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Waiting for you

By 小魚

<PART 4>

花形已經有一個禮拜沒有見到藤真了。他知道藤真是因為木暮 的事而心情低落,不想來上課,所以不介意。但是,一個禮拜, 實在是太久了。他不希望藤真因為這件事而不能再做他的同學。 花形按響藤真家的門鈴,他要好好跟藤真談談。 來開門的是藤真唸國中的弟弟──耕司。 「耕司,晚安。你哥哥在嗎?」 耕司低下了頭,不發一語。 不對勁! 「耕司?」 「哥哥離家出走了....」 「什麼!?」 「前幾天他和爸媽大吵一架,隔天就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花形的腦中一片嗡嗡然,他完全沒有預料到藤真會這麼做。 是為了木暮? 「花形哥.....你知道木暮這個人嗎?」 果然.... 「知道,怎麼會突然問起他?」 「雖然我沒有在場,可是哥哥好像是因為這個人才跟爸媽吵架的。 哥哥還說他要去東京之類的話....花形哥,木暮是誰?他對 哥哥很重要嗎?」 「這個.....我想你哥哥是認為他很重要的,他是....」 花形真不知該如何開口。 耕司看花形欲言又止的模樣,像是了解到什麼似的點點頭。 「真是....那個人對哥哥而言真的重要到連我們都可以不要?」 花形一震。 藤真一直很疼愛這個小他五歲的弟弟,耕司也非常喜歡藤真。 在耕司的眼中,藤真是近趨完美的。 如今,耕司心中的痛,花形可以理解。 「耕司,你們對藤真而言也是十分重要的,只是他現在有些事情要 處理,必須離開一陣子。他一定會回來的,你們對他而言,是無 可取代的。相信我。」 耕司漾開淡淡的笑。 * * * * * * * * * * * * * *    「喂,我是木暮。」 「木暮,我是赤木。你知道嗎?藤真的事.....」 「健司?他怎麼了?」 「.....他離家出走了,現在,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 「怎麼會....」 「今天花形來找我,告訴我這件事。他拜託我問問你,藤真有沒 有到你那去。」 「沒有...他沒有來找我....」 「木暮,他似乎是向他父母坦承你們的事了,還說要到東京去。 他真的...拋下一切了。」 木暮不知道自己掛上電話了沒有。 他的腦中一片空白。 * * * * * * * * * * * * * *     一個月過去。 憔悴,似乎不足以形容木暮。 他不再像以前那樣笑了,憂愁是唯一的表情。 木暮在放學後,在東京,像大海撈針般的尋找藤真。 雖然藤真極可能來到東京,但這樣子的找法,成功機率實在不大。 明知如此,木暮還是故我。如果不做些什麼,他一定會崩潰。 一顆心,全副思緒,都在藤真身上。 又一個失望的夜晚。 木暮漫步在閃著霓虹燈的街頭,他覺得自己好亂。 如果有任何東西可以暫時麻痺自己,他會去試一試。他立在一間 PUB前面,一個他討厭的地方。他走了進去。 木暮低著頭坐在吧台前,嘈雜的音樂,充耳不聞。酒保來到他的 面前,木暮還是連頭也不抬。 「一杯伏特加。」 這是木暮所知道的最烈的酒。 「延....?」 木暮倏地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人。 白色襯衫,黑色背心,十足的酒保裝扮。 是藤真! 兩個人以不可思議的眼神互望著。 木暮突然伸出雙臂,把藤真拉向自己,頭伏在他的肩上,哭了起 來。他把這一個月來的擔心、煩惱、不安、懊悔化作淚水,全都 還給藤真。 不能遏止的。 * * * * * * * * * * * * * *     藤真為木暮倒了一杯水,然後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他們在員工休息室裡,有一副桌椅和幾個置物櫃。是PUB裡的 工作人員休息和換衣服的地方。 木暮沒有動杯子,只是看著藤真。 是一種怨懟,又像是怕他突然消失的眼神。 「你怎麼會在這裡?」 聲音還有些哽咽。 「我在這裡打工....」 「這麼危險的地方?」 「因為我知道你不會來這種地方,沒想到....」 「為什麼離家出走?」 「....我現在在準備重考,我要做你的學弟。」 「為什麼....」 「這全都是為了你!我要徹徹底底的讓你知道我的決心,這次不管 你再怎麼拒絕我,我都不會放棄的。」 木暮看著眼前神色激動的男孩,他不知要如何回他。 再一次拒絕? 接受? 木暮動搖了。 「延,你說我不知好歹也好,說我死皮賴臉也好。無論如何,我 再也不要回去過那段沒有你的日子了。那是地獄,你知道嗎?我 是真的愛你!這輩子我不可能再用同樣的感情去愛另一個人。」 好強烈的感情! 藤真不顧一切,執著無悔的愛緊緊的揪住木暮的心。 自己曾經把這樣的真心推至心門外兩次,第三次呢? 木暮阻擋不了把自己包圍住的情感。 他可以如此去愛,自己為何不行呢? 木暮抬起淚眼看著藤真,在心中起誓。 如果他會因自己而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那我就陪著他一起沈淪 吧! 「那只戒指還在嗎?」 雖然不知道木暮為何如此問,藤真還是點了點頭。 他把戴著的項鍊解下,戒指在其上閃著銀光。 「我從來就沒有想要丟掉它,就算你不想要....」 「可以幫我戴上嗎?」 「咦?」 藤真一時還不能理解木暮所說的話。 木暮露出微笑,是比以往都幸福的笑容。 「我說,可以幫我載上嗎?」 藤真高興的擁緊了木暮,隨後替他戴上了戒指。 沒有人開口說一句話,但已彼此承諾要共渡一生。不論遭到什麼困 境,遇到什麼阻撓。 ──健司,我有句話想告訴你,卻一直沒有說。 ──什麼話? ──我....我也愛你.... ──你已經時時刻刻在告訴我了啊,用你的行動,你的眼神,你的一 切.... I hold you in my soul You're always be Here with me forever You must believe I am waiting for you I am waiting for you in my heart
∼完∼
番外篇
回藤暮小說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