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Waiting for you

By 小魚
<PART 3>

     
        人聲鼎沸的體育館漸漸安靜下來,籃球社的學生們一個一個的
        離開。

       「木暮,社團結束了嗎?」

        剛走出體育館,木暮就看到了等在門外的神原。

       「是啊!有事嗎?」
       「怎樣?今天晚上你要去嗎?」
       「這個....」
       「去啦!大二學長請客耶!」
       「可是PUB這種地方....我想不適合我。」
       「沒關係啦!陪我去見識看看嘛!」
       「......」
       「算我求你啦....」
       「....好吧。」
       「耶!!」

        * * * * * * * * * * * * * * *

       看著不停閃爍的五彩霓虹燈,木暮有些卻步。
 
       「木暮,你怎麼盯著人家的招牌看?快進去吧!我好興奮喔!」
       「呃...好。」

店內播放著超高分貝的搖滾樂,舞池裡滿是 扭動肢體的男男女女,空氣裡有混濁的煙味、酒味及香水味。 木暮不喜歡這裡。 神原拉著木暮的手,在吧台近門邊的空位坐下。 酒保殷勤的招呼著。 「兩位需要喝些什麼嗎?」 「木暮,我們喝酒好不好?」 「可是...我沒有喝過酒....」 「沒問題的,我們店內有一些酒精濃度十分低的調酒,就算是從 來沒有渴過酒的人,也不用擔心會醉。」 「那...你推薦什麼呢?」 「來一杯『相思』如何?它是由多種水果酒加蜂蜜調成的,口感 好,酒精濃度也低,是店內非常受歡迎的調酒。」 「好!就來兩杯『相思』吧!」 透明的玻璃杯內是澄澈的琥珀色液體,切片雕花的蘋果被裝飾在 杯緣,淡淡果香傳出,是一杯十分討喜的飲料。 叫『相思』嗎? 木暮啜飲一口,溫潤的口感,酸酸甜甜的滋味。 持高酒杯,燈光透著琥珀。 看著這杯『相思』,木暮覺得它少了一味。 ──苦澀。 * * * * * * * * * * * * * * *    藤真坐在宿舍的書桌前,早上的三、四堂有課,但他不想去上課。 昨晚,他又夢見木暮了。 依舊是不曾改變的笑容,但卻怎樣也碰觸不到。 藤真覺得自己快瘋了。 見不到木暮,任何事似乎都不具任何意義。 他拋開一切,衝出房間。 * * * * * * * * * * * * * * *    「花形!」 藤真跑進花形的房間時。花形已收拾好東西,準備去上今天的第 一堂課。 「藤真?怎麼了?」 「我們是不是朋友?」 花形愣了一下,藤真怎麼會沒頭沒腦的冒出這一句? 「我們當然是啊!你怎麼突然這麼問?」 「那好,蹺掉今天的課吧!」 「咦∼∼∼∼∼??」 在花形尚未弄清楚任何一件事之前,藤真已經拉著他往外衝。 「等...等等,藤真...」 藤真絲毫沒有減緩速度的打算。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跟赤木要到電話和住址了。」 「什麼?」 藤真突然停下腳步,面向花形。 「我知道延現在在哪裡了!」 * * * * * * * * * * * * * * *    花形握著方向盤,目的地是東京。 「就因為我有駕照,所以你來找我?」 「對呀。」 「你可以搭車去啊!」 「要循著地址找,開車比較方便嘛!」 花形無奈的嘆了口氣,眼光瞄上了藤真手上的盒子。 「那你買那個做什麼?」 「這是我的承諾。」 * * * * * * * * * * * * * * *    木暮把課本放上書桌,整個人便攤在床上。 今天是滿堂,所以木暮較平常還累。 電鈴響起。 木暮邊思索可能來訪的人,邊把門打開。 然而,門外站著的人,卻是木暮怎樣想不到的。 「健司.......」 「延,你先不要說話,聽我說。」 木暮沒有反應,他尚未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我知道你離開的理由,赤木都告訴我了。當他說那些話時,我 ...我好氣我自己,我竟然無法反駁。我想的事情沒有你多, 只是享受跟你在一起的快樂,一點也不了解你的苦惱。這近一個 月來,我一直在思考,你的顧慮是對的,只要我們繼續在一起, 就會有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我們有能力渡過嗎?但是在我還沒 思考出答案時,我就快因見不到你而發狂了!延,不管以後會遇 到什麼事,只要我們能在一起,我就有把握能渡過。所以.....」 藤真打開手中的盒子,一枚銀色的戒指閃閃發亮。 「也許,這不能讓我們成為合法的伴侶,但這是我想到能證明我 的決心的方法。所以.....」 木暮緊緊咬住下唇,扼止眼中蠢動的淚水。 他伸出手,闔上戒指的蓋子,然後抬頭望向藤真。 眼中是藤真不熟悉的冷漠。 「藤真,你別孩子氣了。」 藤真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著木暮。 「如果你沒別的事,我明天有考試,我想看書了,請你離開。」 木暮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把門關上的。 他背倚著門板,摀住自己的嘴,儘管臉上爬滿淚痕,也不允許自 己發出一點聲音。 這是為了他好,是為了他! 就算自己多痛苦,也不要緊...... 藤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坐上花形的車。 他緊握著手中的盒子,頭低垂著。 花形在身邊說著什麼,但他聽不到。 花形看了一眼藤真,止住了嘴,專注於前方的路況。 他知道藤真不喜歡讓別人看見他落淚的樣子。

第四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