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座談會會議記錄:
時間:2000年9月23日香港和台灣時間晚上十時
講題:牧仙座談會
講者:白狐
記錄者:Belial
出席者:白狐(代號:Whiefoxxx)
    鳳梨(代號:pineapple7)
    季子(代號:Isuki)
    高耶(代號:MirageCat)
        雨 (代號:hrrh)
    AS(代號:AS324)
     夢(代號:flyingyume)
    Ruka(代號:R.U.K.A)
    KY(代號:Whitewinds)
    Kaoru(代號:Kaoruko)    
        晴彥 (代號:cash-36)
        Mizuki (代號:Mizuki91) (M大遲到,算是下半部出席 ^o^)
      Belial(代號:BelialQ)

季子: 又跳!嗚~~~今天大概會很忙亂..........
AS: AS當然很用功(才怪)!
白狐: 那是季子
季子: 是我啦!季子!
AS: 不過M要仙來開會嗎?
AS: 哦哦~~~季!!
白狐: 有沒有什麼方法能讓打字的空白區不要自動顯示之前打過的句子啊?
AS: 就........3個人?
白狐: 每一次都顯示出來,好煩!
白狐: 還沒啦!主人B還沒出現
雨: 晚安 大家 ^^
季子: 雨~~~晚安~~~~
AS: 好難想像小白站在大型會議桌前嚴肅地開會....
季子: 是雨沒錯吧?^^
AS: 雨~~^o^
白狐: 奇怪...一打開icq就出來一堆怪傢伙.....
白狐: 嗨!雨!
雨: 對啊 我是雨
白狐: 我們等B吧!
夢: -&-#22823;-&-#23478;-&-#26089;-&-#23433;^^
Belial: 嗨!各位我來了!
AS: B晚安!
白狐: 嗨!B~~~~^o^
白狐: 那位亂碼的是?
季子: B晚安~~~~
白狐: 那位亂碼的是?
雨: B ^^
夢: 早安
季子: 亂碼是夢嗎?
夢: ^^
白狐: 我們不要理海外的磕睡蟲,要開始嗎?
白狐: 早安?是夢?
白狐: 因為這麼有禮貌的絕對不是其他那些傢伙!
季子: 白主席~~~時間到了!開始你嚴肅認真的討論吧!
Belial: 對不起我來遲了,請各位隨意的開始吧!
白狐: 呃~~~~真的要開始啊?這樣子就開始了嗎?
kaoru: good morning! 起晚了!!
雨: 呼呼呼 小白快開始吧
白狐: 好吧!那我就認真嚴肅的開始...^^
夢: 白狐 是我^^
白狐: 歡迎,是薰嗎?
kaoru: 是KAORU!
白狐: f到底是誰?別光說是我...^^
Belial:小白,請乖乖的開始吧!B今天會少說話多做事的了.
季子: 歡迎Kaoru~~~
夢: Kaoru~~
白狐: 那麼,版主、各位大家晚安啦!先點個名吧!
夢: 我是夢
白狐: 我特地重新註冊過喔!我是白狐!^^
雨: 點啥名
Belial: 煩請大家報上名來!
白狐: 夢?夢居然喊我白狐...太見外了!^^+
白狐: 出自己是誰啦!
季子: 我是季子!^^
kaoru: 謝謝!第一次參加竟忘了問在哪個版?
AS: 快溺斃的AS....
夢: 狐小姐?^^
雨: 我是雨啊 我覺得這裡的人id都很認得 不用說也知道
白狐: 那麼目前是七個人.....那就來吧!
白狐: 才怪!有人是第一次來啊!
白狐: 那麼,今天是講牧仙嘛!
白狐: 這兩個人似乎都還沒有在這裡被當作主題
雨: 小白廢話 ^^b
白狐: 喂!要讓我自己一個人演說啊?^^
白狐: 主持人的開場白本來就是廢話啊!
Belial: B先在這兒向大家致歉,因為整個月來都上不了Zepp的板,因此沒能在那通知大家
AS: 切入正題吧....^^||
季子: 講了半天.......完全沒主題........^^|||
白狐:上個月的流總受,大家有出席吧?那時有講到仙道吧?
白狐: B沒有關係,M已經宣傳過了.....^^
雨: B放心 M有通知 而且我本來也知道^^ B自己也有寫信啊 辛苦了
白狐: 你們.....讓我廢話一下嘛!^^
雨: 我就是那次沒去 T_T
AS: 好像............有哦~~~~~~~
白狐: 所以就先來講牧吧!
白狐:除了老頭啊!黑黑的以外,大家對牧有何感覺呢?
AS: 啊?小白你的思考模式好怪.....^^|||
雨: 牧怎樣?超級總攻?^^
Belial:流總受是有談仙道,可是那是完全不一樣的仙道嘛!
白狐: 為什麼?不是說要切入主題?^^
夢: 黑..
白狐: 你們這些小鬼...很難伺候啊!
AS: 第一次出場很.......的傢伙
季子: 牧第一次出現的時候......很恐怖.......
白狐: 第一次出場...說真的有點...醜...
雨: ㄟ 第一次出現就是跟仙道嘛 果然是一對
白狐:感覺似乎是個上班族,還穿著西裝,梳著可怕的西裝頭...
kaoru: 心智年齡超過實際年齡?
AS:沒錯!!而且那集AS還是在學校看的....然後就聽見很大聲的哀號....
Belial: 我覺得牧第一次出場時的樣子像黑社會頭子...
白狐: 可是那時候的仙道好好看~~~~
季子: 為什麼要哀號?
白狐: 可是那時候的仙道好好看~~~~
夢: 剛開始 看起來跟高頭岡田同齡^^
白狐: 黑社會的...穿的西裝感覺太廉價!^^
AS: 好奇怪的牧.................T_T
雨:是我太遲鈍嗎?我是有覺得怪怪的 好像不該是高中生該有的樣子 卻也沒什麼感覺^^|||
白狐: 仙道轉過頭看牧的時候,像遇見討債公司的...^^
夢: 搞不好他是留級n 次的學生
雨: 對 仙道那張回過頭來的……我就是那時煞到他!^^
白狐:雨...我以為你討厭仙道!.....然後是翔陽那一集才再出場的嗎?
雨: 那張仙道很「漂亮」哪!
白狐: 我居然被系統踢出去!
雨: 我第一個愛上的可是阿仙耶!
Belial: 基本上我覺得牧這個角色一點也不討好
白狐:後面的仙道慢慢沒有那麼好看,和牧正好相反.....
AS: 雨~~你的口水.....注意一點哦~~^^
雨: B 真的嗎 哪裡不討好
白狐: 對啊!我當初看原著時就不太喜歡海南和牧
雨: 什麼口水!?^^+
Belial: 樣子不討好
白狐: 因為牧像反派啊!阻擋在大家的勝利之路上
雨: 我倒沒因他的樣子討厭他
白狐: 不過...頭髮變長就好看多了!
夢: 我一開始還蠻喜歡牧的...可是是把他跟赤木規在同一類的喜歡
季子: 不會啊!我從牧退居觀眾席後,就開始很喜歡他了!
AS: 正義會戰勝邪惡的事實在SD中被毀滅~~(笑)
雨: 咦 小白說的我也沒這種感覺 ^^b
BelialQ:B不知從那看來的投票結果說牧是SD所有角色中最像地盤工人
白狐: 啊~~~~赤木!!!
白狐: 地盤工人是什麼意思?
白狐: 海南幾乎毀滅了所有的球隊
AS: 會不會是工地的人....
夢: 赤木有什麼不好的嗎? (笑)
Belial: 就是從事勞動工作的人
雨:其實牧常扮演旁觀者的角色喔 很精準地分析湘北或各球隊
白狐: 赤木的個性是很好啦!^^就是長相要改進!
白狐: 說到牧和赤木,海南對湘北時
白狐: 牧和赤木出來扁櫻木和清田那一段
Belial: B是從他和仙道的那場比賽覺得這傢伙還算不錯
季子:咦~~~我倒覺得牧像隨時用手機進行股票交易的傢伙.......^^
白狐:井上的取鏡真好!牧看起來幾乎和赤木一樣高,真令人高興!\
夢:赤木是不能長的太帥的....不然風頭都被他搶光了(高高帥帥 功課好又有魄力的隊長)
夢: 那一幕好可愛^^
雨: 季說的那是第一次出場的樣子給人的印象吧!^^
白狐:B說的那一場,是我覺得牧的長相達到最好看的地方
雨: 小白你在說什麼啊……
夢: 牧多高呀?
AS: 果然是社會人士會用的比喻....
白狐: 184
白狐: 什麼意思?看得懂吧?
夢: 看不出來 ^^ 比三井還高說
BelialQ 牧有那麼高嗎?
白狐: 三井不也是184?
白狐: B~~~~你!^^+
白狐: 牧如果再矮下去,當總攻君就麻煩啦!
夢: 三井..183吧 ^^ 我只知道木暮178 =P
Belial: 我明明記得牧不是這個高度呀!
白狐: 如果光講身高,還是和藤真最配了
雨: 我是說 小白你為這種事高興 很好笑啦 ^^
白狐: 我記得應該是...
夢: (笑)看起來是不怎麼高
季子: 牧仙辛苦的地方就在身高........
AS: 接吻身高最配是吧?^^|||
BelialQ:所以牧在全能攻君選舉時只得第二嘛!我一向都應為那是高度問題!
夢: 藤真和木暮一樣高呦~~
雨: 牧是184沒錯 小三也是喔
白狐: 可是...想不到有誰可以攻牧
白狐: 當然!接吻的高度是一大重點嘛!
雨: B 誰第一啊
夢: 那牧藤和三暮的身高都一模一樣嘍? ^^
白狐: 仙道嗎?
AS: 不過橫著接吻就不用考慮身高吧....
Belial: 應該是仙道
雨: 咦 夢說的好像沒錯……我沒想過 ^^b
白狐: 總不能一天到晚讓仙道躺下來嘛!
夢: 仙道比牧主動吧 雖然說兩個碰在一起是牧仙
Belial: 不能什麼時侯都橫著接吻吧,AS
AS: 我沒說一天到晚哦~~~(小白好色哦~~)
白狐: 攻受區別,我自己是比較喜歡用床上的方式來分
白狐: 哪有色?^^+
白狐:會想把牧和仙道放在一起,我自己絕大部分的原因是好玩
雨: 本來就用床上不是嗎?
Belial: 小白,有用別的方式來分的嗎?
白狐: 因為很少看到過
雨: 好玩!?
KY: 總算~~第一次與會耶^^(鞠躬)
kaoru: 只要碰的到就行了!管他誰比較高?
白狐: 咦?就是有人用精神上來分啊!^^
白狐: 歡迎~~~~~你是哪位?或者是潛水的朋友嗎?
KY: 我是KY^^
Belial:如果不是小白寫牧仙的話我是絕不會將這兩人聯想在一起的
KY: 總算~~第一次與會耶^^(鞠躬)
kaoru: 只要碰的到就行了!管他誰比較高?
Belial:如果不是小白寫牧仙的話我是絕不會將這兩人聯想在一起的
夢: 我都用精神上的.... 
KY: M和鳳梨沒來﹖^^|||||||﹐還說要早起^^|||||||||
白狐: 如果羅列出現存的牧仙小說,除了我以外
雨: 精神上……那麼絕對是藤花啦!或流花
kaoru: 白狐說的沒錯喔!
AS: 總覺得被小白玩弄的牧和仙道突然變得好悲情....
季子: 歡迎KY~~~
雨: KY!^^
夢:看到一個配對不會馬上去想兩個人在床上是怎樣的 ^^
夢: KY^^
AS: KY~~
白狐: 看吧!夢就是精神攻受派!雨你就是肉體派的!^^
kaoru: KY~
Belial: 歡迎KY啊!
kaoru: KY~
Belial: 歡迎KY啊!
白狐: 嗨!!KY~~~~
雨: 好難聽 小白 ^^bbb
白狐: 還有鳳梨的小說
晴彥:怎麼都沒有人談東條?(不過話說回來,這是牧仙座談會就是了..)
Belial: M也有寫
白狐: 還有沙灘上的一篇
雨: 可是我也從來不想我的花花和流川在床上幹什麼啊
夢: 我有事得走了....
AS: 沒關係!雨我跟你同一陣線!
白狐: 啊!CASH36是哪位?歡迎!^^
Belial: B想在11月搞東條座談會啦!
夢: 大家bye bye
白狐: 記得是BIO大人的...大家看過嗎?
KY: 夢﹖再見.....
季子: 夢要走了?這麼快!
AS: 咦?夢這麼快就要走囉....
雨: 夢要走了?
白狐: 夢拜拜~~~~^^
Belial: 再見囉!夢.這麼快就要走了.
晴彥: 因為太喜
白狐: 夢找機會再來玩啊!^^
季子: 881~~~
夢: 對呀 不想走^^
白狐: 天~~~~沒有人會參加那傢伙的座談會的!^^+
夢: 可是不走不行了^^
夢: 下次見嘍
kaoru: 夢!再連絡喔!
雨: 夢乖乖 掰掰 ^^
夢: bye bye
晴彥:sorry!剛剛沒打完就按到了,因為太喜歡東條了,所以偶就是晴彥啦!
夢: kaoru- you still have my e-mail address right?
AS: 我會耶......如果真要辦的話...^^
白狐: 啊!是你!歡迎~~~~
kaoru: I THINK SO OR YOU CAN EMAIL ME!
白狐: 大家看過沙灘那篇牧仙嗎?
KY: 沒有
AS: 沒有....老實說很久沒上沙灘看SD了...
白狐: 呃~~~~那是我看的第一次牧仙
雨: 沙灘的?會去看,但不記得了
AS: 那應該很久的小說了吧...
白狐: 鳳梨怕被催稿,所以逃走了嗎?^^
Belial: 我大概知道是那篇
白狐: 我的發言開始變得雜亂無章了.....
KY: 我想是因為我們這邊太冷^^;;;;
Belial: 鳳梨上回也大遲到
白狐: 我原以為大家是看過的呢!
KY: 他們賴床||||||||||
雨: 我看是睡死了啦 還有M那傢伙
白狐: 冬天到了嗎?
白狐: 居然賴床一小時了!
AS: 忽然想到...其實我也寫過牧仙耶!!(好久遠啊~~~~)
晴彥: 沙灘的牧仙?到底是那一篇啊?
白狐: 對!陷阱!
KY: 冬眠^^;;;;﹐還說要早來呢﹗
AS: 很正常不是嗎?^^
白狐: 那個挖坑的經典啊!^O^
白狐: 我原以為大家是看過的呢!
KY: 他們賴床||||||||||
雨: 我看是睡死了啦 還有M那傢伙
AS: 某個地下交易的貨物....
白狐:除了好玩,還因為喜歡看仙道享受才喜歡這個配對
晴彥: 全名是「踏入陷阱」那篇對吧?
白狐:所謂的受君,就是享受的意思(擺出學究的面孔)
白狐: 其他人裝死啊!^^+
雨: 沙灘的牧仙……《如果心不再為你柔軟》嗎?
高耶: 各位晚安喵﹝搖搖尾巴﹞
AS: 所以說小白色嘛....
AS: 高耶~~
Belial: 小白的學究面孔?難以想像...:P
白狐: 對!就是那篇!
晴彥: 那攻君呢?
Belial: 貓晚安啊!
白狐: 大遲到!!!要處罰!!!!
雨: 什麼論點啊 小白 ^^bbb
AS: 篇名應該沒錯....^^|||
高耶: 好久不見∼∼
白狐:攻君是勞動者,剛剛B也說了,牧最像勞工工人啊!^^
雨: 貓兒來了 我今天才去同學家玩貓貓喔
KY: 高耶好^^﹐我是KY^^
雨: 小白 天哪∼∼∼
白狐: 遲到的處罰,罰牧仙一篇!
Belial: 遲到的人罰主持座談會吧!:P
季子: 貓來啦?剛被踢了.........
白狐: 限三天內繳出!
AS: 在受君身上勞動?^^|||
高耶: 母親大人在
雨: 都是不錯的處罰
白狐: 為受君的享受而勞動啊!
Belial: 受君不見得不需勞動啊!
高耶: 現在必須下線∼∼∼
白狐: 我相信花形也是很稱職的勞動者!
AS: 大人都好色呦~~
雨: 話題轉入限制級
AS: 高耶你耍人嗎?^^|||怎麼那麼快就...
KY: 高耶再見
白狐: 當然,我只是認為,受君是比較不累的...
高耶: 嗚嗚
AS: 也該來午夜場了!!
白狐: 貓會再上來嗎?
Ruka: 嗨!大家好!!難得這次的座談會剛好Ruka人在台灣,所以來湊熱鬧^^
季子: 貓你.......一聽說要處罰,就要逃走啦?
晴彥: 那麼勞動者也有享受囉!
白狐: 啊~~~~RUKA大姊!!歡迎!^^
雨: Ruka大姐!!!
白狐: (突然間不會說話了...^^)
季子: RUKA大姐好~~~
KY: ruka大姐好(跟大家一起叫^^)
白狐: 呃...勞動者當然有工資啊!^^
AS: 哦哦~~RUKA大姐~~
高耶: 上來打聲招呼的......大家後會有期......
Belial: Ruka大姐好!
晴彥: 工資是什麼?(好像愈問愈色了....)
白狐:所以說,偶爾想讓仙道輕鬆一下,就會出現有牧仙這種消遣...(啊!我在說什麼...^^)
雨: 小白 我才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
季子: 工資?也沒錯啦........^^|||
白狐: 貓貓慢走~~~~要常常出來啊!
AS: 享受的不是通常都會比較累嗎?
雨: 貓像一陣風……
Belial:Ruka大姐難得上來一起玩呢!小白你快點正正經經的主持座談會吧!
白狐: 我是覺得主動的人好像比較累...
kaoru: 享受的躺著的時間較多吧^^
白狐: 我哪懂什麼是正正經經啊!^^
高耶: 各位881.....﹝依依不捨﹞
AS: 寫的人比較累.........
白狐: 貓貓再見~~~~
KY: 881
雨:小白這麼說也沒錯 但很多小說都是寫小受累得睡著了之類的 |||
Ruka:我.....我這一年間太忙,很慚愧對SD都沒什麼供獻,所以來看大家講,也有共襄盛舉的感覺.
Belial: 貓再見啊!
kaoru: 深有同感^^
AS: 掰掰高耶~~
白狐: 啊啊~~~~還是不要講床上的東西了.....
kaoru: BYEBYE~
白狐:不不不...大姊來才是讓我們受寵若驚,真的是非常想念呢!^^
季子:應該是主動的較耗體力,但享受的通常感覺體力比較弱一點.......
AS: 小白寫的第一次並不是在床上啊~~
Belial: 謝謝Ruka大姐的光臨,也謝謝你的圖圖
雨: 沒關係 Ruka永遠是大姐 ^^
Ruka: 呵呵!小白,在期待妳的帶頭討論
白狐:女孩子再怎麼揣測,還是很難知道真正的感受...就算了吧!不然雨要暈倒了...
雨: AS你……啊啊啊∼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啦∼
白狐: 那,雖然轉的很硬,還是轉個題.....
AS: 我?我怎麼了?(裝可愛)
白狐: 大家覺得牧仙這個配對到底哪裡好看呢?
白狐: 來!快說看看!
雨: 哈 小白寫的就好看啦 阿仙超有趣
Ruka:啊!Belial妳有收到就好,那一陣e-mail寄出後常變亂碼..........T_T
kaoru: 牧被仙道欺負的樣子^^
白狐: 不是說誰的故事啦!
雨: 好喜歡這樣的阿仙 阿仙受的比攻的有魅力
KY: (舉手)贊成雨說的﹐因為很有趣嘛~~^^
晴彥:之所以好看,粉大的原因我覺得是東條啦!雖然不算主角,可我覺得他很重要。
季子:仙道在當攻君時,難免有些痞痞的,可是到了牧仙裡就顯得很可愛........^^|||
AS: 看牧變笨....^^||||
白狐: 感覺仙道和牧在一起壓力比較小一點
雨: 啊∼∼∼我要阿仙受∼∼∼
Ruka: 覺得和牧在一起時的仙道真是好命加幸福
白狐:謝謝!但是,東條是寄生在這個配對之下的,沒他應該也不要緊!^^
雨: 是牧壓力小還是仙道?
KY: 仙道整牧的樣子超好玩^^
kaoru: 仙道也有可以依靠的人^^
Belial: Ruka姐,其實我只收到仙越那幅,別的都收不到,可是請你再寄給我嗎?
AS: 就像冬夜中的一杯泡麵般....
白狐: 雖然我也喜歡仙流,可是和流川交往有時很累
晴彥: 仙道壓力比較小吧!
雨: 什、什麼是夜中的一杯泡麵 ^^||||||
KY: 我也這樣覺得(點頭)
白狐: 如果不一直成長進步,一直發光發亮,流川的視線就會跑掉了
季子: 仙道被牧寵壞了之後,胡鬧起來感覺更囂張了!
AS: RUKA大姐說的那種幸福感覺把他實質化後就是....
雨: 所以說 流川要跟花道啦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Belial: 仙道對著牧時變得很可愛
KY: 所以花形仙其實也不錯嘛!
Ruka:嗚!果真還是有問題T_TBelial~請等我三個星期後回美國就馬上寄給妳(書都在美國)
白狐:說道雨這句話,當時確實常常受到來自花流同好的鼓勵
AS: 怎麼會提到這個?
雨: 花形仙?這兩個……嗯……
Belial: 沒問題!等Ruka san有空再寄給我吧!
白狐:我想花流一定很高興的把仙道推到牧那裡去(笑)
AS: 尤其是櫻木...
白狐: 因為花形也很大人、很穩重啊!跟牧就像兩個上班族!
KY: 我是仙流~~可是我也喜歡牧仙啊^^
Belial: 感覺上花形仙不太行,仙花形倒沒問題KY
雨:對 就是這樣!^^ 而且像我這種愛阿仙的花流 更覺得很開心 也算「欣慰」吧
AS: 他去攻仙道?
Ruka:我這個花流迷也是非常樂意看到牧仙在一起.呵呵衷心祝福他們
kaoru: 不會吧?花形仙?!
白狐:對我來說,如果不是花流的話,牧仙的場合就最好不要有流川
Belial:花形和牧有點地方不太像,就是他比牧小心眼得多了,
白狐:我想花流一定很高興的把仙道推到牧那裡去(笑)
AS: 尤其是櫻木...
KY: 我想﹐牧整起來會比花形有趣^^;;;;
鳳梨: 我是鳳梨~對不起...我睡過頭了^^
白狐:仙流同好我想也因為偶而想放仙道輕鬆一下,所以也不怎麼反對牧仙,畢竟仙流經常愛的很辛苦
AS: 鳳~~~~~~~~~~~~~~(抱)
季子: 鳳梨~~~~
Belial:所以如果是花形仙的話花形很有可能會被仙道不小心傷害到的
白狐: 所以這一對還蠻有發展空間的
KY: 鳳梨~~~^^~~~
雨: 臭鳳 我就知道!那隻M呢?也還在睡吧
KY: 果然~~枉費我那麼早起^^;;;;;
白狐: 鳳梨!!!B快告訴他遲到的處罰!^^+
KY: 你們欺騙我幼小純真的心靈^^+
白狐: 鳳梨怕被催稿,所以逃走了嗎?^^
鳳梨: 啊~M也沒到啊?
Belial: 鳳梨早安啊!吃過了早餐沒有?
白狐: 啊!難道只有我覺得仙道比花形像受嗎?
鳳梨: 我可是猛然驚醒衝到電腦前的耶!
Ruka: 我覺得牧比花形罩得住仙道,花形大概會被仙道整
雨:嗯 對我來說 阿仙在牧那得到幸福 比追流川那麼辛苦來得讓我高興 人家我疼阿仙 呵呵
白狐: 被仙道整也不錯嘛!
鳳梨:現在在談花形仙嗎?我最近也好想看仙道當受喔~~
Belial: 遲到的人請幫忙主持座談會
雨: Ruka大姐 牧也被整了吧 ^^b
白狐: 真的是.....好意外雨居然這麼疼惜仙道!
AS: 花形果然還是被比下去了...AS也救不了你了....
白狐: 鳳梨你還敢說!欠稿大王!
白狐:好像大家都覺得仙道很會整人,但似乎是對流川無效...^^
鳳梨:雨~~妳該不是想:把仙道送給別人就沒有人跟花道搶流川了吧?
Belial: 牧大概是那種被仙道整了也只是一笑置之的人
雨:ㄟ 臭小白 我寫的唯一仙越 超級可憐的可是越野 所以我疼阿仙啊
白狐: 跟越野在一起時,可憐的越野常常受苦
Ruka: 可是我看牧被仙道整,總覺得那是因為牧包容他 
AS: 花形會想整回去吧?我想啦...
KY: 還是有啦~~有些很有趣的作品﹐流川有被整^^;;;;
雨: B 對的 因為牧像成熟大人啊
鳳梨: 仙道對流川都快陷入溺愛的程度了~
白狐: 越野好像紫之上,看著老公在外花心
白狐: 仙流的作品好多,我還沒有能夠全部看完咧!
KY: 溺愛^^;;;;;
季子: 而且.......想整到流川很難吧!
雨: 真的很像 ^^b
白狐: 好像沒看過牧仙吵架或打架.....
KY: 我大部份看完了^^
Ruka: 對!對! Belial講的那句一笑置之就是我的感覺 
白狐: 會為了什麼吵架.....很難想出來
鳳梨: 仙流真的是看都看不完...
KY: 小白﹐你想讓牧仙吵架﹖
AS: 他們兩個吵不久的吧!!
鳳梨: 牧仙吵架是有可能啦~打架就...
白狐:能夠最順利的激起牧的怒火的,我覺得藤真蠻夠力的!
白狐: 不知道要怎麼吵...要和仙道吵架原本就不容易
鳳梨: 要是牧生氣的話一定是為了仙道做了蠢事~~
白狐: 不知道要怎麼吵...要和仙道吵架原本就不容易
晴彥: 怎麼已經說這麼多了!!(剛剛電腦當機)
KY: 不要打架﹐太可怕了^^;;;;;;
AS: 會被仙道氣死....
白狐:仙道做了蠢事.....然後像小孩一樣說很笨的謊,最後被打屁股?
雨: 小白 想看的話要自己寫喔
KY: 牧那麼寵仙道﹐很難吵吧^^;;;;
白狐: 牧也只能自己生氣,仙道大概無所謂吧!
鳳梨: 打架的話仙道說不定要送醫院去了...(汗)
雨: 打架好 打架妙 哈哈哈哈哈哈
KY: 鳳﹐我也這麼想......
AS: 雨你瘋囉?^^|||
白狐: 仙道會打輸嗎?
季子: 仙道在牧仙裡,真的很像小孩........
鳳梨: 雨~妳花流頃向又出現啦?
Ruka: 我也猜牧生仙道的氣應是仙道做了蠢事 
白狐: 打不過也會逃,不會送醫院的吧?^^
KY: 牧光是氣勢就嚇死人^^||||||||
Belial:牧仙吵架頂多是一回起那回止,所以不是拿來拖稿的好辨法...:P
晴彥: 能把仙道真的惹火的火的人應該不簡單吧!
KY: 心臟病會被嚇出來﹖(汗)
雨: 我是打架場次寫得最多的人 -_______-|||
鳳梨:光看牧的身材...不過其實牧一定是捨不得打的啦!
白狐:我看過一篇日文的小說,裡面的牧就好像仙道的家長
AS: 很佩服雨呢!!好會寫那兩個笨蛋的故事~~~
雨: ㄟ 我相信牧不會跟仙道打的
白狐: 可是仙道應該不是會被誰的氣勢挫折到的樣子
AS: 牧可以去參加仙道的母姐會嗎?
Belial: 雨啊!花流那些不是打架,是打情罵悄!:P
鳳梨: 嗯~~因為成熟的外表所衍生的大人個性吧?
雨: 哈哈哈 母姐會!?^O^
鳳梨: 嗯~~因為成熟的外表所衍生的大人個性吧?
白狐:管仙道不可以在床舖上喝飲料啦!會灑倒啦!衣服又亂丟啦!假裝很兇的在念他
鳳梨: 哈哈~~好好笑喔!牧一個人站在媽媽之間~~
雨: B 我相信那還是打架……不過也許骨子裡是打情罵俏^^b
白狐:不過流川打情罵俏的打應該都是很認真在打的.....
鳳梨: 狐~妳那樣有講得太像越野了啦~
Ruka: 講到牧的身材,這次在日本拿到一張牧做巴里島舞男打扮的傳單,裸露上半身,肌肉結實,
      讓人流口水.......
季子: 這方面確實和越野有點像
白狐: 和流川開玩笑的打情罵俏,會被打死!
白狐: 舞男!!!!
AS: 特出的身高~~~媽媽們會嚇到的...
白狐: 那小說不是我寫的啊!^^||||
晴彥: 你說的是牧.....還是東條啊 ?(牧有管仙道這些事嗎?)
雨: ㄟ 難道跟阿仙在一起的人都會變得那樣嗎???
鳳梨: 嗯~我也不覺得花流會手下留情~說不定打著打著就認真起來了~因為這兩隻是超單純的動物啊~
Belial: 花流的是很認真的打情罵悄^O^
KY: RUKA大姐說的我有看到.......
白狐: 牧的身材確實很有裸露的本錢!
AS: 那如果仙道去參加牧的母姐會呢?
Ruka:回美國後馬上寄給Belial,請她放上來,口水大家一起留
KY: 不過~~我視若無睹(很恐怖^^;;;;)
白狐: 那是曾看過的小說情節,不是我的責任.....^^|||||
雨: 噢∼我喜歡肌肉結實 皮膚黑黑的男生啊 ^^
AS: 猛男猛男~~
白狐: 好~~~~期待著舞男牧的玉照!^O^
鳳梨:那仙道一定會四處去介紹自己~跟別人拉關係等等~
白狐: 雨,流川是白的喔!
白狐: 還在講母姐會...真服了你們!
雨: 我說的是Ruka大姐剛講的啊
Ruka: 很恐怖呀?......嗯......頭上還有帶花..........
鳳梨: 牧的形象啊~~
雨: 在現實中我是喜歡這樣的男生
AS: 當牧唸完自己的作文時...仙道一定會鼓掌得最大聲...
Belial: 謝謝Ruka姐,B收到後會立刻放上來的了
白狐: 帶花?那會很可怕的
白狐:雨我告訴你,現實中那樣子的男生,臉都長得像赤木!
雨: Ruka大姐 那牧的表情咧?
鳳梨: 雖然很熱情可是牧一定感到蠻丟臉的^^
雨: 啊∼∼∼小白你怎能這樣嚇我!
Ruka: 耳邊夾了一朵花
鳳梨: 嗯~配上赤木的臉那就...一點都不賞心悅目了~
AS: 會嗎?
Belial:牧要帶花一定是大紅的花,不然看不到.粉色的也可以
AS: AS班上有長得不赤木的猛男哦~~~
KY: 啊~~不要讓我回憶起那恐怖的一幕(狂汗)
白狐:我活了二十多年,可沒看過像牧一樣的台灣男子啊!
白狐:: RUKA姐,那...這是一幅正經的圖嗎?
AS: 小白未來的路還長得很~~
KY: 我算有吧﹗雨﹐你可能要去找軍人^^|||||||
Belial:我公演時和我Partner的男孩子像曬黑了的三井,可是高度不像
鳳梨: 在國外比較容易找到像牧這樣的人吧?
Ruka: 牧的表情很平靜,手上扛著像獅舞一樣的道具
白狐: 對!牧不是非常像日本人,歐美可能比較多
鳳梨: 軍人?要海軍陸戰隊的喔!!
白狐: 我喜歡軍人!牧穿軍服一定很好看!
KY: 鳳碰到過﹖在這裡我到沒碰過.......
雨: 咦 那倒是很正經的圖啊
KY: 沒錯﹐體格很棒喲^^;;;;
Belial: 牧像南美人吧!
白狐: KY不是說恐怖嗎?
AS: 拉丁人
Ruka: 我覺得是很正經的圖啦!因為牧皮膚黑,我覺得很適合比較野性的造型
雨: B的partner像小三……(無限遐想中)
鳳梨:說到牧在軍隊裡的故事~~狐和季~妳們是不是還有什麼在寫啊?
KY: 我是說海軍陸戰隊^^;;;
KY: 那張圖﹐我不會再看第二遍^^|||||
白狐: 鳳梨,要催稿等座談會後...^^||||
雨:嘿嘿 我相信那造型一定很適合牧 小白說的軍服也很適合
雨: 討厭 KY 我想看啊
鳳梨: 可是不中間催一下~怕最後沒時間了嘛~
Belial: 可是雨,我跳的是被拋棄的失戀少女角色
白狐: 等B放上圖就可以拜見了!好久沒看到新圖呢!
AS: 鳳~~我支持你!!!
季子: 鳳......你...你有立場催稿嗎?^^+
白狐: 呃......回題回題!
AS: 那摧稿就交給AS吧!!
鳳梨: 怎麼沒有立場~我是讀者啊!(好~~我回題了!)
AS: 我頗有立場~~
白狐: 回什麼題呢.....我想一下(不負責任的主持人...)
鳳梨: 對啊~快找出一個題讓我回去啊~~
白狐: 真的都在等我想啊?^^|||||
雨: 嘿嘿 我也一向是讀者啊
雨: 快想!
白狐: 話說牧仙戀愛之後,
Belial: 這兒的座談會傳統-離題!
鳳梨: 主持人就是這樣啊~~快想~~
AS: 當讀者好輕鬆啊`~~
白狐:因為都是很成熟的人,好像就...就沒戲唱了嘛!大家以為呢?
AS: 之後?
KY: 小白﹐不要混過去^^;;;
白狐: 要產生什麼摩擦或誤會也很困難
AS: 來段婚外情呢?(逃)
KY: 我一直在等耶^^+
鳳梨: 好~~婚外情~~~
白狐: 兩個鐘頭了啊!我當然可以開始混啊!
白狐: 跟誰啊?
季子: 牧應該是那種婚後會很忠實的人吧!
AS:兩個鐘頭扣掉有人來來去去的招呼後...也所剩不多吧..
AS: 仙道呢?
鳳梨:仙道就說:我已經不想當受了~~偶爾也要到外面去啊!(汗)
季子: 仙道比較危險........
白狐: 很忠實是花形或木暮吧!
AS: 仙牧出現!!!!
鳳梨: 啊?已經兩個小時了嗎?
白狐:我覺得牧可能像傳統的日本男人,把另一半放在家裡,開始當工作狂
Ruka:那.......婚外情的對象是.....?(花流心作祟:仙道的對象不要是流川吧?) 
鳳梨:然後仙道就在家中抱怨:你就只會上班!都不關心人家一下~
白狐: 可是流川很夠力.....(逃)
季子: 婚外情?仙藤吧!^^|||
白狐: 鳳梨...那比較像藤真的台詞
鳳梨: 對象~~我也贊成仙藤~~
AS: 所以我要出軌讓你看~~.......是吧!鳳
白狐: 仙藤?為何是仙藤?
Ruka:我也覺得牧仙中仙道比較花心,比較容易不安於室吧? 
季子: 牧藤便成情敵.........
鳳梨:結果牧怒氣沖沖的要去找外面的狐狸精卻...被藤真迷住了?(爆)
KY: 那小白認為要誰﹖花形仙﹖^^+
白狐:哪裡來的鳳梨模樣的編劇.....最後要牧仙藤在一起嗎?
AS: 仙道和牧終於吵了起來~~~
雨: 哈 鳳 真是好點子 來玩3p吧
KY: 藤真人見人愛啊^^;;;
KY: 3.....3p^^||||||
白狐: 雨你不是自命純潔嗎?^^+
AS: 終於露出真面目了....
季子: 雨.....你......^^;;;;
白狐:我心中沒有仙道的外遇人選,我是一隻有強烈道德感的狐狸嘛!^O^
鳳梨: 對嘛~~雨~~妳居然敢提3P~
雨: ㄟ 我的純潔只限於我的花花和流川
白狐: 我就知道雨之前都是假裝的!
AS: 少來!
Belial:最後藤真玩完後兩人都不要,牧仙就再次在一起了.
晴彥: 狐狸也有道德感?
鳳梨: 喔~~B想的結局不錯喔!
白狐:其實這是很可行的3P,如果是牧花藤,牧跟花形又好像處不來...
KY: 花藤X牧仙的故事^^;;;
AS: 女王果然是最強的....
Ruka:雖然我認為牧會包容仙道的惡搞,但是仙道惹花(=櫻木?)捻樹(=流川?)的話,牧真的會發脾氣吧?
KY: 小白﹖^^+
AS: 嗚嗚嗚~~小白你這樣說..我小說就寫不下去了....
白狐:啊~~~我一定是生病了!RUKA姐的這句話居然讓我想到伊達和泉...^^|||||
鳳梨: 可行吧?^^兩人的外遇對象都是同一人~~
白狐: AS...我是說藤真存在的前提下嘛!^^
白狐: 可行!鳳梨你寫!
雨: 哈哈哈 好個惹花拈樹!
AS: 哦~~~原來~~~
Belial: 仙藤也是處不久的,仙道和藤真太像了.
KY: 話說回來﹐我還是喜歡一對一的感情.......
白狐: 仙藤啊...我是沒什麼感覺啦!
晴彥: 要是真有仙藤牧的話,應該會是個笑劇吧!
KY: 小白不會這樣寫吧﹖^^+
Ruka:惹花也可以是花形^^好像沒有人的名字和草有關吧?
鳳梨: 嗯~仙道大概是第一個後悔三人生活的吧~
鳳梨: 嗯~~植草?(汗)
季子: 植草........
白狐: 草...植草?剛好是陵南的喔!
AS: 會嗎?總覺得他會回味再三....
Ruka: 哇!!!真的!!植草耶~~~~~ 
白狐: AS...回味三人生活?
Belial: 植草...不是吧...
鳳梨: 仙道一定不甘心寵愛被藤真分一半走的啦~~
白狐: 想到一個問題,池上有沒有名字?
晴彥: 植草配仙道!!!
鳳梨: 仙道一定不甘心寵愛被藤真分一半走的啦~~
白狐: 想到一個問題,池上有沒有名字?
鳳梨: 不記得了啊...
白狐: 高度差好多的配對啊!(笑)
雨: 哈哈 有人玩過植草嗎
AS: 嗯~~畢竟能擁有三人生活的人不多嘛~~
晴彥: 不知道在那個網站看到,池上的全名是池上亮二。
雨: 池上亮二 好像看過
Ruka: 嗯........想不起植草長的是什麼樣子..........
白狐: 植草太不起眼了,似乎沒有當過主角
白狐: 植草長得很像山王的學生
鳳梨: 我也想不出植草的長相了~~
白狐: 原著有出現池上的名字嗎?
晴彥: 植草好像是個小平頭。 
雨: 小白倒形容得好 有點像 但看起來比較溫和
季子: 仙草........不會吧!^^|||
晴彥: 原著好像是沒出現池上的全名。
白狐: 雨你真像在說北京腔!
鳳梨: 哇哈哈~~仙草^^是一種好吃的食物耶~~
Ruka:沒有亮眼到讓大家都記住他的長相的一定罩不住仙道
AS: 挺好...................吃的
白狐: 那又怎麼出現亮二呢?井上設定的嗎?
鳳梨: 講話不要分段啦~~(笑)這樣 不太好喔!
白狐: 魚住的長相也很難忘!^^||||
白狐: 還有福田也很搶眼...又非常難忘!
晴彥: 大概是因為頭髮很亮吧~~
鳳梨: 嗯~魚住的確讓人印象深刻喔!
白狐:那種髮型實在很困難,我如果在現實生活中看見,一定會看不順眼
雨: 小白是說池上的髮型嗎
鳳梨: 油油亮亮閃閃動人?
晴彥: 再難也比不上仙道的。
白狐:是仙道啦!池上的髮型不就是洋平那種不良少年髮型嗎?^^
鳳梨: 仙道的是最花時間的髮型吧?
白狐: 我說的髮型困難是說仙道喔!
鳳梨: 不過覺得藤真應該也有花時間去護髮喔!
KY: 現實裡﹐好像沒人留仙道那個髮型吧﹖
白狐: 這個,有些人應該不護髮就能美美的
鳳梨: 我是沒看過啦~~
晴彥: 我覺得福田的頭髮也很難用。
AS: 流川應該不會去護髮....櫻木是想護也護不到了
白狐: 可是流川的頭髮也吹的很用心的樣子
KY: 哈哈~~櫻木頭髮還是會再長的啦^^;;;;
Ruka:可以想像痞痞的仙道早上一邊吹口哨一邊花時間整理頭髮的樣子.......流川就不可能了
白狐: 長髮的三井也非常照顧頭髮的樣子
晴彥: 我上次在全家便利商店看到一個髮型很像仙道的。
KY: 還是流川表面上酷酷的﹐其實很愛美﹖^^+
AS: 傳說中的流川姐姐在流川還在睡時幫他吹的....
白狐: 仙道的這幅吹髮景象,真像花花公子!^^|||
雨: 我覺得花道洋平他們的不良少年頭也是高難度的
白狐: 嗯...流川的髮型有形狀記憶
AS: 忽然好感謝神發明了離子燙....
Ruka: ㄟ.......那位仁兄長像如何?高不高? 
Belial: 牧會幫仙道整理頭髮嗎?
白狐: 洋平應該有抹不少油
雨: 我在國外也有看到仙道唷 ^^
晴彥: 洋平的比較難吧!
KY: 怎麼﹐你們都看得到仙道頭﹖^^+
白狐: 我不想看到仙道頭.....會阻礙視線的!^^||||||
鳳梨:沒仙道那麼高的髮型~不過型是差不多的~很多男生都這樣喔!
雨: 但我完全忘了那人什麼模樣啦
白狐: 我不想看到仙道頭.....會阻礙視線的!
鳳梨:沒仙道那麼高的髮型~不過型是差不多的~很多男生都這樣喔!
白狐: 對了!對造型很用心的還有宮城!
晴彥:你是說全家的嗎?不到170吧,臉有點小胖,戴黑邊粗框眼鏡。
白狐:如果男生的頭髮是梳高,但是非常短的話,那就會很好看
AS: 的確~~要把綣髮弄得那麼整齊也挺難的
白狐: 原來全家那位不是仙道,是長谷川
雨: 其實小三他剪短後 也很用心在弄頭髮喔
鳳梨: 對啊~現在國外的男生就是短短的梳高~
Ruka: 呵呵! 眼鏡向花形借的?差了20幾公分耶
白狐: 離子燙.....要燙宮城嗎?
鳳梨: 唯一不管頭髮的就只有流川了吧?自然美啊~~
雨: 小白說的那種髮型我喜歡∼
AS: 現在開的是白狐髮型解說講座~~~
晴彥:其實重點還是長相啦!如果魚住赤木梳成仙道的頭,諸位覺得如何?
雨: 我的花花理光頭後也不管了
白狐: 進入全國後,小三的髮型就開始走南烈路線了!
Ruka: 小三的髮型在三次元也會很好看 
鳳梨: 還不算離題啦!至少是有在談sd嘛~~
白狐:如果魚住開始學仙道,全縣最高的身高又要改寫了
AS:宮城燙直不知道會變怎樣?彩子大概不會理他了吧....^^|||
白狐: 不要管題了!就聊嘛!^^
鳳梨: 啊~~腦中冒出可怕的想像了~~
白狐: 和彩子一起燙囉!^O^
雨: 我覺得還不至於像南烈……小三很帥啊
Ruka: 討論SD的人物髮型也算是創舉吧?^^;;;
白狐: 南烈如果換髮型,會不會好看些啊?
晴彥:討厭岸本實理的髮型,不喜歡流長髮的南生,而且還很 Q。
AS: 好恐怖的直髮二人組...(也很有錢....)
白狐: 我是說小三頭髮開始像蛋殼!
雨: 南的髮型也不會不適合他咧 ^^|||
白狐: 岸本...長得很像鐵男耶!
季子: 小三還是剛剪頭髮時最好看!
KY: 要先走了﹐大家再見^^
白狐:南烈的眼睛和宮城是一國的,所以宮城燙直就會像南烈!
白狐: KY~~~才早上耶!
AS: 掰掰~~
雨:我知道小白的意思啦 我是說 小三不管怎麼樣都比較帥啦
晴彥: 對!我也不喜歡鐵男!
白狐: 不!小三長髮時好看!
季子: KY拜拜~~~
AS: 不要啊!!!!!!!!!!!!!!!!!!!!!!!!!!!!!!!!!!!!!!!!!!!!!
雨: KY要閃了嗎 T_T
KY: 太早起來了﹐要回去睡^^;;;
Ruka: 真的耶!南和宮城的眼睛是同類型的
白狐: KY再見~~~~闇要加油喔!^O^
KY: 是啊﹐我要閃人了^^﹐再見^^
Belial: KY再見囉!
白狐: 居然是要睡覺!!!!不准睡!
雨: 什麼啊 -_______-|||||||
KY: 小白﹐你的牧仙第三部也加油(眼睛閃閃發光)
Ruka: 再見嘍^__^
白狐: 嘖!快滾去睡吧!^^+
AS: 可憐的宮城............T_T
雨:說到眼睛髮型什麼的 我記得以前討論過 那時就覺得南和宮城一樣眼睛啦
晴彥: 對、對,牧仙第三,還有東條。
鳳梨: ky要去睡啦~
白狐: (什麼都沒有聽見...^^)
鳳梨: 不用擔心~~我們等一下會催的~~
雨: 小白裝死中
AS: 用看的~小白
白狐:既然都講到毫無題目的地步,回題也沒有意義,就繼續隨便來吧!
白狐: 好啦!我什麼都沒有看見!^^+
KY: ZZZZZ~~(小白別躲^^|||)~~~消失~~
Belial: 說到睡覺,M還在睡嗎?
白狐: 告訴你們,這個座談會有一個規矩
AS: 反正討論會也莫名其妙結束了....那就來催小白吧!!
白狐: 不能催主持人的稿!
白狐: 有結束了嗎?還在繼續的啊!
AS: 規矩?誰訂的?^^+
白狐: 應該是在睡覺.....真是大懶鬼!
雨: God!M那傢伙……怎麼搞的?
AS: 你少來!!!!^^+
白狐: 目前離開的有夢和鳳梨對吧?
白狐: 啊!是KY!對不起打錯字
AS: 鳳還在吧!
Belial: 有這個規矩嗎?我都不知道:P
晴彥: 座談會繼續,現在的主題是牧仙催稿大會。
白狐: 這個規矩從現在開始適用!^^+
AS: 小白會吐槽了...
AS: 投票表決~~
AS: 不適用!
白狐: 催也不會有用的,所以來繼續聊牧仙!
白狐: 我去洗把臉...你們先講
白狐: 嚇!在等我啊?
Belial: 小白你給我坐下來開座談會!
鳳梨: 我還在啦~剛剛去吃早餐了~~
白狐:啊啊~~~版主不要氣!我精神有一點渙散了,快一點了嘛!^^
白狐:我不清楚大家怎麼看仙道,似乎都覺得他很有花心的本錢
白狐: 然後又是痞子,
白狐: 好像什麼東西都是經驗豐富
白狐: 那釣魚呢?
雨: No,阿仙很可愛
Belial: 可是對著牧仙道好像變得沒那麼花心了
白狐: 我想問一個很蠢的問題,神奈川靠不靠海?
白狐: 他是在河邊釣,還是海邊釣?
Belial: 應該是靠海的吧
雨: 咦 不就在海邊?
白狐: 喂~~~大家別裝死啊!
Ruka:講到釣魚,不是有人因為洋平也釣魚所以配過仙洋嗎?(or洋仙?)
白狐: 洋平釣過魚?在哪裡?
晴彥: 洋平有釣魚?
雨: 對啊 洋平釣魚?不知道耶
雨: 仙洋是有 ^^
晴彥:因為連線的價錢問題,晴彥不得不走了,希望大家繼續努力(已經上了快3小時,要被老爸炮轟了),拜拜。
白狐:仙洋.....兩個感覺很淡泊的厲害傢伙互相嘿嘿傻笑
鳳梨: 我去打電話叫醒M了~
AS: m上線囉!!
白狐: 啊~~~~那再見了!祝好夢!^^
Ruka:正確不記得了.......似乎原著中出現過一個鏡頭?以前看一本同人誌上這樣說的
白狐: 鳳梨!幹得好!
Belial: 晴彥再見!東條座談會時見!
白狐: 你激起我的好奇心了!明天在去翻一次原著!
AS: 真要辦?
鳳梨: 東條座談會?!什麼時候要辦啊?
白狐: 真的有那種座談會.....^^||||||
Mizuki: 對不起^^睡過頭了
Ruka: 晴彥Bye Bye! 
AS: 大家先算計好對M的懲罰吧!
白狐:不要找我講喔!我對那傢伙不太認識,大家都比我懂他...^^||||||
季子: M~~~~~
鳳梨: 真有的話~理所當然又是狐要當主持人啦!
雨: 哈哈哈 小白你認命吧
Belial: 那要將鳳梨的懲罰一併放在M身上嗎?
雨: 踹死M
白狐: M!!我要代替月亮來懲罰你!
鳳梨: M終於過來了~~
Mizuki: 季~^^'''ruka大姐好
晴彥:東條座談會我會再來的,小白不准缺席(記得是十一月左右),拜拜。
AS: 再加個幾樣吧!
Ruka: Mizuki好 ^__^ 
白狐: 我再看看.....^^|||||拜拜~~~~
Mizuki: 對不起,對不起啦^^'''
鳳梨:最晚的人要受處罰喔!現在我不是最晚的那個囉~~^^
Mizuki: 昨天凌晨三點多才睡..睡過頭啦
AS: 道歉有何用!!
白狐: 好!罰最後一個人,罰寫一篇牧仙出來
雨: 虧M還po在版子上通知大家 自己睡死了
Mizuki: 我還夢到自己遲到,結果成真了^^'''
白狐: 管你!^^+
白狐: 可憐的KY和夢都離開了
Mizuki: 但是...但是..我有苦衷的呀^^'''
Belial:東條座談會的主持人理所當然地是東條後援會的偽會長季子啊!
雨: M既知道 還那麼晚睡
鳳梨:好~~~贊成^^(啊?M妳說我叫醒妳是別有目的的?)
Mizuki: 沒辦法的呀~
白狐: YES!!!!!我贊成B!^O^
AS: 還說提早來開聯盟會....
季子: 啊?有.....有這種事?
白狐: B我愛你!!!來抱一下~~~~~~
Mizuki:嗚~妳去問那個女的她為什麼給我大哥戴紅帽那就是我為什麼晚睡呀~
鳳梨: 對啊~~季也還沒當過主持嘛~~
雨: 唉呀 誰當都好啦 哈哈哈哈哈 反正不干我的事
白狐: 對啊!好險我沒有九點提早到
季子: B~~~為何不讓我好好的裝死啊~~~
AS: 鳳的農藥討論會呢?
Mizuki: 我家的貓又三更半夜的在鬼叫,誰睡得著啊~
Belial:可是因為M替我通知了各位,所以請大家罰少一點吧!就罰她寫小說好了
白狐:那,既然如此,現在是否不拘泥牧仙主題,來隨意聊天呢?
雨: M你睡糊塗了 我聽不懂你說啥
Mizuki: 來kiki跟大家問好
白狐: 我沒有被M通知到,我來罰!^^
鳳梨: AS妳別扯遠啦~~
白狐: 紅帽是什麼意思?
Mizuki: 都說是有意外發生嘛
白狐: 農藥討論會?
Mizuki: 戴綠帽^^''
雨: kiki是公的母的
AS: m~~你叫你們的貓來岸鍵盤?!
白狐: 對了,十月份是什麼座談會?
鳳梨: kiki昨天跟妳睡啊?
AS: 上次說好的啊~~
白狐: 喂喂...大家等一下
Mizuki: 喂!遲到乃m家常事,哪能就這麼給妳們罰的
Belial: 那座談會到此為止,請大家隨意的聊
Mizuki: 喂!遲到乃m家常事,哪能就這麼給妳們罰的
Belial: 那座談會到此為止,請大家隨意的聊
Mizuki: 公的
Mizuki: 啊啊~對不起呀b
白狐: 要胡說八道,先讓我致結束詞(笑)
Ruka: 啊!10/11有沒有花流座談會? 
雨: 哈 M一來座談會就沒了
Mizuki: 抱著他按啦~一直在旁邊鬼叫
鳳梨: 狐的結束詞是?請說吧!
雨: Ruka大姐 真想要有啊∼∼∼
白狐:那麼,非常謝謝B的邀請,以及各位的參加~~~~~(鞠躬)
Mizuki: 結束詞?
白狐: 就這樣!我滿足了!來聊天吧!^^
AS: 老套囉~~~
白狐: 廢話!致結束詞本來就是老套啊!^^+
Mizuki: 就這樣啊~`我還以為會更華麗燦爛的

就這樣,座談會在熱熱鬧鬧的座談會結束了.....


回會議記錄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