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Waiting for you
        
By 小魚     
<PART 2>

還是毅然決然的走到這一步...... 對錯與否,我不知道。 但我清楚的了解到── 不許後悔,絕不許後悔! 只要有一絲絲這樣的情緒存在,我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決心, 一定會崩潰的。 那看似堅強的堡壘,其實是脆弱無比啊。 健司...健司..... 我還有資格這樣叫你嗎? 做為你的戀人,我一定離及格很遙遠。 那深埋在心底的話語,我竟然一次也沒有說出口。 這全是我的懦弱所造成的結果啊..... 你能原諒我嗎? 這最初也是最後的任性。 ....不,我怎麼能奢求你的原諒呢? 是我辜負了你的真情真意哪。 對不起。 我最愛的人..... * * * * * * * * * * * * *  「你在想什麼啊?這麼入神.....」 木暮的意識陡然集中,他有些狼狽的看著眼前開口的人。 那是選擇木暮前面一個位置的人。 開朗的笑容,一種易於親近的氣息;黝黑的皮膚,毫無疑問是 常曝露在陽光下的運動健將。 「我...我沒有特別在想什麼...」 看到支吾其詞的木暮,他了解到自己不便再追問下去。 「你好,我叫神原有人,興趣是游泳,未來的四年請多多指教!」 木暮一愣,沒想到他突然就這樣改變話題,而且那活潑的笑容 和聲音,跟櫻木有幾分神似呢! 但是木暮很快的回過神來,報以友善的笑容。 「你好,我叫木暮公延,也請多多指教。」 彼此都覺得對方是很好相處的人,木暮和神原就這樣毫無芥蒂 的聊起天來。 「木暮,老實說我剛走進教室時嚇了一跳呢!大家都好安靜,感 覺好沈悶喔。如果未來四年都在這種環境下渡過,我一定會死 掉的!」 「那是因為大家都不認識啊。今天是第一次見面,這種情況是難 免的,慢慢大家就會熱絡起來了。像你和我,不就開始講話了 嗎?」 「這樣說起來也有道理....可能因為我很多話吧,不太習慣 這樣的氣氛。像木暮你看起來就滿文靜的,是那種適合待在圖 書館的人。」 「會嗎?我是滿喜歡圖書館的,不過更喜歡籃球場喔!」 「你也打籃球嗎?我平常也打喔!...不過還是最喜歡游泳啦。 那你高中的時候是籃球隊的嗎?」 「是啊!湘北高中籃球隊....」 「神奈川的湘北?!你們跟山王的那一場比賽我有看喔,真精 彩!」 「謝謝。」 「咦∼∼∼∼那你為什麼特地跑來這唸呢?這裡的籃球隊又沒 有很有名...」 「我.......」 木暮微微低頭,抿了抿嘴唇,鏡片後的黑瞳佈滿了哀傷。 這樣的表情令神原一驚,與之前的溫柔笑容迥異,他知道自己 問了一個十分不該問的問題。 神原的心中升起了一股罪惡感,他覺得自己有責任讓木暮快樂 一點。 「嗯...木暮,我跟你說喔。我以前是游泳校隊的,我們的教 練很好笑喔!他啊..........」 * * * * * * * * * * * * * * *    藤真慌了。 站在海南大學新生名單前面,他已經由第一行看到最後一行不下 三次了。 可是他就是找不到那個名字。 沒有、沒有....沒有〝木暮公延〞! 怎麼會....他不是告訴我他考上了嗎? 為什麼沒有他的名字? 「藤真,別找了,木暮的名字不在上面。」 藤真猛然回頭,出聲的是赤木。 「他考上了東京的大學,在那邊租房子,已經搬過去了。」 「....你騙我....」 「我沒騙你,他還要我轉告你,不用去找他了,沒有人會告訴你 他在哪的。他會跟你在一起只是同情你而已,現在他對你已經很 厭煩了,以後不要再像小孩子一樣纏著他,這令他很反感。還有 .....」 「夠了!你以為我會相信這些鬼話嗎?我們在說的人是〝木暮公延〞 ,不是別人!你以為我有那麼不了解他嗎?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赤木在心裡嘆了口氣,表情卻依然。 「那...你要聽實話嗎?你可能會受傷。」 「你說!」 「...他說他不能忍受別人的異樣眼光。從小就一直很優秀的 木暮,你要他冠上同性戀的名詞,然後被別人當成異類嗎?他跟 你不一樣,不可能如此隨性的過日子。你有想過你們的將來嗎? 身為同性戀在社會上的阻力有多大,你不可能不知道吧。還有你 們四週的親友呢?他們會怎麼想?可不是每個人都會接受你們的 。木暮又那麼會為別人著想.....」 藤真原本已經完全接受這個說法,心裡正為自己沒有考慮到木暮 的想法而自責著。直到赤木說〝木暮又那麼會為別人著想〞,一 個念頭就這麼閃進他的腦海,一個會令自己更加自責的念頭。 藤真抬起頭,直直的看著赤木。

「赤木,你老實說,延他 ...他是不是為我著想,所以才離開的?」 赤木又在心裡嘆了一口氣。他早就知道這些說詞騙不了人,木 暮那單純的性格和想法,誰都摸得透。 他這個壞人算是白當了。 「有一天放學後─就是我知道他不考海南大的那一天,他約我去 吃晚餐,說有事要告訴我....」 ────────── 木暮已經盯著眼前的食物很久了,還是沒有要動筷的意思,也 沒有說話。 經過了六年的相處,赤木十分了解木暮的個性。他是那種什麼 煩惱都藏心底的人,很少會找別人傾吐。如今主動找自己商量, 又一副憂愁的模樣,一定發生什麼大事了。 「木暮,究竟發生什麼事了?你為什麼會突然改變志願呢?」 「我....」 木暮只吐出了這麼一個字。 「你不是有話要告訴我嗎?我們是這麼多年的朋友了,有什麼話 不能說!」 「...是有關於健司的...」 「是他?我早該想到的!他做了什麼令你難過的事嗎?當初我就 反對你跟他在一起.....」 「不是的!他對我很好!」 「不然是為了什麼?你這個樣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好啊!」 「....我不能再拖累他了。」 「拖累?」 赤木睜大了眼睛看著木暮,他完全不了解這句話的意思。 「健司是他爸爸的繼承人,將來就是一間公司的社長了,他有美 好的未來呀!如果我還在他的身邊....他爸媽現在就已經在 替他安排相親了,他們希望將來健司身旁能有個人在幫忙,最好 是個家世好、端莊又有能力的女孩子。我...我是不可能會被 接受的....我不想造成他的麻煩.....」 「....藤真他知道嗎?」 木暮搖了搖頭。 「那你知道他的想法嗎?他會在意這些嗎?」 「他會不顧一切的,我知道....可是我能仗著他寵我就毀了 他嗎?」 「那你自己呢?你自己的感受呢?你能就這樣放棄這段感情、對 他不再有任何眷戀嗎?」 沒有回話的木暮咬緊了下唇。 一瞬間,赤木以為他落淚了。 但是漸漸望向赤木的雙眼裡沒有水珠,閃在鏡片後面的是令人屏 息的堅決。 「我以經決定了。」 一字一字清楚的說著,容不得別人再說什麼。 赤木嘆了一口氣,木暮的固執他是十分了解的。 「那你要我幫你什麼呢?」 「幫我告訴健司,就說我厭倦他了,所以離開....」 「他會相信嗎?」 「...只要是能騙過他的話都行,隨你說...」 「木暮...我實在不贊成你這麼做。」 「我知道....不過,謝謝你還是決定幫我。」 赤木一聽,苦笑了起來。 木暮也一樣了解他啊! 看著露出這種表情的赤木,木暮也笑了。 是平常的那種溫柔笑容,帶著一抹哀愁。 ────────── 「怎麼.....」 聽完赤木的話,藤真低下了頭。 「藤真,我會告訴你這些,並不代表了我站在你這邊。雖然我不 贊同木暮的做法,可是他擔心的事可是事實啊!他說你會不顧一 切,但我可不認為你能違逆你的父母。現實比你想像的還要殘酷 ,你有把握渡過這些難關嗎?如果你做不到,就別去找木暮了, 那只會使你們兩個更痛苦而已。我的話就說到這裡,你好好想想 吧!」 赤木拋下呆立不動的藤真,轉身離開。 偌大的校園裡,藤真像是被一切遺棄了一般,什麼也看不見,什 麼也聽不到。

第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