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心的感覺--喜歡
            by 月光

 

          像顆種子,種在腦海中的身影,想盡辦法也忘不了...自己是怎麼了?怎
            麼會連自己的思想都無法控制...都是因為他,都是因為他...

          記憶裡,最後映入眼中的景像,是他梨花帶淚的哭顏...擰了擰眉,一個
            大男生,竟然在大庭廣眾,有上千觀眾的體育館落淚...看來他是真的很喜歡
            籃球,雖然我也很喜歡籃球,籃球是我的唯一,也許是我驕傲的骨氣作祟,也許
            是我男性的尊嚴作怪,就算輸球,我也不會哭的,我只會更加努力,一雪前恥!
            根本沒什麼好哭的...沒來由的一陣心痛,這是什麼感覺?反正就是覺得他的
            臉上,不適合掛滿淚珠,只適合如花的笑顏...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他...是因為同病相憐嗎?可以這樣子形容嗎?應該
            怎麼說呢...?不會去想太多事情的腦袋,裡頭的形容詞有限...這麼說好
            了,以前啊,常常有人說我長得美、骨架細瘦,皮膚白皙,比起女孩子更加美豔
            動人!通常呢,說我美麗的人,語氣輕佻的會被我狠狠揍一頓,真心誇讚的會收
            到我兇惡的目光,總之我就是非.常.不.喜.歡人家說我美麗,我又不是女孩
            子!長得美也不是我願意的,這是父母所生,我沒得選擇.....

          他跟我會有相同的困擾吧?!臉蛋很好看,眼睛很燦亮,雙眉很修長,鼻子
            很秀挺,嘴唇很紅潤,體格很纖細...這些已經是流川單純的腦細胞所能想出
            最好的形容詞!老天可以為他作證,他絕對沒有半點幸災樂禍的意思,只是真的
            覺得他出奇的漂亮而已...應該沒錯吧?!他和他就稱為”同病相憐”!!!

          大白痴說他是候補球員,果然是名副其實的大白痴!他的球衣是四號,不用
            想也知道他是隊上的靈魂人物!不出所料,他一上場,馬上就風雲變色,球隊的
            氣氛都不一樣了...木暮學長在賽前說他是”選手兼教練”,實在是看不出來
            啊...”人不可貌相”就是指這種人嗎?!一個好選手,未必會是一個好教練
            ,一個好教練,也未必會是一個好選手,不是我看貶他,而是他的外表....

         『湘北想要擠入前四強還早得很!』他自信得理直氣壯:『來吧!』
         『什麼?』哇靠!或許是我高傲的自尊心使然,在球場上我絕不允許他人的
            挑釁...我會讓你見識到流川楓真正的實力!大家走著瞧...

          不簡單,有實力!這是賽後對他的觀感,也只能想出這兩句形容詞...本
            以為與他只是球場上的對手,比完球賽,出了球場,從此各走各的,不會再有任
            何交集!!!只是做夢也想不到,他賽後的淚顏,竟然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湘北輸給海南...聽說他最後因體力不支而退場...以一個新人來說,
            他表現得實在是太出色了,值得喝采!高野、永野口沬橫飛地形容他優異的表現
            ,好樣的!好一個稱譽神奈川的超級新人!

          富丘中學的傳奇人物,神奈川人人看好的超級新人,終於正式見面了...
            美,人美,球技更美!呵呵,用美來形容一個男生不太好,可是我真的是這樣子
            覺得...刀削般的利落臉龐,雙眼銳利地燃放四散的熱力,劍眉畫出拒人千里
            的味道,鼻子、嘴唇都像雕刻出來似的,白皙的肌膚因激烈的籃賽而泛起一層紅
            灩...呵呵,那張面無表情的撲克牌臉,一定很討厭人家說他美吧?!我和他
            剛好相反,如果有人誇我漂亮,我一點都不會生氣,因為我真的很漂亮...!

           長人陣,是我們最有利的武器!可是,他在長人陣之中,表現得毫不遜色,
            照樣切入上籃,照樣搶籃板球,照樣補進得分,照樣蓋人火鍋...哇哇哇!他
            的彈跳力,他的爆發力,實在是太驚人了!暗暗在心底叫好,如果我是坐在觀眾
            席上,我會給予他最熱烈的掌聲...為什麼我們隊上就沒有這種新人,真是讓
            人扼腕啊...哼!該是時候了,上場挫坐他勢不可擋的銳氣吧...
 
           球賽已經不是我所能掌控的,這兩個一年級的得分拍擋,雖然之間火藥味很
            濃,但是合作無間,完全出乎我所預料...球賽輸了,輸得心服口服...

          雖然說不按牌理出牌的門外漢櫻木花道,是使球隊大亂陣腳的主因,但是一
            開始打開僵局,演出完美個人秀的是他!如果沒有他,我們會一直很順利得打敗
            湘北、打敗海南、打敗武里、打敗陵南...在球場上,忍不住哭了,他們真的
            很棒,下次我不會再輸給他們了,一定不會...列隊時,禁不住心頭的聲音,
            淚眼迷濛地偷偷看他一眼...心跳差點停止,他是在看我嗎...?

          奇怪?怎麼滿腦子想得都是他?不斷在眼前重演比賽當天的情景,不斷在腦
            中想起他華麗完美的表現,從來不曾如此,從來不曾想一個人,想到心痛...
            怎麼會這樣?像個小女孩迷戀夢中情人一樣...夢中情人?天啊!難道我?!
            不會的,他是男的,我也是男的,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我想太多了.....

       ★     ★     ★     ★     ★

           喜氣洋洋,熱鬧滾滾的結婚喜宴...唉,眼皮都快閉上了,為什麼我要來
            這種地方?我應該在家裡睡覺,不然就是去球場練球!都是姐姐啦,她同事結婚
            ,幹嘛硬啦我陪她來...因為我同事都覺得你長得很俊美啊,想要看看你嘛!
            這是什麼爛理由?有什麼好看的!我又不是供人欣賞的標本!如果不是因為她是
            我姐姐,如果不是因為她對我疼愛有加,如果不是因為她低聲下氣苦苦哀求,就
            算用八人大轎抬我,我也不來...真的好想睡覺喔...

          嗯...休息室裡頭,有沙發可以睡吧?裡頭那麼多間休息室,隨便找一間
            都可以睡!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十分鐘後,流川已經安然舒適地躺在休息室
            的沙發上沉入夢鄉...
 


          真是吵耳!熱鬧歸熱鬧,卻吵得人心煩意亂...表姐結婚,我為什麼一定
            要來?我可以跟花形他們一起練球,或者逛街都可以,真是浪費我的時間!偏偏
            又拗不過媽媽...打個哈欠,昨天看錄影帶看太晚了,現在好想睡喔....
 
           找個地方小睡一下吧...悄悄地打開門,終於可以好好休哦

            啊?!是他!他怎麼會在這裡?

          算了,另外再找間休息室吧!腦袋裡頭真的是這麼想的,腳步卻是無聲無息
            移近,這張稚憨沒有防備的睡臉,叫人移不開目光...

           時間好像是靜止了,就這樣看著他,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可能是因為維持同
            一個姿勢太久,脖子發酸...天啊,自己怎麼會看一個男孩,看得這麼入迷,
            而且還是個年紀比他小的男孩,簡直是羞得無地自容...

          難不成...我、我、我愛上他了?不會的,這一定是錯覺...然而腦中
            一旦出現這個想法,卻怎麼趕也趕不走...

          看來,我是真的愛上他了?!是了,這樣子想著一個人,想得徹夜難眠,一
            定就是愛了...可是,他不但是個男的,而且年紀還比我小...

          這是不對的...這是不對的...愛人,有錯嗎???管他的,愛情沒有
            對錯,只有輸贏!流川楓,我要贏得你的愛.....

          還真能睡,睡得真沉...拉張小椅子,在流川身旁坐下...

          為什麼他要將前額的瀏海留得這麼長?幾乎遮去他大半俊美的面孔,真是暴
            殄天物,枉費上天賜給他這麼好看的一張臉...

          這樣盯著他看多久了?眼皮好酸喔,想睡了...無意識的動作,趴在流川
            的胸膛上...沉穩的心跳聲,像催人入眠的搖籃曲,藤真緩緩睡去...

        ★     ★     ★     ★     ★

          果然還是睡覺最好了...咦?流川感覺到胸前的重量,有東西壓著他?連
            忙睜開雙眼...怎麼會是他?!流川不自在地扭動一下身體...

          因為流川的蠕動,藤真睡眼惺忪醒來,揉揉眼睛:『你醒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表姐結婚啊。』藤真親切的笑容,和面無表情的流川,是一大對比。
         『不是!你怎麼會睡在這裡?』流川皺皺眉,語氣挺不耐的。
         『我本來是想進來小睡一下的,沒想到會被你捷足先登。』
         『.....』就算我捷足先登,你也沒必要壓著我睡啊...唔!左手好
            像麻掉了...我跟他很熟嗎?就算是很熟的朋友,也沒有這樣靠著睡吧?!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你今天不用練球嗎?』
         『早上練過了。』
         『湘北今年改變歷史,讓山王初嚐敗績,我看過錄影帶,你的表現無可挑剔
         ,真是帥呆了!』藤真熠熠的眸光,興奮的光采,彷若是自己球隊贏球。
         『.....』又不是你贏球,有必要高興成這樣子嗎?!
         『對了,我看過湘北與豐玉之戰,你的眼睛沒事吧?』藤真直直盯著流川的
            眼睛搜尋...相信任何人都會為之心折,雖然傷了一隻眼睛,仍然毫不畏縮,
            打得比平時更賣力...難怪王牌殺手南烈會大受影響,進而表現失常...

           『我沒事。』藤真不染塵的漂亮面孔,像特大寫的鏡頭,在流川眼前放大,
            清淡如幽蘭的吐息,噴灑在流川的臉上...不習慣與人這般親近,流川稍稍後
            移,有人這樣子目不轉睛盯著人直瞧嗎?

          『去年,我們翔陽也和豐玉打過,可是我們輸了...南烈的一擊,還來不
         及感覺到痛,我眼前一黑,已經昏過去了!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躺在醫
         院裡,球賽也輸了...』藤真悽悽然,如泣如訴,已經過了一年的往事
            ,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會痛,痛得不是額頭上的傷,是心...就那樣子輸了球
            賽,輸得好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這件事聽學長們提過,聽說撞得不輕,還流血呢!
          『你看看,還留下疤痕。』藤真撥起前額的頭髮。
          啊!流川睜大雙眼...真的留下疤痕,尤其是在那張漂亮無瑕的面孔上,
            更是顯得觸目驚心...當時一定很疼吧?憐惜之心頓起...手不自覺拂上藤
            真的臉,大拇指來回輕撫那已呈粉色的疤痕...
 
         『如果我能更小心一點,如果我沒昏倒繼續比賽,我們會贏的...』泣怨
            的神情,滿佈藤真無瑕的面孔,相較於五分鐘前的如花笑顏,簡直有雲泥之別!

         『還痛嗎?』流川的聲音不冷不熱,卻夾雜許多的心疼與不捨...
         『流川...』流川像呵護一件珍寶的表現,讓藤真心裡湧現絲絲感動。
         『啊!』驚覺失禮的流川,連忙將手放下...
          藤真見狀,忍不住輕笑出聲,綻放出笑容:『流川,你覺得我漂亮嗎?』
         『嗯?』流川微愣,自己不喜歡別人誇自己美,藤真應該也不喜歡吧?!
         『難道你覺得我不夠漂亮?』收起笑容,藤真狀似哀怨。
         『你...』流川頓覺手足無指,這個人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啊???一開始
            ,就帶著好像見到好朋友的笑容,說個不停,問個不停...後來,因為提起輸
            球的事情,那讓人心疼憐惜的神情,深深印記在腦海,在心頭激盪難平時...
            誰知一眨眼,他竟然笑著問,他漂亮嗎???還來不及回答,或者說,還不知道
            該怎麼回答...他竟然滿臉哀怨,好像我在欺負他似的...

         『每個人都說我漂亮的,因為有這個傷疤,所以你覺得我醜?』藤真水汪汪
            的大眼,凝滿可疑的水氣,彷彿只要一眨眼,淚珠就會滑下臉龐...

         『不是。』流川訥訥地開口,怎麼辦?他並不想惹哭藤真!這個人也真是的
            ,他少說比自己大兩歲吧...怎麼會...天啊,他該怎麼辦...?

         『流川,你說我漂亮嗎?』藤真再問一次,不相信這次流川還不回答。
         『嗯...』流川微微點頭,藤真的漂亮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太好了,我漂亮得足以讓你喜歡我嗎?』藤真積極行動,和流川相識不深
            ,但是也多多少少知道流川是出了名的沉默寡言...自己得積木主動一點,好
            讓流川也喜歡上自己...他不想留下遺憾,以後才來苦苦追悔...
 
         『.....』流川這次不是無話可說,而是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流川,我喜歡你,你明白喜歡的意思嗎?』
         『.....』什麼意思?喜歡是指...?!
         『你以為是朋友之間的喜歡嗎?』
         『.....』朋友?他們只不過是互相認識,還算不上是朋友吧?!
         『不要誤會,我指得不是朋友的喜歡,而是情人。』
         『情人?』流川終於驚叫出聲,他們連朋友都算不上,就說是情人?!流川
            雖然未識情與愛,也知道”情人”這兩個字代表什麼意思!

         『你懂嗎?我是說情人喔。』
         『.....』我當然懂何謂情人...就是因為”懂”,才不知道該說什
            麼...沒遇過這種情況的流川,實在不曉得該怎麼辦???
 
         『不說話是代表我被拒絕了嗎?』早該想到的,流川根本不可能會注意到自
            己,他的心中只有籃球,只有球場上的對手,沒有其他了...

         『啊?』怎麼了?流川突然意識到,自己只是不知所措而已,壓根兒就沒想
            到要拒絕藤真...難道自己也有所期待...?

         『我早該知道會這樣的,畢竟自己都是男生,沒關係的。』藤真勉強自己擠
            出笑容,就算沒有結果,也要給流川留下最美的印象。

         『.....』流川單純的想法中認為,是男是女一點關係都沒有啊,最重
            要的是心的感覺...該怎麼表達給藤真知道呢?沉默是因為自己不擅表達,寡
            言是因為總是詞不達意,所以乾脆什麼都不說,只用行動表示...

         『對不起。』藤真退一步,拉開與流川的距離:『我不想造成你的困擾。』
         『藤真...』想要伸手捉住藤真,強烈預感到藤真即將消失...
         『再見了。』藤真微一行禮,迅速轉身想開門離去。

          在藤真的手碰到門把之前...流川一把將藤真攬回胸前...
         『流川...』一下子靠流川這麼近,讓藤真有點心慌意亂...
         『我想,我是喜歡你的。』輕輕摟著藤真,低低訴著心意。
         『你說什麼?』
         『我曾經想你想到睡不著覺,我以前不會這樣想著一個人,我應該是喜歡你
         的。』流川不明白這種迴盪於心的感覺是什麼,只知道他不想藤真離開。

         『可是你剛才...』剛才明明還那麼冷漠!剛才明明什麼都不說!藤真在
            心底控訴...是因為同情嗎?他要得不是流川的同情,是流川的愛啊...

          『剛才...』流川慌亂地想,該怎麼說才好?剛才他也是一陣渾沌...
         『我不需要同情。』藤真想推開流川,卻發現流川倏地收緊手臂...
         『不是同情!我不是一個會對別人施予同情的人!』
         『那...』藤真的眼神流露出一絲竊喜。
         『不是同情就是喜歡,我喜歡你。』
         『真的嗎?我是男的...』藤真怯怯地問,不見告白時不顧一切的自信。
         『我知道你是男的。』流川攏起眉頭,又怎麼了?
         『是男的...也沒關係嗎?』這個答案,讓藤真又期待,又怕受傷害。
         『不要想那麼多。』
         『嗯!』藤真拾回笑容:『流川,我喜歡你。』
          流川玩味欣賞著藤真臉上豐富的表情,喜怒哀樂全寫在那張俏臉上...

          『藤真...』藤真紅灩的唇浮著笑靨,定定鎖住流川的視線...
         『流川...』藤真有所期待地閤上雙眼...
 
          流川的腦袋一片空白,什麼也不能想,什麼也無法想...順著潛意識低下
            頭...微韻的唇印上藤真微啟的唇,四唇交接...

          流川的吻很笨拙,沒有純熟的技巧,也沒有進佔的攫取...藤真閉著眼,
            只懂單純地接受,不懂要如何給予...嚴格說來,這根本不算是一個吻,只能
            夠算是唇與唇相貼而已...但是,怦然心動的藤真,早已意亂情迷;情竇初開
            的流川,嚐盡甜蜜滋味...兩個人都很享受、很陶醉...

          也許是天性吧?!這種事不用特別教導,流川自然而然想更進一步...
         『唔...好痛!』
          血的味道...流川慌亂地鬆開藤真的唇畔...
          只見藤真皺著秀眉,用手貼住嘴唇...
         『藤真...!』流川沒想到會弄傷藤真,他已經很輕,很柔了...
         『我沒事。』
         『我看看。』流川拉開藤真的手,藤真的上唇不斷滲出血來...
          流川手忙腳亂抽起桌上的面紙,壓住藤真的唇...
         『對不起,我是第一次...』流川整個人都慌了,怎麼會血流不止呢?
         『沒關係..因為..我也是..第一次...』因為嘴唇被流川用面紙壓
            著,藤真的話斷斷續續...
 
         『真的沒關係嗎?』
         『嗯!』藤真忙不迭地點頭,看似冷漠的流川,其實也是很溫柔的。
          『還疼嗎?』流川很仔細地擦拭,好像沒再流血了...
         『不疼了...我一直幻想著我的初吻,會是甜美的,回味無窮的...』
          『.....』流川沒有開口,第一次發現自己的拙劣...
         『這是一個甜美的記號啊!』藤真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太明白流川的拙劣,
            來自於沒有經驗,也就是說,他與他相同單純...

          流川依舊沒有開口,用舌頭輕輕舔拭藤真唇上的傷...
         『我們再多練習幾次,下次你就不會咬傷我了。』藤真輕啄流川的唇。
         『.....』流川親吻藤真的鼻頭,表示同意...
         『我只會找你練習,你也只能找我練習喔!』藤真已經學會向流川撒嬌。
         『當然。』
          『那再來一次吧!』 
           『我才應該是主動的...』
          不需要言語,用吻來表達彼此的心意吧.....


∼完∼
回藤流小說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