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Waiting for you
        
By 小魚
<PART 1>

木暮拿起杯子,香濃的咖啡順著喉嚨滑下,溫暖擴散全身。 玻璃窗外是人來人往的週末,室內的輕音樂流轉獨特的寧靜。 瞄了瞄手錶,木暮微蹙眉頭。 他從不曾遲到過啊!今天是怎麼了? 有什麼事擔擱了嗎? 他把視線望向窗外,期盼能發現那個他心繫的身影。 咖啡將見底的時候,木暮微笑,那個人正在人群裡穿梭著。 視線相對時,兩個人都揮了揮手。 門上的鈴鐺響了,服務生喚起親切的〝歡迎光臨〞。 滿臉歉意的男孩坐在木暮對面後不久,又一杯熱咖啡送上桌。 「對不起,臨出門時被我媽抓住了。」藤真還有些喘,額上冒起 一層薄薄的汗珠。 「沒關係,我沒有等很久。你媽媽不讓你出門嗎?」 「不是啦!還不就那件事。」 「哪件事?」 「相親啊!」 木暮握著杯子的手,猛然緊縮了一下。 「繼某某銀行總經理的女兒後,這次是某某公司董事長的女兒。」 木暮喝下最後一口咖啡,覺得比前幾口要苦澀許多。 「媽說,那個董事長是爸爸的好朋友,那個女孩也滿喜歡我的, 叫我無論如何都要考慮看看。你想想看,如果喜歡我的女孩都 要顧到的話,那我會有多少個女朋友?」 「你還真有自信。」木暮被逗得笑了出來。 「那當然!我是翔陽的藤真啊!」 木暮微笑著,續了一杯咖啡。

喝下第一口,不加糖。 「那個女孩條件怎麼樣呢?」 「她大我一歲,現在是大一的學生。聽媽說,她很大方又開朗, 家教很好。如果娶了她,將來我繼承爸爸的公司後,她一定是 很好的助手。天哪!我都還沒上大學,未來就已經被安排好了, 我才不願意。」 木暮不語,又一口咖啡。 「對了...我有她的照片,媽硬塞給我的。你要看嗎?」 「好啊。」 藤真從背包裡抽出一張微皺的照片,很明顯是他隨便塞進背包裡 的。 「她很可愛啊!」木暮把照片放在桌上攤平。 「是不錯啊!可是....哪比得上我的延可愛呢?」藤真把手 肘靠在桌上,撐著臉龐,饒富興味的看著木暮。 血液直往頭部衝,木暮覺得臉頰發熱。 藤真愛死他臉紅害羞的樣子了。 「嗯....那個....藤真...」總算想到別的話題了。 「延,你怎麼又叫我藤真呢?」有些生氣的口吻。 「....健司....」木暮還是不習慣如此稱呼藤真。 「嗯,什麼事?」藤真滿意的笑了。 「...大學的事怎麼樣了?」 「確定保送海南大了。」 「真的?恭喜!」 「牧也會直升海南大,以後就是隊友了。從敵人變成隊友,還真 有點奇怪,不過能擁有這麼優秀的隊友,也是很不錯的事啦。 對了,聽說赤木也準備考這所學校?」 「是啊!憑他的成績是沒問題的。」 「太好了!一流的後衛、中鋒都有了。延,你也會考海南吧,這 樣你可以繼續跟赤木一起打球,我們也就是隊友了。」 「...當然囉...對了,今天你想去哪裡呢?」 「去看電影吧!你不是很想看那部新上檔的片子嗎?」 「好啊!」   * * * * * * * * * * * * * * *  木暮有些猶豫的拿起話筒,看了電話好一會,才輕輕按下號碼。 「喂,這裡是藤真家。」 電話那頭的聲音,好熟悉。 「健司嗎?我是木暮。」 「延,是你啊!有事嗎?」 「那個...關於明天的事...因為考試快到了,所以赤木邀 我去圖書館看書。我想....」 「你明天不陪我了嗎?」 「對不起...我....」 「...沒關係啦,你現在是考生嘛!我不該一直打擾你讀書的。」 「......還有,健司...我們暫時不要見面好不好?」 「為什麼?」 「我想專心準備考試啊,等我考完,我們就有很多時間在一起了。」 「....我知道了...那你一定要考上海南喔!」 「嗯....」 對不起,健司..... 掛上電話後,木暮在心中喃喃說著。 * * * * * * * * * * * * * *  赤木恭敬的微微鞠躬,慢慢走出教職員室。 在走廊上的他卻逐漸加快速度,一邊閃過來來往往的人群,一邊 向著教室走去。 「木暮。」 赤木順利在木暮的座位上找到那個正在看書的男孩。 「赤木?有什麼事嗎?」木暮抬起頭來,扶了扶下滑的眼鏡。 「是有關你報考的大學的事.....」 「你知道了?」 「我剛從導師那裡聽到的。你為什麼....」 木暮打斷了他的話。 「赤木,放學後你有空嗎?我想跟你說一件事,還有.... 請你幫個忙。」 * * * * * * * * * * * * * *    天邊是一片的橙黃,碩大的太陽逐漸隱身,如同歸家的遊子。 木暮站在翔陽的校門外,已換了便服的他,今天多了一些憂鬱 的氣息。 原本寂靜的空間,一下子變得嘈雜不已。 翔陽籃球隊的練習結束了。 在已掛上黑紗的穹蒼下,最後一個步出校門的人,才是木暮等 待的人。 藤真並沒有立刻發現木暮,只是和身邊的花形聊著。 「健司。」 猛然一回頭,藤真看到了想了許久的戀人。 「延,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 「你考上了!?」 「...對。」 「太好了!」 藤真高興的把木暮摟進懷裡。 「我這一陣子的相思之苦總算有代價了!」 「咳咳,你們也得看看附近有沒有人嘛....」在一旁的花形 看了這一幕,忍不住調侃了他們一下。 木暮聽到花形的話後,趕緊把藤真推開,逃離他的懷抱。 「是你又不是別人,有什麼關係。」藤真倒是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是、是、是,多謝你的抬愛。不過...小別勝新婚,我還是 不要打擾你們比較好。」花形說完,有些曖昧的笑了笑,就向 他們道別離開了。 「健司,我們去慶祝一下好不好?」木暮突然這麼提議。 「當然好啦!我們先去吃一頓!」藤真拉著他的手就跑,高興的 像個孩子。 今晚,木暮過得既快樂又痛苦。

第二回