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全世界只想你來愛我 
      by Mizuki
	  

  當我愛的人不愛我,愛的是另一個人,而我卻愛他至深時••••會是怎樣的一 個悲劇呢?我是你的 左手,你是我的右手 ─── 。我想問,左手與右手之間,哪一個比較重要一點。 左手是我,右手是 你 ─── 那麼你是愛我多一點,還是愛自己多一些?握住你的右手,說聲我愛 你。拉起自己的左手, 與自己的右手緊緊相握,多麼希望那就是你我。問著右手你會不會離開我,它 卻一句話也不回答。    『你就不能愛我嗎?』一名成熟中有著些許稚氣的男孩,眼中帶著令人無法忽 視的哀慟,帶著幾分怨懟地看著眼前總是吸引了許多人注目的出色男子。 『儘管我愛你就像你愛的另一個人一樣••••你 還是無法愛我嗎?』   『你為何要一直苦苦相逼呢••••明明知道這份愛是沒有結果的。你•••• 真傻。』男子像是愧疚,又似無奈地低垂著頭。   『不!不會沒有結果的!』男孩激動地擄掠住男子的雙肩,彷彿想藉此搖醒他。 『只要你忘了他!忘 了那個不屬於你的男人••••我們一定可以 ─── 』 看著男子的肩膀開始劇烈顫抖,就連低垂的頭都開始抖起來。男孩被他嚇個措 手不及,連講話都結結巴巴。『可、可以••••學、學長 ─── ?』    『噗 ─── 』男子終於忍不住的爆笑出聲,以雙手環抱的肚子好像快笑破了一 般。『哈哈哈哈∼∼ ∼我、我受不了了∼∼∼』他整個人都笑倒在地,手還相 當誇張的猛搥著水泥地。『這是誰寫的劇本呀∼∼∼好愚蠢喔∼∼∼』   『東∼條∼晴∼彥∼∼∼』充滿殺氣的語氣與聲音自東條的背後傳來,令人不 禁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這已經是你一天下來的第一百九十三個NG了!你到底還想笑場到什麼時候啊!』   『不行啦∼∼∼導演,這個劇本我演不下去啦 ─── 換一個好不好?』東條那 誇張至極的笑容簡直要氣煞導演,一旁的諸星更是不敢相信一向那麼端莊、溫 文儒雅的東條會做出那麼誇張的動作。
  『你說不演就不演啊?你導演還是我導演?你是我兒子還是我是你兒子?啊?
你說呀?』不愧是東條的生母,白狐幾句話就把東條問到不知所措。『這是
AS指定的配對,M寫的劇本。我有什麼選擇餘地?知道了就給我好好的演
下去!租戲場又不是不要錢!』(註:此篇與白狐本人完全無關。)   『好兇喔,虧妳還是我的生母••••真是沒氣量。』東條不怕死的說著。   『還不都是你這個笨蛋害的!!!沒事造什麼孽^^+把AS迷得說出〝不求今
生,只願來世〞這種話!(M:絕無此事^^")只好送一篇你跟諸星的故事給
她當生日禮物!說來說去還不都是你這個笨蛋錯!』白狐簡直要抓狂了。
  『難道身為生母的妳就沒有錯嗎••••』東條暗自思忖。   『要不是看在AS的面子上跟這個 ─── (消音^^)劇本的份上,我才不想
來浪費時間。』白狐嘀
咕個不停。 ∼∼∼∼∼∼∼∼∼∼∼∼∼∼∼∼∼∼∼∼∼∼∼∼∼∼∼∼∼∼∼∼∼∼   在灰暗的街上,眾多的愛侶肩靠著肩、手牽著手的緩緩走過。什麼都沒留下,
只有那總是令苦戀中人羨慕的甜蜜。都市的光有些亮眼、有絲灰暗,照亮了
原本繁星滿天的黑夜。如掛勾般的月亮諷刺的掛在天上,取笑著愛情總是難
圓。而在都市的某個巷口,一對情人也正要面臨新月的來臨。   月難圓,情易缺••••    『你就不能愛我嗎?』其中一名成熟中有著些許稚氣的男孩,眼中帶著令人
無法忽視的哀慟,帶著幾分怨懟地看著眼前總是吸引了許多人注目的出色男
子。『儘管我愛你就像你愛那個人一樣••••你還是無法愛我嗎?』    『你為何要一直苦苦相逼呢••••明明知道這份愛是沒有結果的。你••••
真傻。』男子像是愧疚,又似無奈地低垂著頭。    『不!不會沒有結果的!』男孩激動地擄掠住男子的雙肩,彷彿想藉此搖醒
他。『只要你忘了他!忘了那個不屬於你的男人••••我們一定可以 ─── 』    『不要說了••••我早告訴過你,我只會傷害你。為什麼你不一開始就離
開?就這麼放棄的話,今天我們兩個都會輕鬆很多。』男子冷道。    男孩倏地抱住男子,猛搖著頭。『我不後悔!我不後悔!』    『你不後悔?!那你有沒有想到我的心情!』向來不輕易在外人面前動怒的
他竟然生氣了。『你的愛是負擔!是累贅!因為我無法跟一個男人在一起!
所以我才會想 ─── 才會想說跟那個人•••• 只要是朋友就夠了。只要是朋友就夠了 ─── 』    『東••••』男孩欲言又止,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了。    『我們••••』他抬起頭,以那對總是令人感到難懂的眼眸看著對方。
『就在這個地方分開吧••••不要再見面了。這樣 ─── 或許就不會令
得心受到更重的傷了吧。』他轉身邁步離去,不再回頭。
   『我••••』男孩對著他遠去的身影喊道:『全世界••••我就只希
望你來愛我 ─── 只是這樣而已。』    『我想愛的人,也就只有那一個人而已••••』    雲遮蔽了月亮,連一絲光芒都不肯施捨。唯有都市的光芒溫柔的包圍著每
個人,毫不吝嗇的與人分享它的光亮。也許這樣的一個城市之光••••
會比月亮還要溫柔許多吧。    之後,那兩人一生不曾交集、不曾見面、不曾聯絡•••• ∼∼∼∼∼∼∼∼∼∼∼∼∼∼∼∼∼∼∼∼∼∼∼∼∼∼∼∼∼∼∼∼∼∼    『什麼嘛,我哪有那麼悲情。對不對,諸星。』東條又搬出他的笑臉來騙人。    『是、是••••』諸星在東條的〝淫威〞下,也只能聽話答是。『但是這句
台詞很令人感動。全世界只想你來愛我。』    『嘖,一群只管浪漫不顧實際的傢伙。』現實派的白狐真恨不得拿根針把諸星
腦袋上方的浪漫幻想給一針刺破。『不好玩,真是不好玩。沒能整到東條的
戲真是有夠無趣。』(東條後援會:什∼麼∼∼∼?)    『學長。』諸星喚住已經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準備離去的東條。    『什麼事?』東條溫文地笑著。    『我••••』諸星欲語還休,過了許久才道:『不,沒什麼••••』    東條也裝傻地笑笑。『那麼我先走了。』    看著東條遠去的身影,諸星握住自己的右手。   如果你是我的右手,我願一生不放手。只有你是我所想要,只有你是我唯一
所愛。如果你是我右手,我寧願不要我的左手。這個世界裡,我只希望能被
你所愛。以你的右手牽著我左手,我願一生不放手。如果失去了你,我寧願不要我的右手。
∼完∼
回諸東小說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