤的默契真的很好喔 只一個眼神

Belial: 座談會啊!最好是那一個站的人都能出席

潛水夫: HRRH~~嗯~偶覺得花形完全的配合著藤真內!~^^~~(藤真好幸

    福喔~^^~)

Julian: 這份不言而喻的情感就是花藤迷人之處啊∼∼

鳳梨: 那以後要去多個站宣導囉?^^不然好像會變成一版獨大~:P

Belial: 以香港人的說法,花形的眼神像會放電似的

潛水夫: J~沒錯!沒錯!~尊是太迷人了~~^^~^O^~~~(偶早就深陷不已

    了~^^~^O^~~~0

雨: B 真的啊?放電?電誰?藤?

Julian: 我比較喜歡像是會吸引人沈浸在其中的這種形容詞^^

鳳梨: 拿下眼鏡之後更是...

潛水夫: B~嗯~不紙花形~藤真也常在放電~~而且是無意的放電~^^~

    (尊是致命的放電了~^^)

Belial: 看到會有觸電感嘛!

潛水夫: J~都行了~總之,J的文筆好~~比偶形容的洽當了~^^~^O^~

    (偶粉迅的~^^:)

Julian: 那麼...今天花藤萬歲的人來了好幾個嘛^^B

鳳梨: 喔~~所以兩人是天雷勾動地火~^^

Belial: 對不起咧!J,香港人的俚語較沒文化

雨: 鳳 要是小白 她會說拿下眼鏡之後看起來好可怕 ^^b

高耶: 我是覺得他就是拿下眼鏡後開始猛烈放電的

潛水夫: 啊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嗎?!~^^~~^O^~~~

鳳梨: B~下次的主題是誰咧?

Julian: 不不不,請別這麼說......這只是個人喜好問題......我

        比較喜歡沈靜的人^^;;;;;

潛水夫: MCAT~~沒拿下@@就在放電了~~紙速拿下@@後的電力更強了

        ~~^^~^O^~~~(花形電力超強!~盡量放電了~^^)

鳳梨: 狐她也是對花形有偏見啦~~^^+

Belial: 下次是Edith san的流總受座談會

Belial: 小白對戴眼鏡的都有偏見吧!

潛水夫: 偶一紙覺得流不像受內!~像攻了~(偶費不費被圍工呀!~^^:)

高耶: 素啊∼沒拿下就有放,可是眼鏡遮著比較沒那麼明顯

潛水夫: B~那對小暮呢?!~^^:

雨: 不 B 特別是對花形喔 小白她

潛水夫: 要速...偶寫...個....流...為攻的...故事....(費不費

    被當成怪胎呀!~^^:...怕怕中~^^;;)

Belial: 對 了,上次還說花形暮有看不見的美感說

雨: 呵呵 hildakao你放心 多得是流攻的故事

高耶: 流攻有啊∼可是要看受是誰啦

鳳梨: 我記得流花是蠻多人寫的嘛~

Julian: 花形暮?這個一定很棒...

雨: 哈哈 當然是我的花道 ^^

潛水夫: HRRH~~速喔~~但是~~偶覺得~~流費攻伊藤、還有一個偶不

    知道名字的人(在VIDEO好像有看過那個人)~^^:

高耶: 對了,那鍋花形和木暮互拔眼鏡﹝笑﹞

雨: 有人寫過花形暮嗎 J

Belial: 可惜小白沒來,我也想知道她對花形的偏見是怎形成的

高耶: 是水澤一郎嗎?

潛水夫: J~好好純純欲動了~~^^~想寫了嗎?!~^^~~^O^~~

潛水夫: B~對呀!~怎費對這麼好的男人有偏見了~~~T_T~~><

雨: 伊藤!?不愧是翔陽死忠 我想都沒想到過這個人 他長什麼

  樣也不大記得 ^^b

鳳梨: 永不吵架的一對嘛~~

Belial: J寫吧!上次都沒人要寫說

雨: 那鍋水澤我不認識

潛水夫: MCAT∼偶不知內!∼外型好像有點...那...小閻王大

    人的樣子...好像8!~^^:(若沒記錯的話~^^;;)

Julian: 我沒想寫啊,只是覺得這一對一定很不錯,氣氛很好

鳳梨: 水澤是viedo的角色嘛~

Julian: ^^ 我可以想像那種模樣

高耶: 是電影版裡出現的流川的學弟

雨: 非常之溫柔的氣氛

鳳梨: 上次大家都說花形暮不錯~可是也沒人敢接手^^b

潛水夫: HRRH~~偶覺得伊藤挺可愛的~~^^~(他的影像也速磨糊中~~

    但速一紙記得他粉可愛的~^^)

雨: 貓 我也只知道這一點而已 他長啥樣一點不知

Belial: 花形和小暮會很幸福吧!

高耶: 像小閻王......那可能不是他

Julian: 從頭到尾都快樂美滿......不過這種小說大概也寫不太下去

        ,只能寫一集

高耶: 對了,要談花形^^bb

雨: 會覺得好像沒什麼風浪 平靜的愛情 所以不怎麼有趣的樣子 ^^b

鳳梨: 是啊~~沒辦法有續集了~~

潛水夫: 那流川的學弟,那怎麼的人,有呷意流嗎?!~^^(偶VIDEO沒

    全部看完,漫漫也沒有,雖然偶粉愛花藤...粉怪8!~漫漫都

    沒看完,還敢來~T_T~><)

Julian: 伊藤很可愛唷!我也很喜歡他^^那對眼睛像小狗一樣

鳳梨: 大家我先走囉~^^

潛水夫: J~嗯嗯~就速這樣才想寫他的~~而且一定要配流了!~^^~~讓

    流攻伊了~~^^~~^O^~~~(好美妙喔~~^^~~)

雨: 放心 AS也沒看完

高耶: 非常類似偶像崇拜的情況

雨: 鳳要掰啦

高耶: 鳳梨再見

潛水夫: P~88了~^^

Julian: 鳳梨晚安∼(這次沒錯了吧?)

高耶: 忘了告訴鳳梨上次聚會我們吃了粉多鳳梨

Belial: 鳳bye bye!等你開水果座談會啊!

雨: 掰掰了鳳 等著見你囉

潛水夫: MCAT~然後呢?!~(嗯...偶門要不要私下連絡~不然J費不費...

    一直討論花形以外的~^^:)

鳳梨: 錯...錯了^^b我這裡也是午安喔~

潛水夫: J~泥門要同桃大企日本嗎?~^^

雨: 會不會在東京看到J啊?^^b

Julian: 我就是這種常常看來閒閒沒事做的人:pp

雨: J現在已經不算後天的機了 算明天哪

Julian: 不無可能呀∼你什麼時候在東京?

潛水夫: J~不費囉~~^^~~啊J是那天秤座的嗎?!~^^(偶感覺的~~亂猜的~^^:)

Julian: 不是,本來是要和桃子一起去的,結果時間調不來......

Belial: 上次藤真座談會時,也正是我到加拿大的前一天

雨: 13:55∼15:45 我不知這是當地時間還是什麼 ^^b

Julian: 我是獅子座

高耶: 喵∼我也該去睡了,早上還要和家人連絡

潛水夫: B~好好喔~企過加拿大~^^~~T_T~~~(又感動中了~^^:)

Julian: 那時我還在台灣^^我是傍晚的飛機

潛水夫: HRRH~台灣同日本好像差4小時8!~^^

Belial: 結果座談會記錄的前半部在機上完成了

高耶: 大家掰掰∼∼!

潛水夫: J~速喔~~^^:~~(好像不太像內!~^^:...不知了~^^;;)

Julian: 高耶晚安囉,我等著你的長越!

潛水夫: MCAT~~88了~~下次再聊了~^^

雨: 這樣啊 我是一早的飛機啦 嗯嗯 大家都旅途平安吧 ^^ 

  我會想念大家的 我也掰掰囉

Belial: 貓bye bye,下次給你帶貓草

高耶: 晚安囉∼!

Belial: 那正式的座談會要結束了?

Belial: 留下來的人可以繼續談

Julian: 嗯,差不多了。先謝謝大家的參加^^



回會議記錄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